功夫的陈年记忆经典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09 我要投稿

  前言

  随着时代的发展,武侠早已成了成人童话。那些侠义豪客,那些招式,只能在电视电影中看到被科幻过的演化。

  而于我的生活中,在我出生并且生长了二十余年的豫南小山村,那个世代出过英雄的地方,我的确的确曾经接触过他们。

  在那里,身怀武功的人,绝不少数。但在他们的眼中,有功夫就跟有手脚一样平常。他们从不以此为傲。也几乎从来不显露自己的绝世功夫。

  他们跟我们普通的乡民一样,非常的朴实,善良。

  当然,你也可以当我是在幻想或者是在胡说八道,这对我并不重要,因为有时候,我自己也分辨不出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我虚幻出来的。

  人物之一:奶奶跟父亲

  奶奶是在我有记忆之后离开我们的。她那时已经有86岁。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非常威严让人肃然起敬的妇人。她的个子高瘦,身板挺直,眼窝深陷。她非常少言,说话从不啰索,脾气也异常的倔犟。记忆里,一向最不听话的大哥跟二叔的儿子们见了她,也都是露出怯怯的表情,从来不敢在奶奶面前调皮捣蛋。

  对于奶奶的一切传说与记忆,是关于我的刚出生便经历的一场劫难开始,妈妈在生下大哥之后,接二连三便生了四个姐姐。在有我之时,是七十年代末,父亲的年龄已经接近五十,大哥又非常的顽劣不听话。因此妈妈非常希望我是男孩,想有个么儿,好老来依靠。谁知一出生后,又是女孩,妈妈非常难过及生气,便叫嚷着要把我丢掉,或者淹死。后来,奶奶听到消息后,颤微微的拄着拐杖而来,在一顿痛骂母亲之后,终于让妈妈回心转意,抱起了丢了一旁的我。

  当然,这是话都是我那坏心眼的婶婶说给我听的,她对我说这些话的意图,并非是为了赞美奶奶,而是想挑拔我与她大嫂也是我妈妈的关系。但我知道,她是非常害怕奶奶的,每当她撒泼骂人时,只要奶奶的身影一出现,她就会立马闭了嘴。

  而关于奶奶会武功之说,是后来的邻人们告诉我的,他们说奶奶曾是一位走江湖的好汉到我们那里留下的女儿,而爷爷的上辈,曾是地主出身。而且,崔姓家族,在我们当地,是非常大的一个家族。

  但遗憾的是我从未看到奶奶的身手,除了看到她拿棍子打我大哥和我叔的儿子,每每都能将大哥及堂哥们打到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外。

  但我始终相信,奶奶如传说中的一样,是有绝世武功的,这一点强烈的表现在她的性格上。

  她跟爷爷感情不好,爷爷是个赌徒,将家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卖赌钱。有一次,爷爷输急了,将唯一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姑妈,买到两百多里外一户人家做童养媳。奶奶知道了,跟爷爷打了一架,也从此感情彻底破裂,奶奶搬了出去,在村外另起了两间小屋,带着父亲与叔两个儿子过日子。此后不久,爷爷被逼赌债,自杀身亡。再之后,奶奶一边拉扯父亲跟叔叔,一边竟然徒步几百里寻找姑妈,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之后,竟然被奶奶找到了我那已经做了母亲才十六七岁姑妈。奶奶哭了一场外,看着已经成家的女儿,放弃带带姑妈回来的念头。但奶奶终还是打动了那户人家,让奶奶带了姑妈及姑妈的孩子一起回来探亲。直到奶奶过世姑妈前几年也过世,我们跟姑妈一家都有来往。

  我的父亲跟奶奶很像,身材瘦削笔直。他性格刚毅,嫉恶如仇。年轻时候听别人说脾气非常火爆。他读了几年私塾后,便去参军,挣来的一些钱后便寄回给他弟弟也就是我叔叔读书,一直将叔叔供养到农业大学。父亲后来被分配到青海西宁市做狱警,管理那些劳动改造的犯人们。

  那还是一个非常动荡的年代,而父亲所在的环境,是一个最不单纯的环境。

  在父亲已经而立之年,却经历两段失败的婚姻之后,小父亲11岁的母亲被姥姥许配给父亲,母亲在家乡经过两家家长认可后,便千里迢迢去青海找到父亲。那时候年幼的母亲还不懂得时势与提防别人,在父亲没在家时跟那些父亲的同事家属聊天,无意之间,便说了一句,家乡饿死多少人多少人的话。而后来,就因为这句话,被人告发,母亲受到非人的折磨,天天大会小会的批斗,而父亲,自然也被列为问题分子。

  后来,父亲终是找出了告发母亲的人,却原来也是我的一位本姓,父亲一直当作妹妹的人。父亲找到她家里后,她与她的丈夫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求父亲原谅,说她是逼不得已,因为她的丈夫也是父亲的同事,而父亲曾经无意中得罪过他们的上司。父亲看着他们,握紧拳头的手松了下来,终是长叹一声,放过他们。再后来,便带着母亲返回了我的家乡。父亲回乡后,终是心情郁郁寡欢,直到大哥及姐姐们出世后才好了一些。

