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我眼中的山之魂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26 我要投稿

  一直想用我笨拙的文字来写一写父亲,可总感觉自己文笔的分量不够,不能足以将父亲的形象客观完美地呈现在笔端,因此,这个念头在心里搁置了很久。当我耗费了很多精力,终于将父亲用几年时间整理完成的一部回忆录——《草根的记忆》校对完成并投入出版印刷时,这个念头便越来越变得强烈而迫切了。

  在帮父亲校对清样的过程中,我粗略地浏览了一遍文稿的内容,内心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这些朴素的文字里面没有夸张煽情的故事描述,没有文学加工,仅仅是父亲真实经历的再现。可读着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窝里盘旋、奔涌,思绪难平。透过记忆的窗子,我看到了一个才华横溢、刚烈儒雅、走南闯北、辛劳一生的父亲,也看到了父亲的可敬和不凡之处。

  一直以来,对父亲都非常崇敬,可以说他是我学习的榜样,他的言行无形中对我产生过很深的影响,在我的成长轨迹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小时候,父亲给我的印象就是“文武双全”,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在行。记得那时候家里有很多乐器,如小提琴、手风琴、琵琶、京胡等等,闲暇时,父亲会拿起其中的某一样,出神入化地演奏一段曲子或当下的流行歌曲,博得家人及邻居们的一片喝彩声。有时兴致高时,还会来上一段京剧唱腔或样板戏,有板有眼,抑扬顿挫,让人浑身热血沸腾。

  父亲是军人出身,对各种棋类的博弈,就如同早年军旅生涯的风雨锤炼一样,意志力与战斗力已然炉火纯青,任战火萧萧、铁骑嘶吼,也难看到英雄落马的悲壮与叹息。小时候常在父亲的指导下玩棋,象棋、围棋、军棋都有所涉猎,只可惜自己天生愚笨,竟然从骨子里抵触这种无声的厮杀,终是辜负了父亲的苦心指导,如过眼浮云一样被时光收进了记忆的行囊。

  儿时的我,想象不出父亲读过多少书,如今在他的文稿中看到他所罗列出的阅读书目,不禁感叹敬佩不已。那时对他还达不到深层的了解,只觉得他的知识面很宽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说古论今、吟诗作赋总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那时最喜欢听父亲讲故事,《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古典名著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有声有色,堪比评书一样精彩。我还喜欢听他讲天南海北的那些见闻轶事,带着他足迹踏过的痕迹,将各处的风土人情柔风细雨般的展现在眼前。

  尽管在我们小的时候,父亲事业家庭两副重担挑在肩上,有着中年人沉重的压力。但上进好学的父亲,为了弥补文革时期终止学业的遗憾,在纷繁的各种事务纠缠之下,克服了极大的困难,坚持自修完成了法律专业的函授学习,并顺利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与此同时,父亲也从没放弃对书画等方面的兴趣和追求,素描、水彩、国画、篆刻,甚至照片临摹,都惟妙惟肖,堪称一绝。硬笔、软笔书法更是屡屡在各类书法大赛中获奖,行、楷、隶、篆、草,笔笔刚劲潇洒,下笔如行云流水,流畅生辉,自成一派。

  在彼时年少的我眼中,父亲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文人,但又多了一些文人缺乏的英武之气。父亲的职业是警察,打我记事时起,我对他职业的了解就和预审、看守、劳教、犯人这些词联系在一起。虽然父亲并不是一线的办案刑警,但在那个改革开放之初,全国上下治安动荡的年代里,行政岗位上的他也经常参与一些案件的侦办与追捕,奔波于各地带枪执行任务。由于职业的需要和个人兴趣的原因,父亲还经常参加体能训练,在游泳与擒拿格斗等方面也有出色的表现。父亲不但心灵手巧,能文能武,还勤劳善良,刚正有担当。为了减轻母亲肩上哺育子女、教书育人的重担,他大到下地耕种,小到洗衣做饭,样样家务手到擒来,不知疲倦,是个好父亲。所以,在我的内心里,父亲就像古时人们崇拜的英雄一样,具备着“文武兼备”的特质,并且这个特质深深影响了我对世界的认知。

