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诗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29 我要投稿

  想来程鸢是先遇到孟海岚,再认识李薇若的。

  在她心里,他们是她最好的朋友。因为她没有更熟络的人了,她的少年时光是安静到沉默的,宛如一幅灰暗发白的窗帘布,上面泼了寥寥几笔近乎于无的油彩。

  孟海岚作为全校闻名的历史小王子,单科分数每每纹丝不动地高踞榜首,综合成绩却匪夷所思——物理只填选择题(有一次十五道就蒙对了一个),英语作文随心挑一段阅读理解照抄,其他科目也一样惨不忍睹。

  数学老师是位快退休的小老太太,丢下叮嘱老伴少打麻将多散步和安排儿女相亲的重任,日日留他开小灶,对上的却是一双惺忪的眼睛。

  一道基础的几何证明题,他死活画不准辅助线,数学老师气得一句“这道题你们班上的人基本上都会做”脱口而出。

  然后她就喊了正经过办公室外走廊的程鸢进来。

  那天轮到程鸢所在的小组值日,五人一组。别人习惯了先走,留下她一个人拖地倒垃圾。

  孟海岚丢给她一枝中性笔,拿过了她手里半人多高的垃圾桶。

  女孩用细细脆脆的声音说道“谢谢孟海岚同学”,她道谢时总是一字一顿地拼出他人的全名。

  那是他们第一次开口交谈。

  孟海岚的肤色黢黑,不是那种充足的阳光下晒出来的健康朴实,更像是骨子里的孤独渗出来的大片阴影。加之他身板高瘦,看得出骨骼嶙峋的轮廓,犹如一只远古遗留下的珍稀猛兽,忍受着资源的日益匮乏同时,依旧挺直了脊背。

  程鸢最喜欢他了,并非那种恋爱的感情,就是认定他是个值得信任和亲近的人,他的一切都好得不得了,包括他糟糕的总分,他眼角那道张牙舞爪的疤痕。

  她知道那道伤疤的来历,可她要装作一无所知。

  李薇若是个美好得会发光的姑娘。

  她稳稳地占着年级前十的宝座,一向以严苛著称的教导主任都对她青眼有加。她的小提琴独奏是每场联欢会的压轴节目,沁人心脾的旋律几乎把学校大礼堂装点为维也纳金色大厅。她的肌肤就像春日里逐渐舒展的樱花花瓣,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盛着皎月星河。不似程鸢的面色透着一丝说不出的灰白暗沉,眼神中初具雏形的些许灵光也被厚厚的镜片遮匿住。她比程鸢高两级,身为万人瞩目的学生会会长,永远保持着程鸢无法企及的从容稳重,大家都很喜欢她。

  她是程鸢渴望成为的模样。

  程鸢有时会跑到李薇若班级的后窗,一边偷瞄着榜样翻书时笔挺的脖颈和脊背,一边为自己的倦怠平庸而愧疚不已。

  她也非常喜欢李薇若,少女对一切白水晶般精致无瑕的东西都抱有与生俱来的好感,更难得的是李薇若不会对孟海岚脸上的疤痕有偏见。

  所以当李薇若因为眼熟,而主动向她打招呼的那一刻,她便欢欢喜喜地将对方认定为她的第二个朋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