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纪念日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今天,对我和妻子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一个令我们俩都很难忘的日子。因为,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结婚10周年的纪念日。我们今天本应该好好的纪念一下的,可不凑巧的是妻子今天上早班,我上中班。当妻子下班了我却上班去了。

  此时此刻,我一个人呆在房子里,一双儿女都出去玩耍了。

  我望着床头上挂着的婚纱照,妻子和我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的思绪慢慢地回到了我们结婚的那天……

  已近三九天的冬日,阳光依然灿烂。沉浸在喜悦中的我,早早的起来,赶到理发店,让理发师将我认认真真地给收拾了一番。立刻,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荣光焕发,精神抖擞。

  回到家时,接亲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村上的妇女们正忙着装饰着婚车,那是一辆白色的捷达小车,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不大的小院,人声嘈杂,热闹异常。

  摄影师赶忙拉着我,让我在我的新房里,跟我的家人一起拍摄录像留念……

  很快就到了接新娘子的时刻了。我的伴郎,也是我的堂弟,跟我面对面,用手将我的衣服拉平拉展,然后用梳子将我的头发梳一梳。

  随着伴郎打开房门,我缓慢的走了出去,后面跟着接亲的队伍。

  车子在路上缓慢的行驶着,路旁的行人也有驻足观看的,似乎在默默地祝福我,祝福我即将走入婚姻的殿堂……

  车队来到了妻子所在的宿舍楼前。门口的大红喜字,显得格外的耀眼。几声清脆的鞭炮声后,我来到了妻子的宿舍门口。这里没有喜糖,没有关门,更没有热闹的吵闹声。

  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静静地坐在架子床上。岳父坐在左边,伴娘坐在右边。娘家人一字排开坐在周围的架子床边。

  岳父的眼里噙着点点泪光,虽然极力掩饰,怕被别人看到,但我却看的真真切切。这是父亲割舍不下女儿的情怀,这是父亲怕女儿受到委屈的泪光。其实,岳父这种担心是不无道理的。

  说实话,对于这场婚姻,我的母亲打心里是不愿意的,甚至是当初说媒的媒婆,也有些后悔了。俗话说,结婚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妻子家的情况与我们家的情况,可谓是天壤之别。我们家住的砖瓦楼房,她们家住的是土坯房。我们家铺的地板砖,睡的是席梦思床,她们家还是土地面,甚至连砖块都没有铺,睡的还是土炕。

  我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快步走到妻子的床前,单膝跪下,将花举过头顶,目视着妻子的脸庞,大声说:嫁给我吧,我会给你幸福和快乐的!妻子眼圈一红,泪水顺着面颊就流下来了。伴娘赶忙拿出纸巾,帮妻子擦拭泪水,并安慰说:“哭啥呢,今天是结婚大喜的日子,小心把脸上的妆破坏了。”妻子连忙止住了泪水,用双手接过了我递上来的鲜花。

  我蹲在地上,帮妻子穿上她预先准备好的鞋子,然后,我们各自帮着对方戴上了新娘新郎的花束。简短的告别仪式完了以后,我抱起我的妻子,大踏步的向婚车走去。

  婚礼的现场,仍旧是那么的忙碌。敬酒、答谢、再敬酒、再答谢……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

  与白天忙碌的景象相比,夜晚似乎安静了很多很多,尽管现在才是7点多钟,甚至让人无法相信,这里今天有过喜事,有一对新人刚刚完成了婚礼,只有门口那一对大红灯笼,在展示着这里有过喜事发生。

  此时,我跟妻子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四目相视,我的心中不免升起了“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的感觉。父母因为忙碌了一天已经入睡,亲戚已经回家,朋友已经散去。

  寓意着幸福美满的扁食,仍旧静静地躺在茶几上。往常,这都是自己的父母或是长辈们帮着煮好,然后让新人一起吃,看看谁能吃到包着硬币的扁食。可是,在我们这里,它却冷冷的躺在茶几上。

  妻子站起身来,端起扁食,缓步地向厨房走去……

  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房间里虽然灯火通明,可是,我的心里,却冷到了极点。

  妻子很快端上来两碗热气腾腾的扁食,而我却没有一点胃口。妻子忙安慰我说:“吃一点吧,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别把身子骨饿坏了。”看着妻子深情的眼光,我只能勉强的端起碗,吃了起来。我和妻子虽然都吃着,但脸上却挂着泪水,这是一种无助的泪水,是一种令人心酸的泪水……也注定我们今后的道路将充满崎岖坎坷。

  结婚后,本想着一大家子在一起生活,是多么惬意、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家和万事兴!

