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钟小姐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每天早上七点半,时钟小姐都会准时出现在公交车站,带着她心爱的小花伞,等待那辆会变换不同广告语的公交车。

  她像中世纪穿着长裙的贵族小姐一样,安静的待在站牌下,仿佛下一秒就要拎起裙角迈上马车。

  人多的时候,车子会被人群簇拥着,阻拦在离站牌还有一米左右的位置。每当这个时候,时钟小姐并不会化身女战士,跟其他人一起挤进那庞大的罐子里。

  人少的时候,司机或许有些惫懒,不愿多踩一脚油门,停到那蓝色的牌子旁边。时钟小姐也会视若无物,仿佛她等的那辆车并没有来。

  如果你好奇去问,“为什么不多走几步,非要等到车停在你面前才可以?”

  她通常会面带微笑的看着你,“这是规定,就像为什么分针一定比时针长。”

  车子要到指定位置停才是正确的,否则为什么要在那里设立一个站牌?

  直到遇见帽子先生,时钟小姐如同刻度一样的生活终于被打乱。被人抓住裙角的时候,她正因为没有买到拿破仑蛋糕而感到懊恼。随后那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用一块蛋糕换了一杯茶。

  “谢谢你,我实在是太渴了,毕竟在海上漂了十天,我一口水都没喝过。”

  时钟小姐看他变戏法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浅灰色的软呢帽,将头上那顶换掉。

  “现在我要去见朋友,谢谢你的茶,明天见。”

  他挥挥手,体贴的替时钟小姐关上大门,以防她还要迈步出去。时钟小姐看了眼表,七点过一刻,她每天这个时间都已经锁好门,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了。

  可是帽子先生的出现,却打乱了她的规定,不过感觉也没有那么糟糕。

  第二天她准时出现在公交站时,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嘿,你也在这等车吗?”

  他今天戴了个草编帽,笑容明亮的看着时钟小姐,“你每天都这个时间来吗?我好像看见过你几次。”

  看着眼前的笑脸,时钟小姐觉得自己每分钟72下的心跳似乎变得有些不平稳。她抿嘴笑笑,握着小花伞的手渐渐收紧。

  “车来了。”公车慢悠悠的磨蹭着,停在距他们一步之遥的地方,帽子先生突然伸手拉着时钟小姐跃了上去。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车门已经缓缓关闭,她摸着心跳越来越快的胸口,觉得她的时钟好像在被一只大手拨来拨去,乱得不像样。

  从那天开始,帽子先生就像一粒石子,划破原本平静的水面,搅起阵阵涟漪。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能看见两人的身影,开满鲜花的公园,或是洒满阳光的海边。偶尔他也会在特定的时间,陪时钟小姐等待那一辆守规矩的车。

  时钟小姐很快恢复了自己原本的生活,他们谁都无法忍受只按照彼此的规则生活。帽子先生喜欢冒险,而时钟小姐却不想踏出这座城市的边界。

  她去送他那天,帽子先生反戴着鸭舌帽,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转身上了火车,时钟小姐才看到他反戴的鸭舌帽上画了一个微笑的小钟表。

  时钟小姐将拨乱的时间重新排好,在抱着拿破仑蛋糕看新闻时,她的内心平静又安稳,仿佛回巢的倦鸟。

  只是偶尔会在看见不同的帽子时,微微一怔,想起那个笑容明亮的青年,曾让自己时间的弦停滞片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