  记忆中他的制服最开始是深蓝版,冬装深蓝色,夏装上白下蓝加上白色的大盖帽,雪白的上衣配上鲜红的领章和庄严的帽徽,平添一种威武之气。后来,制服的设计与世界接轨,换成了橄榄绿,配以亮黄色的带状装饰,更衬托出了人民公安的威严与职责。再后来,制服的设计继续与世界接轨,成为了延续至今的藏蓝色,搭配以灰色的衬衫,银色的警衔警号与领章帽徽,凝练深沉的基调里,庄重、威严、大气的风格展露无余。时光在游走,岁月在变迁,制服的演变是岁月更迭中留在我们心上带着不同色彩的光阴故事,使父亲的形象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中始终闪耀着威武正义的光芒。

  儿时的记忆中,父亲又是一位慈爱温柔的好父亲,从不无故对我们发火。我们姊妹小时候的衣服、鞋袜,还有玩具和食物等东西,都是在外工作的父亲亲自为我们添置的,每次他买给我们的衣服,图案样式都是那么的好看,以至于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为了能穿上父亲给买的新衣,我竟然拿着小剪刀,偷偷地把身上穿旧的衣服剪成了一个个三角形的小洞洞,以此换来了一件有着漂亮小动物图案的新衣。这儿时“败家”的臭美行为,虽然每每想起都令自己汗颜不已,但也从另一个侧面衬托了父亲对我们的疼爱与呵护。他从不用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对待幼小的我们,即使犯错,也会柔声细语地用道理来给予点拨和感化。

  记得每次父亲周末回家,都会跟我们谈心、讲故事,他的故事真多,五花八门!而且益智的数学题也很多,通过跟我们做这些益智游戏,他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大妹的智力最棒。果然,大妹在后来的求学过程中,数学方面天资聪颖,远远超出了我的智力水平,在某一方面展现出优势,从而获得了一个稳定的好前程。

  父亲还喜欢和我们这些小孩子们聊天。有一次他周末回来,当时正流行一首歌《回娘家》,全国上下都在传唱,那时电视和录音机还不普及,只能通过收音机收听。父亲笑着问我们:你们会唱《回娘家》吗?我们说会唱,然后他就和我们一起唱起了这首歌。现在想起来,像父亲这样平易近人地与我们相处,给予我们良好家庭氛围和成长空间的家长,在当时的社会中可能也是不多见的。父亲喜欢摄影,常常借用单位里的相机拍照,那时还都是黑白照片,我记得与父亲一起在暗室里洗照片,他一步步教我怎样成像,怎样掌握成像时间洗出完美的照片。从暗室出来,看着洗好的一沓照片,内心充满了欣喜。

  父亲性格坚韧,吃苦耐劳,16岁离开学校开始徒步大串连,在当时特定的政治背景下,怀揣一腔热血,用年轻的激情迎接着风吹雨打,磨砺了人生经风历雨的壮志豪情。父亲是有名的孝子,他对待爷爷奶奶以及家族中孤寡老人的孝顺与照顾,常常让我感动,仿佛看到了他一颗善良仁爱的心,在朴实的言行中无声地传递着厚重的温暖。父亲属牛,性格也像老黄牛一样坚韧耐劳。身为长子,大家庭中大大小小的各种事务都处理调和的公正和谐,井井有条。他对爷爷奶奶孝顺有加,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为爷爷奶奶翻盖了新房,让他们住进宽敞明亮的大房子。

  每一年,父亲都要带爷爷奶奶去体检,那时奶奶有重度胃下垂的病根,父亲求医问药为奶奶求得良方,缓解病情,义不容辞。奶奶晚年得了脑溢血,身体半边瘫痪,意识混沌、卧床不起,父亲带领叔叔姑姑们轮流对做过脑部手术的奶奶进行护理。在奶奶患病卧床的两年时光里,工作以外的每一个周末,父亲都是在奶奶身边陪着奶奶度过的。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奶奶卧床两年,身边亲人围绕,悉心照料,直到仙逝,身上干干净净,神态安详。父亲及家族中善良孝道的传统在家乡传为美谈。

