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的烟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我不会抽烟,也没有抽过,也没有买过。本来我对烟是完全没有念想的,仿佛直到我成年,它才忽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2017年4月,离高考还有两个月(那段时间都是这么计时的),我刚过18岁生日,有一天逛便利店,我拿了一根棒棒糖到柜台结账,看到柜台桌面上贴有一行字"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忽然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可以买烟的人了。可是我在便利店最爱买的还是棒棒糖和奶片和柠檬茶。

  我从前对烟是没有向往的,按理说青少年容易认为烟是一个很酷的东西,我没有这种感觉,只认为吸烟有害健康,并将这句话铭记在心。直到我和zqt成为了朋友。我后来经常觉得这是我人生中一次罕见的交友不慎。她是个头脑聪明的女孩,在高中数学竞赛中拿过厉害的奖项。——倒不是她抽烟,是她推荐我去看《志明与春娇》。当然怪她,我自己是不会去看这部片的。但她说好看。2017年6月14日晚,我在广州的酒店看完了这部港片。

  《志明与春娇》第一部有一个动人的结局,是那种淡淡的动人,男女主角最后在高速路边上停车抽烟,两人说抽完这支就不抽了吧。话是这么说,但这种设定对青少年的心理冲击是很大的,当我和zqt达成了喜欢这部片的共识后,我们就开始玩抽烟这个梗。无奈不说无奈,感慨不说感慨,只说"我想抽烟""让我蹲下来静静抽烟"。

  就两个明明很洁身自好的18岁小姑娘一天到晚这么说。

  上大学后开始见到有同学抽烟,虽然绝对数量不多(可能是医学院校的缘故),但我第一次见到还是很惊诧的。因为那个同学在我的印象中刻苦而且上进,和烟在我的概念中代表的意象不符。那天是周五下午放学,五点多的哈尔滨已经天黑,忽然几点火星从我身侧飘过,接着那个人拿着烟经过了我。不,一点都不帅,他那样子看着也是不太会抽。但我还是惊讶得直接停住了脚步。

  我真是个白羊座女孩。

  我应该还是比较真实的一个人,不会吝啬对事情的反应,惊讶和受惊一般都表现得非常明显。过去有人说过我早熟,也有人说过我幼稚。我更愿意听后一种评价,因为我觉得我内心是那样,毕竟我是白羊座。十五岁时和那位年长我十几岁的女性朋友面基,在星巴克我点了拿铁,她点了柠檬茶。她直白笑说我点的东西是小朋友才会点的,说得我当时很懵。我后来意识到她这么说是因为她本来以为我不是"小朋友"(基于她觉得我早熟的印象),后来发现我其实还是。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一个情色写手。熟悉了之后她反而克制起来,写出来的书压着不送我,偶尔提及烟,讲讲也忽然不讲了。可能她时常也会想起她觉得早熟的这个姑娘还远未成年,话题禁忌是存在的。这倒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想法。尽管我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受到了她的影响,并且可能孕育了某种内在,使得后来总是有人说我可以是一个情色博主。尤其zqt,每天都在inspire我,简直有点好笑。

  高中倒是有不少男老师抽烟。他们不在教学区抽(学校不许),但是他们身上烟味儿很重,有的是凑近了问问题的时候能闻到,有的是一进教室就烟味满堂。也有女老师的香水味像后者一样重的,我就见过一位,是个时髦的英语老师,身为黄种人却有着白种人色调的皮肤,眸色发色都浅。我们班的物理老师和生物老师都有烟瘾,有同学在课堂上直接问过前者为啥老是抽烟,他向全班坦言因为压力大。我甚至见过肝癌术后患者吸烟,虽然他已无恙活了数年,但我还是觉得他简直不要命。

  吸烟带给人的生理愉悦是我无法想象的,毕竟我从理智上拒绝一切成瘾的东西。但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脑海中会经常浮现一个画面,就是我在抽烟。也许是当我正谈论一个令我疲倦和无奈的话题,或者是默然地想着什么不高兴的事,那个画面就很自然地插入到我眼前,提示此刻我应该有一支烟。后来我发明了一个词叫"精神抽烟",专门用来形容那种精神状态。

  然而我不会真的去买烟,因为我既没有太多生活费,也没有打火机(我在某些方面胆小得出奇,比如拒绝火器刀器的靠近),我不会抽还怕浪费。不知道这和有贼心没贼胆算不算同一回事,可这事也没什么贼的。女人抽烟我亲眼见得非常少。这件事在我头脑中最清晰的印象,就是一种远近闻名的说法,说《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叼着烟的女人,其实是希望有人能把她嘴里的烟取下来。这个人,当然,得是个男人。

  我记得这说法,因为它很浪漫,也很哀愁。不过我觉得在我身上是不会发生这样的场面的。很简单,因为想取下烟的人不敢取,敢取下烟的人不关心。事情总会是这个样子的。 烟雾遮掩着的朦朦胧胧的景象,你望不透,不能期待。

  所以我是不会吸烟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