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吧杂文

随笔 时间:2018-12-01 我要投稿

  最近的天气似乎很适合睡午觉,带上耳塞,盖上被子,压上枕头。脑袋便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一觉起来好似闭关千年再入凡尘。趁着还未摘掉耳塞,回味着梦中的一切,感慨着韶华南柯黄粱一梦。转身拿手表去看时间时,已是四五点了。

  想起知乎上有关大学哪一个瞬间感觉最幸福的一个回答,答者戏说:下午一觉起来发现舍友们也都还在床上,睡眼朦胧。虽然是小事,却能得到极大的认同感。确实,一觉睡到下午起来身边若是没有一个人陪,甚至没有一个无论出于何事的叫醒电话,总会觉得荒废了许多,有时更会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开始动笔写东西的时候,已经不是在床上了。因为晚上还有课,不得不拖着慵懒的肉体,快快的收拾打理,出了宿舍。与其说慵懒的肉体,倒不如说是惰性难改的灵魂。

  没有太阳,天气也不热。但穿着羽绒的长马甲走在路上还是很显眼。是身体虚寒,不能见凉?还是脑子有了什么故障?他人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件衣服,直到立夏我都没有下过身。

  教室很闷,加上一路的疾走,背已经有些潮湿了。不大的教师挤满了一百多号人,有说有笑。我不愿再多停留,抄了水杯,下了楼。有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工地机械的吵杂,都要好过不绝于耳的人声。可能是听的太多,想的太多。当着别人的面说自己想的多,总是有些不太好。这个我也懂。

  当熬夜成为了一种习惯,就会渐渐爱上他。那种慢慢被黑暗包围的感觉,不是恐惧,而是踏实。这时候如果能配上音乐,一杯热水,将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晚睡待日出。

  一阵风雨过后,机智恢复了平静,耳边的音乐仍在播放,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首了。看看表已是夜深,该早睡了。晚安,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