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很短,我早起,你随意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01早起跑步之后,终于看到了到晨曦微露的城市模样,朦胧闪烁的霓虹灯、偶尔疾驶而过的车辆、清扫路边落叶的环卫工人……清晨的城市有一份静谧之美,虽然这份安详很快会被喧嚣打破,仍然值得早起的人追赶。

  02 老家有位梅表姐,自小身体不好,经常头疼,医生诊断为"神经衰弱",瓶瓶罐罐吃了一堆药,病情并无缓解。勉强熬到初中毕业,招工进入当地的水泥厂工作。因为年龄小且没啥专长,只能从打扫卫生、擦拭机器这类活干起。小城市的企业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状态,工资微薄,三班倒的工作极其辛苦,不少工友辞职另谋生路。同单位的老公也办了停薪留职,买了几头奶牛喂养,每天给各小区送牛奶,勉强算是自主创业。梅姐很珍惜工作机会,再苦再累的活都主动干,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省下力气也不能当饭吃”。自从老公养牛开始,梅姐的生活就变成了工厂和牛场两头跑,大夜班是晚上十一点半接班,早晨八点交班,上一个大夜班,可以休息一天,梅姐哪里舍得睡觉休息啊。下班直接去牛场,割草、挤奶、送奶……生活真是加倍的辛苦。唯一的女儿从小就很自立,小小年纪学会了洗衣做饭,跟着同厂区的小伙伴一起上下学。辛苦多年的梅姐退休了,胆结石外加高血压,熬到四十五岁内退了。折腾多年的奶牛场倒闭了,姑娘考上了学费昂贵的美术学院。梅姐去学了一段时间足疗,也试图经营超市,最终经别人介绍去了某单位做饭。早晨五点半到单位做早饭,下午七点半才能结束洗锅抹灶的活,每月工资一千五。梅姐相当知足,比起工厂的辛苦,做饭真的太轻松了:不用倒班,双休日,工作间隙还可以玩手机,多好。

  03 不是每个卖煎饼大妈都可以月入过万,可是很多人都在拼命努力。门口卖包子豆浆的夫妇凌晨三点起床,每次晨跑下楼的时候,她家热气腾腾的包子已经卖了好几屉。小区送牛奶的大姐凌晨四点起床,要给周边四个小区几百户人家送奶,每次送孩子上学,偶尔碰到送奶大姐,她已经结束了早晨的工作。偶尔应酬晚归,小区静谧而安静,大多数人已经沉沉睡去,保洁阿姨却在仔细擦拭电梯。限于学识、环境等等的限制,很多人的努力似乎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身及家庭的命运,至少他们在一直努力奔跑,从未停止。

  04表姑家的儿子大学毕业了,一点儿也不着急工作的事。建议他考公务员,他说不想混迹官场;建议他应聘教职,他说不想帮别人管娃;建议他去公司企业,他说不想当加班狗……每天刷手机、睡觉、看电视,在小区的篮球场陪小朋友们篮球。偶尔有人问起工作的事,他也只是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说一声:再等等看。这个世界,有人用凭借体力生活,有人凭借脑力生活,却很少有人不劳而获。昆德拉曾说: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

  05奔跑着迎接晨曦的人们,总会睡得格外的安稳。余生很短,总有早起迎接每一个黎明的人,而还在生活中沉睡的人儿啊,愿你不会面对梦醒时分的惶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