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纪行下关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飞机降落在九州的福冈机场。一碗博多拉面下肚,我在博多站敲下青春18的第一枚章,开始一路向北的旅程。

  从北九州越过关门海峡,旅途的第一站是山口县下关市,也是日本本州岛最西端的城市。下关是《马关条约》的签订地,好奇日本会如何展示这一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也是我停留下关最主要的原因。

  《马关条约》在日本的正式名称是《日清讲和条约》,也被称为“下关条约”。得知我想参观日清讲和纪念馆,旅游问讯处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向我推荐下关的中心地区唐户。“从那走去日清讲和纪念馆只要10分钟。看看唐户市场,你会有惊喜的”,她笑说。

  日本深陷经济萧条已逾20年,本州岛除东京、大阪等主要都市外,城市规模一般有限。不知她所谓的“惊喜”为何物,我决定逛逛唐户。

  唐户是下关的门户,鱼市则是唐户的门户。阴雨绵绵的四月天,拦不住携亲友前往唐户市场的人们

  从JR下关站坐公车去唐户只要10分钟。一下车,潮湿的海风扑面而来,走几步便看到海。天空飘着细雨,海上泛起浓雾,隔着栈桥和狭长的海峡,看不太清对岸的门司港。港口的繁华与天空的阴沉形成鲜明对比。

  工作日的中午,海岸边的商业街却热闹非凡。海鲜料理店门前排起长队,不少爸妈手上牵一个怀里抱一个,带着孩子全家出行,年轻情侣亲昵地挤在同一把伞下……和我一样只身一人的,也许只剩海边那尊胖大的河豚雕像了。

  唐户海边的栈桥上立着一尊河豚雕像。河豚是这儿的招牌,不过只有生气的时候,肚子才会这样圆滚滚

  顺着河豚呆滞的视线望去,面前就是唐户市场。这是一个建于大正年间(1924年)的室内鱼类批发市场,不同于其他鱼市,这里的店家不仅向商家提供批发,也向当地居民和普通游客零售寿司和新鲜鱼肉。

  每个小摊前都人头攒动,一个寿司从100-300日元不等,除了作为招牌的河豚之外,加吉鱼和黄狮鱼也卖得相当好。我买了六个寿司,像其他人一样在市场入口的空地寻了一席之地,吃完再喝碗加了河豚肉的味噌汤,饱足感将雨天的阴冷一扫而空。

  气鼓鼓的河豚成了唐户市场的门神,可能没有比这更呆萌的门神了吧每个摊位前都是这般人头攒动,却又有秩序得紧

  吃完午饭沿着海边散步,不多时便看到了“日清讲和纪念馆”的标识。

  纪念馆设在缔结《马关条约》的会场“春帆楼”边,附近有条不起眼的小路被命名为“李鸿章道”。据说1895年3月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谈判时,在某次会议结束返回行馆途中遭日本人狙击,休息了两周才重返会场,自此他避开大路改走山间小道,这条路也因此得名。

  纪念馆不大,用当时使用过的桌椅陈设还原了会场的模样,李鸿章的坐席对面是日方全权大臣伊藤博文。让我更感兴趣的是橱窗里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的遗墨。

  伊藤博文写的是“广陵一夜忽天涯,重见芙蓉杯上披。关左风光不须问,朝晖破晓出云帷”,汉学根基看来相当扎实。李鸿章的则是“海岳烟霞”,看似是描绘门外的下关风物,却题于同治11年(1872年),想他彼时必有全然不同的心境。

  李中堂的海岳烟霞日清讲和纪念馆复原了马关条约的谈判现场,据说桌椅和陈列物件均为当时会场使用过的原物

  纪念馆的介绍上写着:“之所以选择下关作为会议场所,主要是为了夸耀日本的军力。日本的军舰航行通过狭窄的海峡、朝大陆前进的景象,会使中国代表团倍感威胁,从而有利于日方谈判。”

  读起来,日本政府当年的野心跃然纸上,不似现在提及历史的语焉不详。我出门时,正逢一群中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说笑着涌入纪念馆,不知他们对此会作何解读。

  排队参观日清讲和纪念馆的日本中学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