  我的记忆中父亲的武功便是一大清早没亮时便会拿出一把大扫把来舞得呼呼生风,快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也就是每天的那个时候,我看到父亲的神情是轻快的甚至是带些愉悦的,小的时候我非常喜欢跟父亲学,拿着一根麻杆也跟着舞,常常逗的父亲与哥姐们哈哈大笑。还有一次,我用布缝成袋子装上沙子,偷偷绑在腿上练“轻功”,但后来,终是被父亲发现,他沉默了一阵,让我解了下来,对我说,这样,对身体发育不好。然后叹息一声,转身而去。

  但那沙袋离腿的感觉是我毕生难忘的,因为我第一次感觉到“飞翔”的感觉,一跃有三尺来高,直至现在,我还经常在梦里体验那种感觉。

  父亲的一生终是不得志的,大哥虽然也有功夫,但非常不争气,遗传了爷爷的恶习,喜欢赌钱,还在他二十岁左右的时候,跟一些混混混在一起,有一次还差点惹上官司。父亲为此非常痛恨,曾一度要与大哥断父子关系。而对女儿身的姐姐与我,父亲常常叹息,直到我们渐渐长大,父亲的叹息才少了些。现在的我们,打电话回去时,经常还会问母亲,父亲现在清晨还舞大扫把吗?母亲会笑,说,都七十多岁人了,那还舞得动,只是偶尔舞一下罢了。每每听到这话,我的心很是惆怅,如果父亲还象从前一样年轻多好。

  人物之二:邓七奶

  邓七奶的武功究竟是不是三姐的杜撰,我始终没法去考究。邓七奶死时,我一直都还没有记忆。只是在以后每次肚子饿,却没有东西吃时,三姐总会对我说,邓七奶煲的麻雀汤是多么的解馋解饿。据三姐所说,邓七奶是一位暗器高手,并说邓七奶比父亲大哥都厉害的多。因为她亲眼看见邓七奶用石子“嗖”的一声将树上的麻雀打下来。邓七奶经常弄来一大堆的麻雀,然后仔仔细细的拔毛,剖肚,炖汤喝。三姐说她喝了很多次,并且说我一岁半的时候也喝过邓七奶炖的汤。为这个我仔细的想了很久,始终也没想出来麻雀汤到底是什么味道。

  邓七奶是个寡妇,夫家姓邓,是我们庄唯一的外姓人家,听说有两个儿子,但很多年一直没有人见到,据她自己说儿子们早先当兵走散了,不知道她现在的住址,但她相信儿子们会有一天来接她的。据三姐说,邓七奶非常乐观,很喜欢说话,喜欢讲她从前的事,说她从前的家是如何如何的富丽,家里有多少多少的下人,她又是如何如何的威风过。

  三姐说起邓七奶时总是眉飞色舞,我总是听得半信半疑。

  后来忍不住也向一些老人打听起邓七奶的事迹来,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瞎话,还有人说那邓七奶咱们村最能骗人的一个,因为她总说自己从前是大家的小姐,说两个儿子已经在军营里做了军官,还说儿子们很快就来接她。可后来,到她死时,儿子们也都没见到一个。

  再后后来,八几年时,死去好几年的邓七奶坟头上突然有一天插满了花圈。有一群从县里来的人围了邓七奶的坟头一圈。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邓七奶被追封为“烈士母亲”。

  人物之三:老五保

  老五保也是我爷爷辈,生得红光满面。小时候我很怕他,因为他的眼光特别犀利。他一辈子没儿没女,到七十多岁的时候,村长便将他设为五保户。

  村里有好事者曾反对设他五保户,说他从前是土匪,吃过人肉,喝过人血。老五保倒也不以为意,村里给他粮时他接着,不给也不要。时常看着他会出去一阵后,带回一些野兔什么的野物,在屋子里香香的炖着,有时候也会叫着我们一群孩子过去吃,但每次我们看到他屋子里到处黑呼呼的,从不敢过去。

  老五保对我奶奶很尊敬,经常会带一些礼物看奶奶,每次都会说同样一句话“老姐姐,现在就剩下我们了。”

  村里人都不太喜欢他,包括我在内。总觉得他眼神凶凶的。总有人传说看见过他从前杀人,杀完人丢进井里,还有人传说他喜欢吃小孩子的肉,所以面色一直那么红润。

  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躲着他,甚至在哭闹的时候,大人只要说一声“老五保来了”,保准吓得我们不敢再哭。

  但后来一件事,我才渐渐明白大家都冤枉了他。只是,那一件事后,他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那是一个非常冷的冬天,河里的水都结成厚厚的冰,开始有一两个小孩子试着在冰上游走,到后来孩子们看着那冰结得如此之深厚,便有更多小孩子到冰上去玩,大家越玩越开心,在冰上打打闹闹,越游越远,直至河心。就在这时,河中央突然有一个孩子惊叫一声,不见了身影,大家都吓得面面相觑,恰好有一个孩子比较机灵,连忙高声叫喊救人。正好那老五保在不远处经过,只见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奔而来,从桥上直跃而下,落在刚才那孩子落下的冰窟里。

  等老五保将孩子从冰窟里拉出来时,那孩子终是断了气。老五保为此愧疚了很久,神情也憔悴了很多,每次遇到那孩子的父母时,总会喃喃的说“都怪我去晚了,我去晚了啊。”

  此后不久,一向健康红润的老五保病死在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