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里也有你的故事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01 我要投稿

  请慢慢听,请慢慢说。——题记

  北方的城市,自有北方的风情。

  粗犷的汉子,夏雨般的姑娘,是这城市的暖风。鲜明的四季,在这里笑饮对坐。柳树挥舞着枝桠,招待着云朵里偷跑出来的阳光。当阳光回到天上,又化作不眠的星,艳羡着这座不眠的城。

  这里没有海,没有山,没有雄浑的沙漠和不羁的草原,只是车水马龙间,勾勒着每个人的轮廓。他同这星罗棋布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数万城市一样,平凡而年轻。

  炮火,也曾为他挂满勋章,胜利的号角,也曾登上这里的古城墙。牛马,在花开的季节,耕出新的田野。金黄的麦穗,在风里摇曳,摇来落叶,摇来秋冬,也摇来又一个春天。

  又一个春天,这座城长出了钢筋铁骨的森林。雨为他沐浴,风为他穿上新衣。人们的鞭炮声,为他欢呼,为他喝彩。森林越长越高,将要遮天,欲要蔽日。可,光是无法阻挡的,他依旧降临,洒满林的每枝每叶。

  这座城市的朝阳是妩媚的,晚阳的迷醉的,每天的日出与日落,总是同样的幻美。朝阳会有薄纱,晚阳会有彩霞。雨后如洗的蓝天,会系上彩色的丝带。

  明月孤轮,或有夏虫,声声透窗,扰人清梦。亦或有金铁交鸣之声,传入歌舞升平的大帐。大帐的灯火,映着漫天的繁星,层层点缀,挂在穹宇之间,化作流淌的银河。

  几盏灯,静立在门前,树下,路旁,等候着晚归的小伙,或是守候伤心的姑娘。小猫小狗,卧在墙角,不争不吵,似在悼念他们的逝去的主人,或是为明天深思。当然,若是他们欢畅的,在路上奔跑,人们也愿意为他们悄悄停车,轻轻放慢脚。

  平静了几十年,这座城,还是一样的不爱读书。书店里依旧是沉吟的教辅。书法小说,退隐一隅。儿童读物,倒是被用在了起跑线上。街头,巷陌,也能见到几个报刊亭。如今,却无奈兼营早点。

  说到早点,断难割舍年幼时,校前的一辆辆餐车,或煎或炸,或裹或抹。明明普普通通,却总是吃得津津有味。亦或几家路边的早点摊,披星戴月,在路边候着黎明。远远的,便能闻见酥脆的烧饼出炉的香味。油条,一根根金黄澄亮的立在筐里,甜甜的豆浆,或咸咸的老豆腐,一碗碗的飘到碌碌饥肠的人面前。

  夏天的晌午与傍晚,烧烤的店前,巨大的风扇,吹着呼呼的浓烟。一张张桌前,围着赤膊的大汉,或对座的情侣。这样的时光,属于友情与爱情。

  冬日的衣装店,最为温馨。尤其在飞雪中,橱窗里温暖的灯光,烘着路人的心,勾着流恋的魂。爱雪的人,也会在门前,团出一个个憨态可掬的雪人。银装素裹的楼宇间,会有几条,未扫净残雪的清冷街道,自是最适合散心。

  车,自不论什么天,都在奔驰着。只不过,那时宽宽的路,如今却似乎窄窄的。二十年来,越来越窄。

  是的,二十年,出生起,我驻足在这里二十年了。我短短的生活,都融进这里的瓦片墙间。我想说说这里——一座城的故事,却不知从何起,从何落。请慢慢听这里的故事。如果,这里也有你的故事,也请你慢慢诉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