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蓬陪你慢慢长大的教师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1-30 我要投稿

  每一个轮回,我都把孩子们从托班一直带到大班毕业。和孩子们朝夕相处,我能比较多地观察他们的年龄和生理特点。有了更多的关注,也就有了更多的理解。

  这一轮,我还是从新小班带起。班里有一个叫蓬蓬的孩子很特别,年龄最小、个子最矮,胆子也特别小。他总是低着头,用怯生生的眼神观望四周。游戏的时候,他也总是待在一旁,偶尔扮演娃娃家的小宝贝之类的小角色:户外运动的时候,大家都玩得满头大汗、兴高采烈,而他却谨小慎微。每次运动结束,我都有意识地摸摸他的后背,总是干干的,一点汗也没有。蓬蓬还有许多事情引我注目,让我觉得他很“特别”……

  每天午餐会吐的蓬蓬

  每天的午餐是蓬蓬最紧张的时候,因为,每次进餐时他总是担心自己落在最后,努力地扒着饭往嘴里送。可是,小个子的他进食量也特别小,稍稍多吃一点点,就会呕吐,尤其是吃到还剩最后一口的时候,常常会“前功尽弃”。为了防止他呕吐,我也想了好多办法。

  那天午餐吃面条,蓬蓬显得非常高兴,因为他最爱吃软软的面条,吃得比平时要快很多,眼看着就要超过对面的萌萌了,保育员老师也为之高兴:“蓬蓬加油,还有最后一口,赶紧把它吃完吧,你就不是最后一名了!”保育员的话音刚落,只听“畦"的一声,控制不住作呕的蓬蓬不仅把嘴里的面条吐了出来,就连前面吃下去的面条也一并吐了出来。

  蓬蓬虽然个头不高、年龄最小,但也有很强的好胜心。“不想落在别人的后面,不做最后一名”是蓬蓬最简单的想法。由于孩子的个体差异,蓬蓬在进餐速度上不如同伴。为了不使自己落在最后,蓬蓬也在暗暗加油。然而,保育员的“鼓励”却无形中给蓬蓬施加了不小的压力,让即将取得成功的他再次遭遇了呕吐。如何帮助蓬蓬解决吃饭呕吐的问题?我思考了很久,对于孩子的要求正如最近发展区所要求的那样,能够“跳一跳摘到果子刀,如果目标太高孩子不能企及,那这样的要求不如不提。

  于是,我和蓬蓬约定,午餐的时候,只要不吐,哪怕是最后一名或是只剩一口不吃,蓬蓬也是最棒的。我明确地告诉蓬蓬,我们可以暂时忽略进餐速度的快慢,老师可以慢慢地等他。他的胃口比其他孩子小,可以让保育员老师先给他少盛一点米饭,如果需要添加可以让蓬蓬自己来。

  在我的安慰和等待下,尽管蓬蓬吃饭依然是最后一名,依然在他的小碗里剩下一小口,但终于不吐了。对于弱小的蓬蓬,我宁愿浪费那一小口,也要保证他愉快的午餐感受和健康的饮食习惯,这远比那些整齐划一、缺乏个性的要求要实际得多。

  孩子宛若植物,生长有个体之别,有时令之分。教育不是赛跑,人生更不是这样,作为教师要多点耐心,给孩子一点时间,慢慢地等待孩子成长。

  学游泳的蓬蓬

  升入中班,孩子们都要参加游泳训练。由于他们第一次去游泳时,我外出开会,没能参加,等我陪伴他们去上游泳课时,已是孩子们第二次游泳了。

  早晨来幼儿园时,蓬蓬就黏着姥姥不愿进教室,劝了好久他才勉强让姥姥离开:在游泳池的更衣室里,蓬蓬又莫名其妙地吐了;进入泳池的一刹那,蓬蓬又闹着说要大便,怎么劝也不肯入水……以我的经验及对蓬蓬的了解来看,估计是上次游泳的时候蓬蓬遇到了困难。

  果然,在岸上打完腿之后,孩子们一个个鱼跃般地跳下了水,只有蓬蓬战战兢兢地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走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就再也不愿意走下去了,而水已经漫到了蓬蓬的胸口。询问蓬蓬后得知,原来种种“不正常”表现和恐惧感源于他自己的个头太矮。于是,我悄悄走入水中,在他背后轻轻托了一把,弱小的蓬蓬瞬间变得“高大”了。在水中玩开火车游戏的时候,我让蓬蓬像其他孩子一样,用手搭在前面一个孩子的肩膀上,而我始终站在他的背后。随着“火车”向前移动,蓬蓬和同伴们一起感受着快乐。

  扶板打腿,让蓬蓬再次接受了更高的挑战。个头矮小的他刚刚能踩到游泳池的底,在还没有完全学会打腿的时候,让他扶板打腿,无疑又增加了他的恐惧感。于是,我找来了游泳圈,套在蓬蓬身上。虽然套着游泳圈的蓬蓬要付出更多的力气才能赶上大家,但是因为没有了被水淹的恐惧,蓬蓬的两条小腿打得格外用劲,很快就赶上了扶板打腿的进度。

