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日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24 我要投稿

  如今这个时代,早晨起来第一件事绝不是刷牙或洗脸,而是拿起手机,看看昨天晚上发的微信朋友圈有多少人关注,看看有多少人给自己留言。我也是如此,为了引起注意,特意在朋友圈含蓄地写下‘明天过生日,不知不觉又大了一岁的字样。这看似抱怨的一句话,其实含义深刻,是在试图告诉我周边的人,明天是我的生日,大家可以给我礼物抑或祝福。

  早晨起床时,微信的朋友圈果然多了数十条祝福的信息,那些天天都见面的朋友和久未蒙面的朋友都通过这种方式送来了祝福,那一刻,我很满足,我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但是那种满足感只停留了不到一分钟就消失了,之后,我感到的是孤独和无助。

  我开始思考整个事件,从头到尾慢慢地思考,当我想的入神时,妻子也起床了,她也给我了一个祝福,我们相视一笑后,我的思绪也被打断了。

  遗憾的是,我的思路被打断了,因为我想到了科技给人带来便捷之后的疏远,如果在过去,那些给我发微信的朋友,他们一定会给我打个电话,我们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事,聊一聊彼此新的思想和见解,聊一聊几年未见,各自的境遇,但是现在,一句看似温馨的话语却疏远了我们的距离,这也是我所不愿感知的现实。

  尽管我的思路被妻子打断了,但庆幸的也是她打断了我的思路,因为我所思考的,除了科技以外,还有自己的变化,自己的思维也被囹圄了,我不怪那些不给自己打电话的朋友,因为自己也不曾打过电话给别人,疏远绝不是单方面的,而妻子的打断,叫我意识到了面对面沟通的重要性。

  人类是群居性动物,就像树上的猴子,猴子在吃完美食之后,会坐在树枝上给对方梳理毛发,那种亲昵的行为是一种交流。其实很早以前的人类也是如此,只不过现在我们的智商高了,用到的智能多了,便忽略了互相帮助和鼓励。

  这种忽略和疏远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种普遍现象。当今,每个人都过分地注重自我感受,而很少的去关注和关心别人,这是最可怕的现象。

  回归到我过生日这件事情上来,其实这是很开心的事,但是我看到有些只有一面之缘,甚至我都不认识的人给我留言时,所用言辞感人至深,就像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我阅读之后,从心灵深处传来的感觉绝不是感动,而是莫名的感叹,我感叹冰冷的智能正在不断地制造冰冷的温馨,感叹人类之间的疏远。

  就在我深深思考的时候,妻子催促我吃早餐,看着桌上的红皮鸡蛋,我笑了,除了其它礼物,我每年的生日都会吃一个鸡蛋,没结婚的时候,我会跟妈妈谈很久,因为我的生日就是她的苦日。现在我结婚了,就跟妻子一起坐在妈妈的身旁,听她讲我小时候淘气的故事。

  记得每次过生日时,我从未祈求过将来会有大富大贵的生活,只祈求一家人健健康康。

  吃下了鸡蛋,妻子拿过我的手机,说你又来信息了,我摇了摇头,以为还是那些冰冷的祝福,打开手机一看,竟是丁香文学社的玉米姐给我发来祝福,我的心中感到了阵阵温暖。

  我在丁香文学社一年有余,结识了很多兄弟姐妹,每一位都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我知道,这份友谊会不断地扩散和绵延,直到永远。

  我是一个普通人,终其一生可能也会平凡,但是我也有一个梦想,那梦想绝不是物质的富足,更不是得到亿万人的尊重,而是无论到何时,无论到何地,都要坚守不忘初心的情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