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芳华阙歌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10-12 我要投稿

  月影下,清风里,那些芳华阙歌

  虽已是月上柳梢,但仍睡意全无,半梦半醒的记忆里那些缠绵的辞赋阙歌时隐时现于脑海,索性披衣来到书桌前泼墨于书卷,任思绪随笔游走,任情感肆意喧泻。

  都说,一段情缘如艳丽的花裳,又如月儿离不开星辰的浅唱,柳叶儿离不开轻抚的微风。

  情愫随笔儿游走于素素的纸笺上,灵魂出窍于身体游走于四时的田野。

  端午节将至,这个季节温度适宜,走在乡村风景如画、曲径通幽的蜿蜒小路间,真是犹如行走在毕加索的油画里一样,令人流连忘返,心境如情窦初开少年,不能自已。

  你看,田间里、地头边,那些绿叶下红缨缨的草莓如同妙龄女子红唇,让人垂涎欲滴……

  一阵微风徐来,那些还带着露水珠儿的草莓,在一片片绿叶下时隐时现,使人不忍开口亲吻,唯恐打碎了心中的那份美丽。

  田野,每一缕阳光、每一片绿叶,都如若绕耳的缠绵;如若枝头的风轻吻白云的唇,缓缓落下,烙印我绵绵不绝的温存;如若窈窕淑女的秀发从指间轻轻划落。

  今夜,月影下烛光摇曳多姿。

  屏气凝想,若时光逆流,芳华再现,谁会共与斯填辞作赋,想必都会紧握芳华,牵扯时光,用心珍惜每次将错过的芳华际遇。

  红尘静落,烟花散尽。

  一瓣花儿虽小,确也留世余香;提笔画一季芳菲,情愫却也无法释怀。

  推窗仰望夜色阑珊,明月当空。一帘星光,若时光真的可以回转,你会不在风光里,只在月光下,一同青墨染指?

  墨染指,望芳华。

  你来,我在,是半世烟火的与共。

  没有事先的俗成约定,一切都自然的如小桥流水。

  落日晚霞,一诗、一曲都泛着熠熠月华。

  ……近30年了。

  花开花落,月落日升,风雨几度。

  让我爱上文字的那位老师你还好吗?

  现在哪里?

  ……

  都说,人的前半生是用来追梦的,后半生是用来回忆的。

  近乡情更怯。

  忽然间发现,怎么特怀旧?

  每次来家乡脚步轻松,心情不敢放松。

  已至中年,回忆过去总是伤感多于甜蜜。

  花谢了,明年还会再开;果实摘了,明年还会再结。

  一年又一年……

  隔空遥望,你是那上阙唐诗,他愿和下阙宋词。未曾谋面,把情愫随阳光植入花儿。

  其实,早已习惯了辞赋里一缕阳光透析的笔墨清香,总是仿若,染于尘世的烟火灼于眸间……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

  依然是那个时间,我魂不守舍;依然是熟悉的文字,我怦然心动。

  怎么?

  道,仍不清;理,且更乱。

  陌上花开,缓缓归矣。

  我等你来,你在或未在,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你来或未来,情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让所有思绪,所有期盼,旖旎在每日暮云的流彩夕影里。

  月光下,心如一现的昙花,回眸浅笑。

  别了,丁酉!

  阳光下的泡沫,五彩缤纷,再美,却轻轻一碰,就破了。

  黑夜天幕上镶嵌的星星,再美,至白昼仍会被太阳的光芒遮去,但,星星仍在每个黑夜一闪一闪发亮,阳光你懂得星星的美么?

  人生苦短……

  回首往事,默默地,在记忆的长河里。

  别了,丁酉!

  无论是潮涨潮落,无论是花开花谢,微风吹过,无论是失去还是得到,总之收获了个经历,过去的日子已是一个传说。

  想也没用,思也没用,至少还有启明星,在拂晓时分一闪一闪的光亮,庆幸自己仍能依北斗星分得清东西南北中,总算没有遗失于颠沛。

  湖宽海阔,风吹无痕。

  冰天冻地,踏雪无迹。

  峰脊梁顶,你最早得到阳光的温暖,也将是最早失去光明的余辉。

  无福的消受,得来也是累赘。不是金子,但愿为山间的一块闲石,旁观箐沟的云烟乍起也是一种惬意。

  别了过去一无所获的丁酉!别了过去焦头烂额的丁酉!

  挥挥手,灿烂阳光与日月同辉仍起与地平线。

  如果明天依旧是阳光灿烂的天,我一定会微笑着被阳光叫醒,异常慵懒的看看比我还要慵懒的太阳是不是已经升的很高。

  如果明天我会看见睡了一个冬天的小草破土而出,我一定要问问它,一个冬天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有没有对春天有所想念和依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