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小的甲母痣,害我辜负了半季春光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今天是三月十一号,我站在窗户前,看着晴朗朗的蓝天,吹着和煦煦的春风。却不能亲自到春光中去徜徉一番,心中感到无比遗憾:一个小小的甲母痣手术,害我几乎错过了半个春天......

  三年前,我发现左脚大拇指的表面,突然长出了一条黑黑的粗线。起初我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碰伤了脚趾,用力按压却没有痛意,便不再把它放到心上。

  我本来以为:这条黑线,随着新指甲的长出,就会慢慢地消失。然而,后来发现,重新长出来的新指甲,依然顽固地带着这条黑线。

  我的心中开始纳闷起来,问询度娘以后,终于找到了它的学名:甲母痣。

  百度百科云:甲母痣是痣的一种,最常见的症状就是甲黑线,容易癌变为黑色素瘤……

  看到这里,我的心中开始紧张起来,于是用心研究了这种疾病。这种东西的出现有两种可能:黑色素瘤或者某种矿物质缺乏。

  我仔细对照自己的症状,可以断定应该是缺少某种矿物质,心中稍许安定了下来。

  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条黑线慢慢变得越来越粗,我的心中又开始了担心。资料上记载:这种黑线最好不要超过5mm。于是我拿出尺子,量了又量,4.5mm。但是它似乎还在慢慢地生长。

  我终于按耐不住,跑到上海华山医院进行了问询。医生断定不是黑色素瘤,但是鉴于目前它比较粗大,建议我拿掉指甲进行化验。

  我听了以后,心里犹豫了半晌:把大指甲拿掉,那该多么疼啊!

  想了又想,我终究还是下不了决心。就这么拖着,又过了半年。今年冬天,眼看着这条黑线已经接近五毫米了,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狠心去做手术。

  为了不影响学校的工作,我想法设法把手术安排到了寒假,本来一放假就要动手术,结果因为各种原因,推迟到了小小年夜。

  手术采取的是局部麻醉,当医生在我的大脚趾上打了麻醉,我的左脚基本没有了感觉。二十分钟以后,医生告诉我手术已经完成,化验的物品已经送了出去,等到结果出来,就可以送我回病房。

  在等待检验结果的期间,我听到两个小护士在小声议论:某个银行行长的夫人也生了这么个东西,后来验出来不好,已经转院去了上海。

  听着两个人的窃窃私语,我的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虽然医生告诉我不会是那种东西,但是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心中依然还是担心。

  等待的时间过得特别得慢,约莫二十分钟以后,化验室终于送来了结果,事实证明我这个甲母痣没有危险!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暗自对自己说:接下里的日子,要学会更加珍惜生活。

  回到病房以后,麻药渐渐失去了作用,我的左脚开始疼痛起来。医生让护士在输液中加了很多止疼的药剂,手术当晚依然疼地睡不着。

  第二天,疼痛终于有所缓解,然而此时已是小年夜,病房里其他病人都已经出院。老公陪着我独享了整个病房,在医院里呆到了大年夜。

  看着手机里各种新年的节日气氛,我只能无奈地躺在医院里,第一次在医院里等待新年的到来,心中感到特别心酸......

  到了晚上,医生检查了我的伤势,赦免我回去过个大年夜,过完年继续回医院挂水。我和老公欣喜若狂,赶紧收拾好东西回到了家中。

  在家过了一夜之后,大年初一,我又回到了医院。孤零零的手外科病房里,几乎没有什么病人。好不容易又熬了两日,医生查看了我的伤势,终于让我出了院。

  于是,整个寒假,我只能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除了看书写字,什么也不能做。这种感觉,真是难受无比!

  今年的寒假似乎特别短,初八就要开学了。看着还包着厚厚纱布的左脚,我的心里开始担忧起来:这个样子,怎么去上班呢?如果不去,又要耽误多少工作呢?

  本来以为一个很小的手术,结果竟然恢复得这么慢。

  想了又想,我让老公去买了毛巾袜,穿着胖胖的圆头拖鞋,一瘸一拐开始了我的上班生涯。

  办公室的同事对我很好,他们轮流替我打中饭。这样,我除了上课和上厕所,几乎都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工作。

  坚持了两个星期,我的左脚终于慢慢有了好转,但是依然要包着纱布,走路还是不方便。

  昨天,春光无限明媚,工会组织大家去苏州西山赏梅,看着他们发出来的美丽春景,我的心中好生羡慕。

  这么一个小小的甲母痣手术,就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

  如此看来,人生百事,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良好的健康状况,一切抱负其实都是空谈!当你拥有健康时,学会珍惜吧,朋友!

  期待我的脚可以早日恢复自如,剩下的半季春光想必会更加妩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