  可是,这样的好景却没能持续多久。

  春节里的一天,我们一家子在一起吃饭。其中有一个菜,母亲盐放的多了一点,我哥吃了一口,随口说了一句盐咸了,嫂子也说盐咸了。母亲一听,生气了。“好,嫌我做的饭不好吃,那你们以后各做各的,别吃我做的饭。”

  正月十五刚过,母亲就把我们两兄弟和各自的媳妇叫到跟前,进行分家。最终,我们被分到前院的房子里了。说是分家,其实是把我们分了出来,而母亲和哥嫂仍旧是在一块儿吃的。

  对于以前从未做过饭的妻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功夫不负有心人,妻子最终还是学会了做一些家常菜和家常饭。

  这次结婚,花去了我和妻子不少积蓄,手头并没有多少结余。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妻子的哥哥打来电话,问我们借8000块钱,准备为自己购买一辆大型货车。此时的我们,从哪里来弄这笔钱呀,没办法,我们只能硬着头皮,一口回绝了。也就是这一口回绝,让我的妻子和她的哥哥,彻底走了分道扬镳的道路,从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

  接连不幸的遭遇,让我们真的有些吃不消。但是,无论如何,日子总要过下去,所以,我和妻子互相勉励,省吃俭用。不久,我们困难的局面稍微有些改观了。

  2005年的12月13日,是个令我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妻子马上要生产了,医生在检查后,认为妻子不能顺产,必须进行剖腹产。

  在进入手术台前,主治大夫要求我在一份免责保证书上签字,看着那写着:如果发生意外导致病人死亡,医生概不负责的单子上,我的手颤抖了……

  我拉着主治大夫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地说:发生意外,一定要先保大人啊!

  此时,妻子已是泪流满面,拉着我的手,颤微微地说:千万不要告诉我的父母,我是剖腹产生的孩子呀。

  也许是我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孩子和大人都平安无事。

  当妻子被推出手术室,我赶忙跑上前去,深情地看着妻子,告诉她孩子很好,是个男孩,6斤四两。妻子紧张的心情,总算舒缓下来了。

  病床上的妻子,因为手术后,伤口的麻药散去,疼得特别的痛苦。但是却没有掉下一滴泪水。

  孩子在温箱中放着,睡的很是香甜。

  妻子住院的7天里,没有一位亲戚朋友来看过,也没有一个电话问候过,只有父亲和母亲偶尔来看看孩子和送些吃的。

  妻子出院的那一天,嫂子破例来到医院,接我妻子和孩子回家。

  回到家里的妻子,像是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一般,显得异常的兴奋和快乐。久违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了妻子的脸上。而连日来,日夜陪伴妻子的我,也长长的嘘了一口气。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我们的生活压力也有些支撑不住。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失业了。没有了收入,没有的经济来源,仅靠妻子在纺织厂上班挣得的那点微薄工资,肯定是不行的。我开始了漫长的求职道路。但是,没有学历,没有文凭,又怎能在这样的经济大潮中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呢?

  没有办法,妻子只能在她们单位给我找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总算有了经济收入了,也能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2008年,当奥运会落下帷幕,举国上下庆祝我国健儿取得骄人的成绩的时候,纺织企业却面临着一场大的变革。2008年10月,一五期间,我国重点建成的国棉三厂、国棉四厂正式宣布政策性破产。几千名为企业贡献一生的职工迫不得已买断工龄,仅仅得到几万元的补偿。

  妻子和我权衡利弊后,也毅然买断了工龄。

  此时,我们村子传出要拆迁的消息,于是,许多村民开始在自己的房子基础上加盖房屋。看着左邻右舍都开始动工了,妻子也开始蠢蠢欲动,鼓动我给父母说,咱们也盖吧,要不两旁盖起来后,我们就不好盖了。

  父母一开始是极不情愿的,因为在我们农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长子如果没有盖房,那么次子就不能动房子。而我哥和嫂子还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他们的宅基地也没有任何着落。

  最终,我父母在我和妻子的强烈的攻势下,同意了盖房子,但是,不会提供任何的经济援助。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俩拿出了所有积蓄,总共才不到5万元。我们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却处处都是吃的闭门羹。最终,我的岳父怀揣着多年积攒的1万元,一路呕吐的坐车来到了我们身边,毅然帮着我们打理盖房的事宜。

  岳父一天到晚的帮着收拾这清理那,每天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事后,乡亲们都说,要是没有你岳父的帮忙,你的房子真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盖起来。

  我记得,我们最困难的时期是在盖房期间,身边竟然连一分钱都没有,吃东西都成问题了。但天无绝人之路,那天我们村上刚好改选,凡是参加投票的人,都能得到50元的奖励,最终我们两人得到了100元的奖励,也就是那一天,我们吃的饭,是结婚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2010年4月14日是一个值得我们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我的妻子顺利的在医院产下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女儿。虽说是顺产,但妻子同样遭受了很大的煎熬。前一天进医院的时候,天气还不错,温度不是很低,谁知,到第二天早上妻子生产的时候,气温突降,竟然下起了雪,此时,产房里已经停止供暖,妻子在产床上冻得瑟瑟发抖,护士们也没有做任何保暖措施,就这样妻子硬是坚持了1个多小时。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父母因为妻子生了个女儿,儿子因为妻子生了个妹妹,都特别的高兴。每天早上,父亲都会准时送来母亲做的饭菜。可口了,妻子吃上一些,不可口了,父亲就毫无怨言地出去重新买其它的饭菜。下午放学后,儿子都会来看看妈妈和他的妹妹,给妹妹说些贴心话,有时逗得同病房的人呵呵呵地笑了。

  出院的那一天,父母和嫂子破天荒地早早来到医院。我帮着办理出院手续,父母帮着收拾行李,嫂子出去帮着找出租车,最终我们顺顺当当地回到了家里。

  如今,我们俩都有稳定的工作了,生活已经不成什么问题。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够健康的成长,将来长大后能够回报我们的养育之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