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29 我要投稿

  六一儿童节将近,与文友们聊天中,我们都在分享歌曲,我在群里给大家分享了一手儿童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才女贤哲姐姐提议写童年往事,于是我就发起公告建议大家写一篇《童年往事》之类的文章,贤姐是第一个写出童年的人,我也就此来个回忆。

  无论何人都有一段童年往事,这一发起我便追忆过往,童年的美好依稀记得。

  我家在农村,童年的我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我在孩子当中是个不大不小的角色,但是却一直当老大,姐姐必须听我的话,如果不听我就像“胡子”一样欺负她,再我强悍的胁迫下姐姐总是顺从,就连堂姐们小姨们还有身边的小伙伴们都是我的兵。

  当时正在学龄前阶段,我从三岁就上村里的幼儿班,今天去了明天就逃学,年纪小就是跟着混,但是很少栖到大人怀里撒娇,很小生活就会自理,记得父亲和叔叔当时总是教训我的一句话就是:“这孩子顶不是个东西又歪个脖子耍横”,因为我很多时候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权,不这样又怎能称王,偷父亲的毛笔在水泥窗台上用水写字,忘了收起来被年幼的弟弟拿着当棍玩,最后闹得个罚蹲马步,这样的事长发生。

  邻居搬来了,他们是山东人,孩子们比我大几岁,会武术,翻个跟头,耍套路,我对此特别感兴趣,所以每天早上都去跟着学,一段时间过去了我身轻体健,本来都喜欢打架这回更厉害了,不服的孩子就拳脚相加,最后都来我家告状护着家长来找,父亲烦恼不已整天看着我不许我再去练武术,说:“一个女孩子一天竟跟你操心,总惹事长大了还嫁的出去吗”?

  告别了武术带来的风波后的我开始学着看书,记得那时父亲每一次出门回来都会买“小人书”我就爱不释手的看,原因是里面都是武打动作,后来无师自通的会好多字。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不在那样胡闹,却依然有几分匪气,在同班同学中依然霸道,不服就干,至此经常被老师批评,父母没因为我学习犯过愁只因我淘气操心,记得当时母亲劝父亲的话就是:“等她长大了就好了,毕竟是个女孩,能反了还不成”,这些话我后来长大了真正理解,家里有个总在外面胡闹的孩子真是头疼。

  上学以来的第一个儿童节到了,因为姐姐比我大以前参加过,就给我讲她以前参加的很多细节,我体质好很能跑,就是一名运动健儿,基本上每一场的赛跑下来我都会得奖,本子、尺子、橡皮等,那个时候老师超长的喜欢我,毕竟我为班级出力了,以前的劣迹一笔勾销。

  童年的我做过很多混事,也是帮家长敢好多活的,再忙也要帮着母亲看好弟弟,两个小弟是双胞胎,父母没时间看着就分给姐姐一个我一个的哄着,由于我还小贪玩经常把我所分担的小弟丢了,然后突然想起时再去找,孩子已经不知所踪,就发动所有的伙伴去找,怕回家交不了差,记得那时候总问母亲的一句话是:“妈呀我小弟啥时候能长大呀,我都快烦死了”,可以理解我当时只有六岁的童心。

  现在想起当时的自己有好多过分之举,为了玩给姐姐出招,把弟弟们用绳子拴上,给点水,再给点吃的,然后远远的看着,基本上吃的东西都会被闲散的野狗吃掉,弟弟们还不敢哭,因为我会使劲的吓唬他们,回家他俩也不敢告状,后来被同村大人们发现父母才得知,我的虐待行为,被母亲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并一口气承担了所有的责任,没姐姐什么事,弟弟们长大后总是开玩笑的说:我俩个子没长高就是因为让你给虐待的,我回付的就是你知道我的自由也被你们约束了。

  现在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为什么那样狠,怜悯之心都哪里去了。

  儿时的我们快乐着。

  如今早已而立,童已去兮……。

  曾经年少不思今,

  脱下短褂变罗裙。

  谁能识得青铜镜,

  那抹须眉染红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