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他们的十年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01 我要投稿

  自从入了德哈坑,对HP的热情就又回到了若干年前那个半懵懂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隐约“注定”了的感觉,仿佛注定了会重新与这部陪伴了我十数年的作品陷入热恋。

  认识少爷这么多年来首次给他过生日,鄙人虽不才,写不出什么华丽的文字,却也想为这位以前从不曾真正理解却又从未能将其忘却的少年写上一纸情书,也算是为与HP共度的这十数载光阴做个简单的存档。

  Happy Birthday to My“Little”Prince

  看到有种说法,在HP全系列电影里,少爷的出场加起来不过二十多分钟。这短短的二十多分钟里,撇开后三部不谈,他不是在与哈利作对,就是展现出一副吃软怕硬的怂样。那时的我读不到他在HBP和DH里的挣扎与一点点的成长,读不到这个角色的复杂和矛盾,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在我心中除了“坏小孩”什么都不是。

  令我自己也感到吃惊的是,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配角”,但他的每一幕出场,我都在不知不觉间谙熟于心。

  首先,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最开始令我喜欢上少爷的,还是秃董的演绎和颜值。时隔那么久,再一次地看起HP电影,才恍然意识到,原来这个成天夸耀自己与众不同的少年,竟是真的如此高贵。

  You are breathtakingly beautiful,incredibly so.

  不过随着读的同人越来越多,我对这个角色的喜爱早就超越了演员本身。一千个读者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人里的少爷绝对不是一个统一的个体。

  他们之中,有的很强势,总是深思熟虑,运筹帷幄。“虽千万人吾往矣,”他为爱赴汤蹈火,无论是多么绝望的境地,均可以智取胜。

  有的深陷于过去的泥泞之中,伤痕累累,却骄傲依然,甚至于那原本懦软的本性中生出了卷着冷光的利刃,生出了可阻挡万马千军的铜墙铁壁,生出几许惊心动魄的坚韧来。纵然丑陋的伤口永远也没有痊愈的那一天,他仍是他自己,耀眼得要将注视者的双眸灼伤。还有的,比前二者更贴合原著里的他。他在无力控制的浪潮里随波逐流,一样的战战兢兢,胆小到一个“爱”字都不敢言说。但当黑暗降临,当有人为他奉上真心,他亦可你抛下一切,乃至生死不顾。

  我很清楚地知道,同人里的每一个角色,都经过了美化。我一直没有重读HP原著,就是害怕这美丽的滤镜被打破。但转念一想,他的那些缺点,那些不完美,才是我真正爱他的理由。

  德拉科出生在一个纯血统家庭,出身是不凡的,但他性格上的种种,比起哈利来说,更贴近于我们现实中的人。他并不勇敢,没有哈利那种大义;他很聪明,但是也没能做到像他教父那般地自创咒语。由于父母的影响,他骄纵而自负,仗势欺人,在大事上却没有主见......

  我很爱你狡黠的坏笑,那时的你少年意气,没有任何的阴霾将你玷污。但他远非真正的坏人。如同罗琳所说的那样,我们愿意相信德拉科的本性是善良的;非要说得更详细些的话,归根结底,他的邪恶都来自于骨子里那对于被认同的渴望。

  他一直想要成为食死徒,常常在背地里辱骂校长,但当他的手臂上真的烙上了黑魔标记,当他真的得到了暗杀校长这个“光荣”的任务,他害怕了,绝望了。也许直到那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么多年的渴望,只不过是父亲和家族强加在他身上的虚妄。

  他从不想杀人,他时时挂在嘴边的显赫地位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别人的注目和赞扬。他不是个纯洁的孩子,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纯粹得可怕。

  雪夜里的天文塔,那是我为你沦陷的瞬间。

  娇生惯养的少年以为自己是小小的君王,任何的风雨和黑暗都有父母和庄园为他遮挡。直到有血脉庇护的庄园也被死亡的气息覆盖,他才在一夜之间长大。他从没想到战争的烈焰会烧到自己身上,以如此决绝的方式,燃尽了所有的希望,那么疼,那么痛。

  他终于学会了成长,就像凤凰涅槃,在灰烬之中,废墟之上,以绝美的姿态,浴火重生。

  心疼起来我会想,如果他没有遇到这些就好了。我希望他还是那个一无所知的少年,每天就是捉弄同学、卖弄自己,没有伤痛。但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喜欢上他了。

  以前读不懂,但是现在看来,德拉科是HP中塑造得很成功的角色。他也许比不上斯内普和邓布利多复杂,但他的纠结,他的挣扎,他的一点点的转变,都成了我爱他的理由。

  Send You A Love Song

  喜欢德哈最简单的理由就是,遍观全书,能配得上这样的少爷的只有小哈。如果放到一年之前,有人给我安利德哈这对cp,我一定会十分懵逼地问:“这是什么拉郎配?”

  但是现在,每一次提起这对cp,我都会自豪地说,德哈是最好的。

  罗琳塑造少爷,我感觉就像是特意要给小哈设置一个对立面。两个人看上去似乎毫无共同点,从成长环境到为人处世方式,差距简直等同于喜马拉雅峰到马里亚纳海沟。

  可是仔细想一想,他们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不,正相反,他们实在是太相似了,相似得如同是为对方而生的一般。

  他们一样的迷茫,一样的骄傲,一样的固执,以及,一样的强大。能与你成为死对头的人,首先一定与你势均力敌。在那最开始的几年里,在那最接近无忧无虑的几年里,一次又一次没什么营养的对峙,一定是彼此间记忆里不可磨灭的一笔。

  那样的交锋,那样的张力,那样的火花,在当时看来是生气得要将对方恨到骨子里,但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一场场对决酣畅淋漓,快感融入了彼此的灵魂里,欲罢不能。

  “You aren't the bigoted child you were, but you've also lost all your fire. Where is it? Where is the Draco Malfoy who taunted me during Quidditch, who would have done anything to beat me to the Snitch? Where is the Draco Malfoy who dueled me, or the Draco Malfoy who pretended to be a Dementor, who made the bloody ‘Potter Stinks’ badges?” Potter pressed him against the wall, and Draco felt the coldness of it seep into his skin.“That Draco was a prat, he was annoying, but he was you. And he made me me. Where is the fire you had, then? Where did it go?”