  爷爷一生寡言儒雅,有着文人的特质,给予了父亲早年的熏陶和引导。爷爷晚年身体不好,有心源性哮喘的疾病,还得了白内障导致双目失明,父亲征求多位医生的意见,给已是高龄的爷爷做了白内障手术,让爷爷重见了光明,后来又多次为病重的爷爷送医抢救,端水端药,床前尽孝,直到爷爷安然离开这个世界。父亲用他的责任和担当,为我们树立了一面爱的旗帜。

  一切言传身教的熏陶都胜过枯燥的理论说教,父亲给予我的影响,点点滴滴都在潜移默化当中慢慢形成。小时候学包饺子,母亲总是说我包的不好看,反复教我按她的样子来包,可倔强的自己不愿违背心意,任怎么教也不接受母亲的方法,“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结果学来学去,最后还是与父亲包饺子的手法与方式如出一撤。再大一些时,喜欢上了写写画画,无意间总是渴望能与父亲有着几分神似,于是,临摹他的笔迹,找寻他的感觉,勾勒着简单的山水花鸟,涂抹着对于人生的幻想童话。在这个过程中,甚至真的在自己日常的行草笔迹当中,能够找到父亲手笔的影子,不是刻意而为,而是发自内心地向一个目标靠近,源于遗传基因的影响,也源于内心对父亲由衷的欣赏与崇拜。

  这种崇拜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这样说,它甚至一度影响到了我的择偶标准,在那些青春的时光里,我幻想着能够找到与父亲一样才华横溢、出类拔萃的另一半,幻想着在未来的路途中,能拥有一份灵魂上的极致沟通。这算不上是恋父情结,只是父亲的身上集中了我太多渴望获得的东西,或许是遗传因素的作用,我的身体里流淌着父亲的血,我的潜意识当中,与父亲相同相通的某一点共识也在岁月的游走中慢慢地生根、萌芽。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自己已步入中年的门坎,而父亲,也已变成了花甲老人。人生总有些东西不能如愿,但心底的一份追求却如天性一般执着而坚定,我知道,这来自于父亲,来自于家族血脉带给我的影响。

  退休后的父亲,并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又强化了他对收藏的兴趣。古玩、书画、烟标、像章、邮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在他有条不紊的整理当中,每一样都细细登记在册,便于寻找和归类。因此,家中也成了各种物品的陈列馆,尽管时常遭到母亲善意的责怪和嘲讽,却依然乐此不疲。除此之外,父亲并没有丢下他写作的爱好,他将自己半生的经历细细整理成文字,将自己早年的作品与如今笔耕不辍的收获分门别类整理在自己的集子里,还有他几十年来发表于各类纸媒的作品信息都清楚地留下了记录。我不禁对父亲产生了极大的敬佩,原来他是如此细致的一个人,细致到我原先想象不到的程度。又是记忆力如此超群、对往事有着非凡刻印功能的一个人,如此,想不对父亲充满崇敬都难。每天,父亲带着老花镜在家中忙忙碌碌的身影,让我感到他自己的小世界犹如海一样深沉奥妙,尽管他已是一位66岁的老人,可他孜孜不倦地活在自己营造的氛围内,我觉得于他而言,这种忙碌是幸福的。

  父亲的文稿让我对他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之前只限于表面的感知变得深沉了很多。曾经我眼中光彩夺目的他,也有着人生路上的艰难和波折,一生风里来雨里去,吃了不少的苦。父亲与共和国同龄,命运的起步可以说始于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那时的学校已无心授课,16岁的父亲被挑选出来成了革命小将,联合同学一起进行了长达四个多月的三次徒步“革命大串连”,足迹遍及十余省市,行程上万公里。父亲在文稿中对这次经历带来的正反面影响都做了分析和阐述,无疑,众所周知的原因,对社会来说,负面的影响要更深远一些,但对他个人而言,又是一种极好的锻炼。

  在之后的参军入伍,出部队入警营的人生经历中,父亲用细腻的笔触,记录了他的成长历程。在不断的艰苦锤炼当中,羽翼日渐丰盈,思想也日渐成熟。这期间写出了很多诗歌古韵作品,有所见所闻,有抒发情怀,也有那个时代特有的豪言壮志的诗篇,都深深地烙印着时代的印记。

