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缅薜校书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7 我要投稿

  草长鹰飞,又是一年春暖时。周未踏青,骑一小黄单车,来到城东望江公园。

  锦江波光潋滟,依偎公园日夜不息向东流淌。翠柳丝丝轻拂,,显露公园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进入大门,两旁深绿参天修竹从中节向上靠拢,搭架起一道幽深的径路,竹尖手指般紧扣,似深情的恋人,不忍须臾间的分离。

  春阳很暖,心情也在微微吹起的春风中,陶陶然然。陶然其中,是我今天的一次相约,与我羡爱千年的美人一一薜涛的相约。

  相约是双方默默的对视,是穿越一千多年的心灵唱和,是我心绪在空灵的世界里与你的对话。

  你就在我面前,圆圆坟墓是你永恒的温床。我想,躺在里面的你,历经生存坎坷、承受情感变迁、看透人世繁杂,睡得定会淡定、从容、安然。

  我从小就喜欢文化名人,十分惊讶于你八岁时的文学天赋。记得当时你父亲薜郧看庭中有一梧桐树开得茂盛,口占"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两句诗,让你续答,试你才华。你竟应声而吟:"枝迎南比鸟,叶送往来风。"你父亲虽然看出你以后才华横溢,却忧心于将来你可能一生坎坷,成为迎来送往的风尘女。

  14岁时,及笄之年,你父亲先是贬官接着病逝。娘俩生活艰辛困苦,为了生存下去,16岁的你,以美貌,聪明以及诗词歌赋的出众,进入官府,成为歌妓。

  我每每读到你这些传记,心中总有千千情结,为何,有的人可以一帆风顺,而有的人却只能有多舛的命运?

  幸好,唐时的歌妓,是才情音律的表演,而不是明清时期情欲的放纵。但是,豆蔻年华的你,毕竟还是被父亲的忧虑一语成谶。

  你的才华,吸引着唐代最著名的诗人。你与元稹、白居易、裴度、刘禹锡等诗坛巨人诗词唱和,谈笑鸿儒。

  你与历任四川节度使韦皋、段文昌、李德裕等当地最高军政长官,交往甚密,把酒桑麻。

  你使韦皋钟情于你的美艳,更看重你的学识,让你做她的校书。这职位相当于今天省委书记兼省军区司令员的秘书,並上书朝廷下诏。可见,你才学的出类拨萃,你游刃有余的公关能力,让当时的众多的女子望尘莫及。

  囿于当时朝廷礼仪,校书一职愿望成空。但是,千年以来,"薜校书"已被口口相传,代代认可。不然,此刻伫立在我面前的"唐女校书薜洪度"墓碑为何留存千年?

  在你的生命中,谁都会相信,爱慕你的成功男人很多,就像当下年轻貌美或是风韶犹存的影星、影后,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身为四川最高长官的韦皋为你吃醋,小你十一岁的元稹与你痴迷。我猜想,当时的你一定感觉爱情是多么甜蜜,生活是如此美好。心里乐的花儿似的。

  可是,最终,韦皋与你只作了一场朋友而已。元稹也离你绝尘而去。离开的理由不同,离开的原因却只有一个一一因你是歌妓,一个风尘女子。你沉默,你无语,你能怎么样?爱情这个东西,是最让人把控不住的。班婕妤不是受汉成帝独宠吗?最后还不是摆不脱赵飞燕姐妹来后的失宠。不然,这世上也不会留下她写下的"怨歌行"这样悲凉的诗句。

  你在与元稹热恋时,也曾浓情蜜意写下《池上双鸟》:

  ? ? ? ?  双栖绿池上,? ? ? ? ?  朝暮共飞还,? ? ? ?  更忙将趋日,? ? ? ? ?  同心莲叶间。

  你把与心爱人双栖双宿的深情,寄于字里行间。现实却给了你致命一击,命运将愿望砸得粉碎。

  你从此不再去追求那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再纠缠那反反复复的恩恩怨怨。

  你将你的聪明才智,用到了信笺的更新中。你用浣花溪的水,改小信笺尺寸,印染成桃红、深红、明黄等十种颜色的新型信笺,成为文人骚客,甚至国家书写诗文礼书的新颖书笺。你若地下有知,应该微笑,因为,千年以后,以你命名的"薜涛"笺,还被后人作为珍贵的笺纸在使用。

  不知在哪年,你觉得累了,倦了,你脱下喜欢的红裙,穿上灰色的道袍,来到我曾经住过的金絲街"吟诗楼",直到65岁那年,从从容容永远安睡。

  你安睡的这个墓,后人们为你设计的真好。墓墩高高圆圆,墓栏四四方方。圆代表天,方代表地,天圆地方,寓意着你在天地中安息,永被世人凭吊。

  风又拂来,但很柔很轻。你坟头葱葱郁郁的青草,缓缓搖曳 ,是不是正悄悄的告诉你,千年以后的我,在这万物复苏的初春,站在你的墓前,带着无比的崇敬,静静的、静静的缅怀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