  我不断地鼓励蓬蓬,让他克服种种困难。当我了解到他害怕的缘由时,给予了他适当的帮助。孩子的潜力是无限的,学习能力也是惊人的,当他克服了对某种事物的恐惧后,就能以正确的态度、健康的心理去面对本来想逃避的困难。蓬蓬身上的游泳圈不仅把他从恐惧的状态中“解救”了出来,也是促使他继续学习游泳的助推器。游泳圈给了蓬蓬克服困难的勇气,也带去了我对蓬蓬的理解和鼓励。

  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较弱,容易出现悲观情绪,对自己失去信心,教师要善于分析、评估孩子的能力,提出的要求要尽可能符合他们的最近发展区。同时,要给孩子充分表现自己的机会,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不要马上帮助他们解决,而应鼓励、引导他们自己解决困难。同时,教师还可以创设一些条件,让孩子看到自己的成功,使他们在成功中体验快乐,增强自信心,从而提高抗挫能力。

  为我买紫薯的蓬蓬

  主题活动中,我带孩子们去菜市场买菜,一听说这个消息,孩子们都高兴极了,唯独蓬蓬若有所思。“是担心不会使用10元钱,还是……”看着蓬蓬的样子,我也琢磨着。

  一进菜市场,孩子们就挤到柜台前,迫不及待地挑选起来,蓬蓬却不声不响地在柜台前来来回回走了三圈。我好生奇怪:是没有看到他中意的菜,还是因为胆小不敢出手呢?我正想上前帮他,只见蓬蓬拿着紫薯对营业员说:“我要这个。”“小弟弟,要几个啊?”“要十元钱的紫薯。”蓬蓬成功交易,我为他高兴,但同时我有些疑惑:紫薯是他的最爱吗?

  回来的路上,孩子们唧唧喳喳地相互交流着,可蓬蓬依旧一言不发。

  到了教室,大家都把自己买来的东西拿出来“晒一晒”:“我买的是毛豆,我最爱吃了。”“我买的是绿绿的甜椒,它一点都不辣。”“我买的是红红的西红柿,它又漂亮又好吃”……而蓬蓬只是默默地摆弄着手上的紫薯。于是,我蹲下身轻轻问道:“蓬蓬买的是什么东西啊?”“我买的是紫薯。”“咦?紫薯不好吃也不漂亮!”我故意这么说。“不是的!”说这句话时,蓬蓬加大了音量,我还从未听到蓬蓬用这么响亮的声音在集体面前说话呢。“那是因为什么呢?”我带着好奇,继续询问。“我是买给你吃的,你说过你有高血压。”“买给我吃的?”我诧异极了。“嗯!”蓬蓬仿佛用足了力气,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激动得一把将蓬蓬拥进了怀里,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蓬蓬的犹豫、不作声都说明了他在不断思考“买什么,给谁买”。不曾料想,在“好吃的食物刀主题中,我无意中的一句话“老师有高血压,所以我最爱吃紫薯哦”竞深深地印刻在了蓬蓬幼小的心里。显然,蓬蓬虽然个子小、年龄小,却有着丰富的情感,他知道老师在悄悄帮助他,这是老师对他的爱。

  孩子的心是脆弱的,孩子的心亦是敏感的。即使嘴上不说,但是孩子心里定然会感觉到你对他的好,对他的真。就像孩子从来不会说:“老师好像喜欢我。”他们会很肯定地告诉你:“是的,老师喜欢我!”在他们幼小的世界里非黑即白,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对于蓬蓬的呵护,我从来不曾想到其他,只是想静下心来,慢一点,再慢一点地等待他长大,希望他能够和别的孩子一样,世界里充满阳光和爱。

  孩子从两三岁时起就有了自尊,只不过这个时期孩子自尊的表现形式不一样。著名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孩子的自尊心就像一朵玫瑰花上颤动欲坠的露珠,弄不好就要抖落,我们应“十分小心”。对待孩子,我们千万不能居高临下地一味呵斥,要学会蹲下来与孩子平等地交流,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了解孩子的特性和需求,因为,教育本来就是一种平等的心灵交流。

  在和蓬蓬的相处中,我的每一次等待、每一次鼓励,他都会有不同的进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进步,也让我看到了曙光。我相信,只要再多一点的耐心,只要多给蓬蓬一点时间,蓬蓬就一定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地学习和生活。因为我知道,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发展速度,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不能以同一个标准去要求每一个孩子,不能因有这样或那样的“另类”而抱怨。我们要有“孩子你慢慢来”的耐心,欣赏孩子的慢慢成长。教育家张文哲说过:“教育是慢的艺术,让我们以足够的耐心来修炼自己,成就孩子。”

  就像龙应台在《孩子,你慢慢来》中的卷首语中提到过的那样,面对那个用草绳努力地打着蝴蝶结的男孩,她说:“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等,等他五岁的手指把这个蝴蝶结扎好。”而我也想对蓬蓬说,让老师和你一起慢慢地、美关地、坚强地走下去,陪你慢慢长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