  从警的岁月,父亲是市局乃至省厅有名的“笔杆子”,他编撰的各类宣传和管理资料得到了各方的强烈好评,他总结撰写的多项公安管理经验,被省厅重视,被媒体刊用,从而推广到全国。上至公安部,下至地市县的同行们多次前往参观学习,一时间父亲所在的单位声名鹊起,连续十几年获得全国一级单位和全省模范单位荣誉。这里面有父亲在宣传方面做出的特殊贡献,他用手中的利剑提高了单位的知名度,并得到了省厅的嘉奖。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某些领导的排挤,工作上烽烟四起,跌宕起伏,也有过很多的烦恼和困惑。但刚正不阿的父亲,从不与社会上的那些不良现象同流合污,在自己的位子上恪尽职守,描绘着一片别样的蔚蓝色天空。

  在家庭的责任与劳累的工作之余,父亲没有放弃对兴趣爱好的不断探索,工作期间,大量的书法作品不断地在各种书法大赛中斩获奖项,各种文章也在报刊发表。他的优秀是一道遮不住的光环,击溃了那些无所事事却心怀叵测的人,得到了更多欣赏他的朋友及同行的友情和真诚。

  离开工作岗位的父亲,每天照样还是忙碌不停,他有他的追求和兴趣来消磨他的时光。许多年如一日,每个周末都会一大早起来把时间交给古玩市场,那里是一个绚烂的五彩世界,如同一个厚重深沉的历史磁场,将父亲吸引在广泛无垠的探求当中。

  回眸往事,想到那些曾经与父亲紧张树敌,而今一样无权可握的同行们,一生为名利烟云所左右,真正留下属于自己精神财富的又有几人呢?当我们看到公园里、大街上那一个个蹒跚而行的老人时,是否也猜想过,曾经的他们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还是平淡无奇的大众呢?这时的他们其实都一样,都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时间留不住一切,任你怎样辉煌或落魄,最终都一样归于尘土。但文字是忠实的记录者,它会让你的生命永恒,它会让你的过去重现,它会留给你的亲人最可触摸的怀念,也会让你留在这个世上的背影变得清晰可辨。就这一点而言,父亲是一个幸福的人,也是个富有的人。

  父亲是个倔老头儿,他有着双重的性格。才华横溢,横刀立马,对子女威严不及、慈爱有加的同时,又倔強了一辈子,简朴了一辈子。前不久,无意中发现父亲脚上的鞋子眼看着就要开帮,我说去给他买鞋,他说鞋子多着呢,不让买。其实我是知道的,他的鞋子是不缺,但他说那双坏鞋穿随了脚,舒服,就是不舍得扔掉,也没必要修,非等实在不能穿了才扔。想着偷偷给他扔掉,又怕他发脾气,只好由着他每天穿一双即将开帮的鞋出来进去的,让人哭笑不得。父亲的节俭,如同很多经历过艰难岁月的老人一样,是一种可贵的美德。他们在吃饭穿衣上没有更高的要求,衣能蔽体、饭可糊口即可,从不追求奢侈的享受,却舍得慷慨赞助,使子女生活的无忧。父亲一生倔強,我却从这倔强里看到了一个高尚、伟大、慈祥的形象,父亲像一座高山,把他伟岸的魂融进了我们的生命里。

  在阅读父亲的同时,我感受到一种深沉的力量,不光是对父亲的经历有了深层的感知,还有一份精神的鼓舞。他用文字的形式,将他一生的所知所感、苦乐酸甜一一沉淀、定格,留下的是岁月的痕迹,留给我们的却是一份无价的精神之宝。他将自己定位为“草根”,意喻为人世间最普通、最卑微的小人物,而我,却从这卑微的生命里,感受到了山一样的魂魄,海一样的辽阔。

  依然对父亲充满了崇敬,尽管他如今只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倔老头儿,没有了往昔峥嵘岁月里的英武之气。但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我的思想里留有他刻下的痕,我全部的生命都是他的赐予,是他的延续。所以,我想尽量让自己变得更好,让自己可以无愧于做他的孩子,也让他可以因为我而欣慰。

  循着这伟岸的山之魂,我渴望将自己放逐于广袤的四野,汲取草根的营养,吸收日月精华,得以长成一片水草丰沛的绿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