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01 我要投稿

  仅是偶然,穿行在熙熙攘攘的街巷时,地面上乌云般一团黑映入我眼帘。

  停脚,低头看。一条“泥”鳅,躺在灰尘仆仆的水泥地上,青黑鳞上黏了层细沙。它却不甘心就这样躺着,高扬着它的长尾,波浪般要拍打天空;终又重重地砸落地上,飞沙四散。

  它蛇一样扭动着身躯,头颅不时撞击地面,像要钻入地下。冷硬的地面一声不响,任凭它挣扎。一对情侣并肩走过,看了它一眼,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随后笑嘻嘻走去;扫地大妈旋风般挥动扫帚,卷起漫天尘雾,一扫,它在地上晕乎乎翻了几个滚,仍像濒死的鱼一样摆尾;埋头玩手机的青年路过,无意间踢到它身上,它飞出了几米远,一落,大地微震,心肝俱裂!

  然而终没人理它,他们纷纷走过,或笑或闹,喧哗声淹没了大地上那微弱的求救呼喊。它依旧在挣扎,可是摆动的频率减缓了,喘息连连。

  它的身子桥一样向天弯曲,肚子高高鼓起;竭尽全力,终是轰然倒地、仰望天空,口吐白沫,身躯战栗。于是它又怀念起那“卖泥鳅”的人,将它们装在大水盆里,自在游动;于是它又怨恨起那“卖泥鳅”的人,一疏忽,将它抖落在喧哗闹市、干燥的地面上。

  这时倘有人将它捧回水塘,那它决不会反抗。

  终是没人救它,它只好继续翻滚、继续挣扎,仿佛风中一片落叶,原地打转。

  一双双大脚从它的天空掠过,那是死亡的黑色阴影,若不慎降下,它便粉身碎骨、鲜血四溅。

  一个“鼻涕”顽童揪起它的尾巴,摔出去;像颗石子划出道优美弧线,旋即突降,地面上砸出个大坑。

  于是它终于翻“鱼肚白”了。天地间所有空气汇城一只无形大脚,重踏在它的肚面,眼睛半闭半睁,嘴巴一吞一吐,神色恍惚、呼吸断续。

  我久久伫立,凝视着它。那长尾虽再无力抬起,身躯仍微微摆动;气息虽微弱,可还大口吸气。那是抗争的姿态!

  我看不下去了,却同样冷漠地走开,但泪水已在眼眶滚动。

  我想:生命何其脆弱,生命又何其坚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