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杂想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最近的北京,可谓雨水不断,连续下了有四天了。不可否认,对于严重缺水的北京城来说,多下点儿雨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看着幼儿园里的花草树木洗掉身上的污垢,焕发春一般的娇艳;以及几畦菜田里的各样蔬菜,也都蓬勃生长,浑身透出光亮的,健康的翠绿;还有那满园铺设的防滑的,胶质的地面,也都恢复了久违的明亮、莹莹娇绿。满园的春色映入眼帘,再搭配上沥沥细雨,朦胧烟幕,我的心情也倏然好转了许多,不再像适才那般,苦恼忧愁,悒悒不欢。

  北京之所以会严重缺水,我认为降雨较少,饮用水的严重匮乏,还有就是人口的不断增多,不然的话,也不必动用“南水北调”这一如此巨大浩繁的工程了。

  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也就是北京,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和威慑力,牵举国之力,耗举国之资,获此优待。倘若是我的家乡,恐怕是够呛了,原因为何,想必众所周知吧。

  关于北京的人口增多,我是颇有感触的,这其中不仅仅是本地人口的增加,还有很多人是跟我一样的,并非北京本地的居民,而是背井离乡跑到北京来工作的所谓“北漂”,有的甚至还成了家,在北京买了房子,定居此地。

  “北漂”这个词既是褒义的,也是贬义的,给我感觉,主要是看这个人“漂”得怎么样,“漂”成功了,成为某个行业的佼佼者,自然是作为艰辛痛苦的血泪史镌刻在跌宕人生的履历上,大加赞扬,各种各样先苦后甜、不为命运左右的励志的信仰和信念。反之,若是“漂”得不够好,仅勉强能够维系吃喝,甚至成为影响北京GDP的罪魁祸首,那么也无需旁人的冷眼鄙视,恐怕自己也得在照镜子的时候冷眼鄙视一番自己——怎么就没人家那两下子,混出个模样来呢?

  这样的人在北京不在少数,像包括我在内的保安,还有保洁、快递员、外卖员、群众演员等行业里的中坚力量,都在痛苦、艰难、隐忍地苟活着,只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理想或梦。而理想或梦,又包含了太多太多,以致他们还要持之以恒。

  还好,我从不把自己当作“北漂”一族,因为我这体格,想“漂”,怕是也“漂”不起来了。再有,凭我脸皮之厚重,凭我心胸之豁达,是从来不会冷眼鄙视自己的——没努力过,没勤勉过,没成功,也是理所应当的。基于此理,我才说自己并非“北漂”,大抵上意念决绝的“北漂”,指的是那些敢于断腕,把全部后路给封死的,只管一门心思向前的勇士们。遗憾的是,我可不是什么勇士,我是一个冲锋也行,逃跑亦可,实在不行就装死,虽不致哭天喊地,却只会听天由命的胆小鬼。

  想到这里,碌碌无为,几近犬儒的我,还是多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雨水的浸润和滋养,对于绝大多数北京城里的物种来说,自是欢天喜地、笑逐颜开的,譬如那些我上述讲到的植物们。然对于我,却一点儿也幸福不起来。

  不幸有三,其一,蚊子。在潮湿而又温暖的环境下,蚊子的滋生速度甚至要比那些蔬菜还要茁壮迅猛。作为鲜血异常殷红、滑润、甜美的输送器,我的存在,正给蚊子们敞开了幸福生活的大门,在我酣然入睡的时候,正是它们彼此喜乐洋洋、有说有笑,共享盛宴的绝佳契机。睡梦中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受到了怎样的残害,待我一觉醒来,头脑昏沉,仍然困倦不堪的我,会立时从床上坐起来,顿觉周身奇痒无比,忙不迭搔痒一阵,直到手指抽筋,痒意仍未消除,仔细一看,搔的部位,尽是豆粒大的红包,有的甚至被我搔破了,流出血来。我恨得是牙齿上下相撞,“这帮混蛋!喝了我多少血啊。”

  其二,阴湿。由于我这个人身材臃肿,肥膘纵横,所以不怕冷,但是我喜欢干燥的冷,就是所谓的干冷,我非常讨厌阴湿的冷。特别是这个季节,温度并不低,却因为天阴雨润,云层挡住了太阳,使得温度稍稍降低了些,致使每每干点儿活,就会一边体内冒汗,一边头上淋雨,直到雨水和汗水在衣服上、皮肤上交融,那感觉,甭提有多难受了。得亏我一天至少洗两遍澡,如若不然的话,我甚至会像以前似的,一团黏糊糊的身体,连擦拭都懒得弄,一个猛子就钻进了被窝,结果到了第二天,身上就长出来好些个潮湿疙瘩。相信有过这种经历的不止我一个,这种滋味,经历者甚懂,必是再不愿品尝的了。

  其三,抽烟。幼儿园不比在家,园里是禁止吸烟的,即便是坚守在岗位上的时候,门岗室里也是不允许抽烟的,要抽烟的话,只能跑到门口。可外面雨水正酣,不时瞄两眼地面,又是冒烟,又是冒泡的,心中难免痛苦,深陷纠结。抽吧,得三五分钟,定是会衣衫浸透。不抽吧,烟瘾着实难消,手边又没有零食可供片刻抵挡之效,思来想去,唯有冒雨矗立于门口,吸上两口今生极嗜,如痴如醉,还则罢了。等到香烟烧至过滤嘴,我身上穿的半袖保安服,除了脊背一块,还有裤子,其它地方都能拧出两斤水来了。

  这日子,真是别致啊。再度回到门岗室,透过紧闭的窗户(我再不敢在雨天打开它了,不是怕冷,而是怕风,风吹雨潲,用手机打了没两分钟字,手机屏幕湿得直打滑,我真怕再打两分钟字,手机就废了),望着离门岗室只有不到二十米远的那些生长在菜畦里的蔬菜,油菜、小白菜、韭菜、胡萝卜、西红柿……它们沐浴在酣畅淋漓的淫雨中,尽情摇摆、肆意欢笑、昂首挺胸,丝毫没有被雨水打断脊梁,弯腰俯首,那派头,那气度,看上去比我还要高大威猛。

  心中徜徉许久,顺着额头流下的雨水中,竟险些掺和几滴泪水。恍惚间,我感怀颇深,生命的高贵与卑微,不在年岁,不在体魄,而在精神。作为一个人,我的精神面貌竟然远不如那一丛丛矮小的,日后将被我等吃进腹中的蔬菜。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