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忘情水和一剂忘忧散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19 我要投稿

  这几天一直腰痛,特别是从一个姿势(座)转换为另一个姿势(站)时,偶尔还伴随着阵阵钻心的疼痛或不适的便意。我知道80%的腰痛并非腰间自己,而是精神压力过大造成的。解除它也必须从精神上去分压。出差回东京,等待登机的时间,在浦东机场的贵宾休息室里,寻找起分压的方法来。品茗?杜康?走路?还是摄影,写随笔?今天只能选择杜康加写随笔了。一杯冰镇的威士忌带着我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是清晨五点多,一轮红日升起,有一位身高160厘米,白色罩衫,米色长裙,白色的帆布鞋,戴着红色围巾的女孩站在海岸边,对喜欢摄影的人来说,那将是一幅多么美丽的风景,光圈,快门,ISO还有那驿动的心…。

  可是现实告诉人们,那是一具遗体。8月27日早上5时50分左右,北海道一名渔夫报案,称在钏路市海岸边一个码头上发现一具女性遗体。经过日本警方的调查向中国驻札幌总领馆通报,发现的女性尸体,经DNA鉴定为中国失联女教师危秋洁。

  危秋洁失踪后,引起华人世界广泛关注。一是出事在对中国人来说是敏感的国度;二是花季般的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人们担心她那美丽将会变成是什么?更多的人期待奇迹的发生。

  偶尔也会看看国内的网民们的评论,除一部分冷静分析外,相当一部分是不顾不幸者家属感受且上升到某种"高度"在网上围观,从而指摘,挖苦和谩骂。难免想起鲁迅先生的故事来。

  在一百多年前,鲁迅先生在仙台学习的第二年碰到了一件事情,一次上细菌学课,需要用“电影”(幻灯,当时称电影)来显示细菌的形状和活动情况。教师讲完后,还没到下课时间,便放了几段时事幻灯片子,映出的是不久前刚结束的日俄战争的故事:日军抓了一个中国人要枪毙,说他做了俄国间谍,刑场四周围了很多身强力壮的中国人在看热闹……从此鲁迅先生改变了学医的志向。对生命的价值和尊严或许相当多的人需要去鲁迅先生那里补上一课。

  7月18日,福建女教师危秋洁到日本自由行,在7月22日最后一次跟家人微信联系后,就不知所踪。7月23日,她曾到达北海道阿寒湖温泉,随后到了钏路附近,在最后一个摄像头拍到她的影像后,就下落不明了。

  她的行踪让人感觉得到是在模仿或追寻《非诚勿扰》电影中的梁笑笑。可是梁笑笑虽然跳入了北海道的大海,却被北海道的渔民救起,重新开始人生。而危秋洁也是被北海道渔民发现,此时已经化作她想要的做的"星星"。

  女孩在带来的村上春树的随笔集《爱吃沙拉的狮子》中夹着她写给父母的告别信。对不起,这是告别的信。活了27年,现在已经努力不下去了。如果我不在了,请大家不要难过。我会成为星星守护着大家。我从心里爱着大家。27年的美丽就这样不再存在,带给家人无尽的伤感,也给神圣的生命留下无限惋惜。

  很巧我27岁的那年,也是一个人来到了这里留学,当时的我却是充满希望,甚至满怀学成后要去改造这个世界的"崇高"理想。真的我无法想象她们这个年代的思维和价值取向。或许这就所谓的代沟了。的确日本是个自杀大国。记得去年的11月11日我曾经写过一篇随笔一杯忘情水,一剂忘忧散》,"从日本官方的统计数字显示,10万人中的自杀率是20.9人。自杀的主要原因的顺序为,健康(身躯之苦), 生活 问题(贫困 之苦),家庭 问题(感情之苦),工作问题(劳累之苦),人际关系问题(为人之苦)"。像她这种带着诗意般的浪漫而去的实在太少,不知该归属在哪类?太文艺了,将来或许是一部小说,一部电影的原型。

  我还是认为,"物随心转,境由心造,烦恼皆由心生。选择自杀的人,大部分是因为某种物质的苦或精神的压力,无法寻求到自己解脱的方式而选择了这种无奈来放弃生命"。

  所以"人必须要有一个遮风避雨的精神归宿;心灵必须在某个时刻有靠岸休息的港湾"。找到自己精神压力的"八宝箱",泄放情绪的出囗。品茗,杜康,走路,摄影,写随笔就是我自己的方式。必要的时候,从压力模式切换到分压模式。某日在和某客户晚宴时,聊起舒缓压力的方法。此君是空手道高手,在办公室里挂了一个沙袋,一有不顺心的事和人时,便把此事此人写在纸上贴在沙袋上,使劲地打,直到情绪安定。问他打的最多是谁?答曰:上司。或许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我们偶尔会出点品质问题,造成他的烦恼。

  然而很遗憾,这位女孩没有找到也没人帮她找到"归宿"和"港湾"。所以悲剧发生了。

  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皆纳无奈人。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不要"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你我的心再大,也装不下世间的忧伤和人间的苦难。不如多一些乐趣,过得更潇洒;少一些烦恼,活得更自在!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拥有一颗安闲自在的心,保持豁达的心态,不要让自己活得太累。"

  关爱生命,拒绝悲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