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聪明的处世之道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19 我要投稿

  读书人常慕潇洒不群飘逸自得的魏晋风度,名士聚于竹林中,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弹琴复长啸,放诞不羁,不拘繁冗的俗礼,来往俱是鸿儒。实际上却是有深沉的痛苦不能言,对政治斗争和政治迫害的回避,是明哲保身的无奈之举。

  性情狷介的阮籍轻蔑那些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他做不到曲意逢迎,勉强自己,他待人有好恶之分,对俗不可耐的人投以白眼,对欣赏喜爱的人投以青眼,就是这么直率。而他的处世之道对我们今人也有可借鉴之处,他得以苟全性命于乱世的办法之一是心中自有褒贬,口不臧否人物,这对很多人来说难以做到。惟其如此,才能避免招致祸患,积留口德,远离是非之地。

  《菜根谭》里有一句话:处治世宜方,处乱世当圆,处叔季之世当方圆并用。父亲曾购有一本书《方与圆》,内容大致是教人处世要圆滑,不要太莽撞,也不失去自己内心的正直。父亲也常教导我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正如芥川龙之介所说:“最聪明的处世之道是,既对世俗投以白眼,又与之同流合污。”它不是让你失去内心的衡量标准,而是让你独善其身、远离纷争,这是涉世未深的人所不能理解的。

  社会既不是完全污浊的也不是完全纯净的,而是一个我们无法左右的社会,世界上的人不会按照你想要的样子存在,而我们能做的只有做好自己。有时会想社会中的恶人就像《镜花缘》中的两面国的子民,头戴着浩然巾,把后脑遮住,只露一张正脸,而隐藏的那张恶脸却是鼠眼鹰鼻,满面横肉。原形毕露后血盆口一张,伸出一条长舌,喷出一股毒气,霎时阴风惨惨,黑雾漫漫。我不是内心阴暗的人,也不是否定善良的存在,而是劝诫人要有起最码的防范意识,善恶并不会写在脸上。

  《镜花缘》中的大人国辨别人善恶的方法甚为简单明了,这个国家的人都有云雾护足,脚下的云雾以五彩为贵,黄色次之,其余无所区别,唯黑色最卑。颜色由心生,不在于富贵贫贱,而在于行为善恶。胸襟光明正大,足下自现彩云;倘若奸私暗昧,足下自生黑云。于是举国皆以黑云为耻,争先踊跃做善事,没有小人习气,只是天公不作美,让这云只生于大人国。这终究也是幻想罢了。

  并非愤世嫉俗啊,只是敢于直言,毕竟说真话的人已经不多了。人是最复杂的动物,生而为人,就要接纳这一切,承认自己不完美,才能严以待己,宽以待人。最聪明的处世之道就是既要保留内心的一派天真,也要学会将自己打磨成一颗圆滑的鹅卵石,不带着粗砺的棱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