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早晨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14 我要投稿

  近几天白天的气温高达35摄氏度的样子,人们倍感不适,许多人穿起了裙子,孩子们穿起了裤头。但早晨的温度适宜,一般在25摄氏度的样子。

  天蒙蒙亮时,一些鸟儿的叫声首先占据了家乡的上空。因为是麦熟的前奏,诸如布谷,喜鹊等。尤其是布谷的叫声,很特别,有点催人起床的意思,“鼓鼓,鼓鼓,起床起床……”那叫声接连不断,又似催人下地收麦之意。每年的麦熟之后就不容易听到了。从梦中惊醒的我,睡意全无,久违的声音也只有在老家可以听到。因为照顾母亲,不必刻意的早起下地,能静静的躺在老家的床上,聆听鸟儿的鸣叫简直是一种享受。

  大约10分钟的样子,布谷的叫声渐行渐远。我起床后,来到院中顿觉凉丝丝的,急忙穿上了长袖。院子中满眼清翠,一片碧绿。梨树,槐树的树叶层层叠叠,绿的直刺人眼,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深蓝的的天空显得深邃而遥远,半块不明的月亮斜挂在西边的天际,东方的白肚皮泛起了红晕,南面麦浪翻滚,绿叶婆娑。渐渐可以听到农夫下地的吆喝声,偶有几声犬吠夹杂在其中,撒欢的公鸡正在追赶一只母鸡。好一幅美丽的晨景图。陶醉了陆游“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陶醉了范成大“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也陶醉了我。

  收回目光,恰见一只飞蛾误撞了蜘蛛网,挂在了老家的房檐下,飞蛾奋力挣扎,使劲想挣脱束缚,上下翻腾着,仿佛要争个娥死网破。正巧一只麻雀看到了,那麻雀一声尖叫,振翅俯冲,扑向滚动的飞蛾,就像一只饥饿的雄鹰扑向一只奔跑的野兔一样,敏捷而又准确。麻雀吊住飞蛾又忽的腾空,落在槐树的枝头慢慢的享受着。它成功了,因为它付出了。引来一些麻雀的呼叫,像胜利的乐章,更像丰收的祝愿,

  “立夏见三鲜”油菜就是其中的一鲜。这不,一些勤劳的人们带着镰刀开始下地了,或许是今年的第一次收获。那些起床更早的的农夫趁着凉爽已经割会了几捆油菜了,他们将一捆捆的油菜扛到了房上,再一把一把的摊开,晒干了便于敲打。多半年的油料有了指望,乐的老伯捋着胡子合不拢嘴,直夸今年的油菜籽饱满充实。不久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葵花油了。那可是纯天然绿色的植物油。

  东方的红晕一片托着一片,一片更比一片红,似一团火在燃烧,最后将一轮红日顶出了地平线。起初,那红日并不那么耀眼,圆圆的,紫红色,晃晃悠悠的上升着。不一会儿,太阳就发出了耀眼的红光,直刺你的眼,仿佛距离我们也更近了,温度也随之上升。西边的月亮更不显眼了,若不仔细看,似乎看不到了。

  初夏的早晨,凉爽宜人,繁忙而充满活力。一日之计在于晨,人们不会辜负一天中这美好的时光,快乐的忙碌着。

  初夏的早晨,你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