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栖栖的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23 我要投稿

  小的时候总是望着西山那个人字形白印儿痴痴地想,是谁在那画下的印痕?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乞求爸爸领着我们去。爸爸说:望山跑死马,没个个把月是走不到那里的。

  每次新雨过后,西山就会清晰地呈现在眼前,那个印痕就更加清晰地往我眼里跑。它就在大西沟西边啊!不是伸手就能够到吗。

  于是,自己幻想站在山尖上够到了星星;太阳落到山的那一边睡到了丛林里;那里有许多人唱歌跳舞;山那边住着神仙。

  驱车前往,奔赴600公里,来到西山的西边。

  很晚了太阳还高高地挂在空中,风却是那样凉爽。村人端出自己种的蔬菜、大枣、南瓜子,让我们敞开了吃;对我们提出的要求非常惶惶,唯恐是自己做的不够好,那种最原始的质朴和善良,使我们不忍再多说一句,只管享受着他们的真情。

  这里的人们忙碌却悠闲的干着自己的事,夜晚在麒麟山对面唱响《金麒麟》,响彻山谷。

  熹微中爬上山巅,放眼望去,树木葱茏,黄河奔流,山环水抱,阴阳交会,养育了千千万万的炎黄子孙。

  行走在山中,寻找期待中的神仙。

  霞光万丈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位仙人神采奕奕,迈着铿锵的步伐向我们走来。

  我在山顶遇见一位山民,问他神仙的事。他没有回答,而是对着山野大声一呼:神仙。山野传来久久的回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