  从两人的心理上看,少爷对于小哈的厌恶来源于他的嫉妒,小哈对于少爷的厌恶就纯粹是对这个人看不爽了。并不是什么血海深仇,说起来都不过是一点少年时期不成熟的偏见。

  两个人就像是彼此间的镜像,看起来处于不同的次元,但其实也不过是一墙之隔,这墙还是玻璃做的。也许只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让他们能从不同角度看对方的契机,一切都会改变。

  他们注定会逾越所有的的鸿沟,来到对方的轨迹上,并非飞蛾扑火,而像是磁体的南北极,情不自禁亦不可分割。

  He'd hated Malfoy, and he'd wanted him, even before he knew what it was exactly that he'd desired. Malfoy has always drawn Harry into his orbit, sharp and shining, a cold, bare silver gilt moon that lights up Harry's life. Harry feels strangely alive around Malfoy; he'd forgotten the way Malfoy makes him feel, as if a thousand cursed scarabs are scuttling beneath his skin, terrifying and yet excruciatingly exciting.*

  很多人喜欢德哈,是因为他们在学校里的打打闹闹很可爱。的确很可爱,但是就我个人来说,他们的感情远比那要深刻得多。

  少爷是小哈进入巫师界后遇到的第一位同龄巫师。德哈党与否,或许都得承认,就是这一次不愉快的会面,为小哈在狮院蛇院等方面的认知上奠定了基调。

  不知怎么的,这给了我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遍观第二次大战,他们是最直接接触伏地魔的黑暗的人。一个和他有精神和灵魂的连接,一个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被迫目睹他的暴行......战争在他们的心脏上撕出了相似的口子,只有他们能治愈彼此。

  电影里印象很深的一幕,是少爷站在天文台上,风雪过境,他被吹起的淡金色发丝仿佛就此埋没在了黑夜里,不见了踪迹。

  那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个能理解他的痛苦,深知他的一切的人陪伴着他就好了。

  而那个人只能是Harry。

  You are my equal, and you are meant for me.

  我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你了。我见识过你最幼稚的瞬间,亦目睹了你最耀眼的时刻。我曾注视着你的笑容,也品尝过你的绝望。你在我的眼里,我会成为你不灭的火光——无论你变成什么样。

  尚未佩妥剑,转眼便江湖。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命运促使他们分道扬镳,推动着他们背负起不可抗力的苦痛。洗去了年少时的无知和轻狂,他们终于在那历练中变成了更好的模样,成为了值得对方深爱和托付一生的人。

  哪怕是在艰难的岁月里他们不在彼此身边,哪怕是他们的一切互动都只能发生在我们所想象的平行世界里......我依旧深爱着他们,如此相配的他们。

  Back to the Original

  德哈是我与HP再度相遇的契机,为此,我心怀感激。

  初识HP,是在2004年。那一年,《阿兹卡班的囚徒》上映;也是那一年,HP系列电影首次登上了大陆的荧幕。别误会,我没有那么幸运,那时的我还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小屁孩,当然没法去电影院看原版配音的影片。但是PoA上映期间,电视上轮播了《魔法石》和《密室》,我也就是从那小小的屏幕上,从那浓重台湾腔的配音里,窥到了那繁华的魔法世界。

  一瞥便再也无法忘却。HP八部里,只有哈7下我是到电影院里看的。那天下了大暴雨,我穿的鞋子和裤子都湿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位置是在第一排最左边,一个不怎么好的视角。那张电影票在我的笔记本里夹了好久好久,久到被磨成了白纸一张,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可以说,HP里凝刻了我最美好的记忆。那些暗搓搓地等待霍格沃茨来信的日子,和父母一起看电影的日子,和基友一起倒数上映时间的日子......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时太过渴望得到一根魔杖,从碗柜里挑了一根长得最好看筷子刷刷地就挥舞了起来;长大之后买了周边,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初的兴奋。

  有段时间我喜欢说自己是HP骨灰粉,但是在微博上关注了几位HP博主之后,我觉得我还真算不上是很热衷的粉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HP都处在我脑海里、心底的某个角落里,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刷一刷微博上的HP分组,更不会每天的休闲都围绕着里面的角色转......

  人民文学出版社初版的HP攒来攒去,到最后绝版我也只有第一二三七部;虽然买了新的典藏版,心里总还有些遗憾。英文版的HP,在我的购物车里从初中躺到了大学,被系统清除了又被我重新加回去,反反复复,直到想买的版本全都售罄,我才火急火燎地下了单......

  可他们从未离开。如同深知许久许久的好友,无论何时,只要一提起,心里都会淌过一股暖流。粉丝之名或许受之有愧,但至少,我可以骄傲地拍着胸脯说,在我的整个少年时代,HP从未缺席。千言万语述不尽,还是引用2011年哈7下上映时,《看天下》上为其刊登的专题文章里的一句话作结吧。

  电影的质量已经不重要了。每一个打五星的人,都是在谢幕前向自己的过去致敬。十年,足够让它成长为你的血肉呼吸。

  感谢有你陪伴的这十四年。如果真的有人看到这里的话,实在是感激不尽。希望下一个,下下一个少爷的生日,我们都还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