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的胜利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1-12 我要投稿

  几经折腾之后,原本以为小王不会再找上门来,没想到今早一开始工作,小王就神秘兮兮地站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小王是谁,这个得我来讲:小王是公司一个出名的员工,毕竟算是“开国功勋”,所以公司的各个部门负责人都会敬她几分,对,忘说了,小王小王,虽然大家都这么叫,其实小王过去有一个办公室统一称呼叫“王姐”,但是王姐为了显示自己的“谦卑”和“和蔼”,总是向人谦虚地说“叫她小王就好了”,结果不曾想,公司上下还真的开始叫她“小王”,一开始她还是挺尴尬,结果被叫习惯了也无所谓了,只是心中耿耿于怀,因为大概是没有人记得当初之所以让人叫自己“小王”的初衷了。

  故事还是让“小王”自己来继续吧——见到小王又出现在门口,小李只能满脸堆笑着迎接,想必她还是要说昨天的那番话,所以他在脑海里面提前回顾了一下昨天的台词:“我说小李啊,我和小张并没有矛盾,只是吧,她属鸡,我呢属狗,难免在一起会有鸡犬不宁的事态,我也是为了大家好,也是为了公司好才向你反映反映的。”脑海虽然厌烦地上演了这句台词,但是他还是只能礼貌地询问:“王姐,有什么事吗?”

  “哎呀呀,瞧你说的,叫我小王就好了,我昨天说的那个事情,你这边能不能想想办法呢?”小王顺势也跟进了小李进了他的办公室,她径直走到窗户边,打开了窗户继续道:“你啊,年纪轻轻的,办公室还是要多通风不是,冬天本来就容易感冒。”小李见小王开了窗户,原本正在脱大衣的动作也悬停在半空,想了想还是穿上了大衣,内心在想着要怎么回小王的话。

  “王姐,是这样的,因为现在办公室工位啊不多,把小张安排在您旁边也是暂时的,所以还需要您多担待。”

  “小李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之前一直旁边都不坐人的,你也知道我对空气过敏,我会在旁边多方面绿色植物什么的,所以你看这小张一来吧,我东西也没地儿放了不是。对了,叫我小王就是了。”

  小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极力地克制着自己一定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他只能继续陪笑着,又只能把昨天的话又原原本本地说一遍:“要不这样,小王,您要是觉得小张在您旁边坐影响了您的工作,我要不给您换一个别的座位?”他嘴上虽然客气,但是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小王,果不其然,当他又叫“小王”的时候,小王的脸上又出现了让人察觉不到的一丝丝的“尴尬”,小李在心中念叨:你说要叫你小王的。

  小王想了想,觉得这句话昨天也应该听过,所以努力地分析着这句话里面还有什么漏洞,思来想起还是昨天的那个说辞比较让人满意:“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位挺好,99号,俗话说满招损谦受益嘛,所以我这才来找你不是,想问问李领导这边能不能给出出主意。”

  “这个我们下来再讨论讨论。”小李有些不耐烦,但是他定不能从言语和行为上过于表现,因为比较小王是公司的元老人物,得罪了自己也不好受,所以他只能假装在整理衣服的时候,突然装作惊讶地看着电脑屏幕,努力地表现出“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来一份必须马上要回复的紧急邮件”的表情,小王见状也只好赔笑着离开办公室。

  回到工位上,小王思来想去愣是气不打一处来,想想过去自己一个人有两个工位的时候,人们过上过下的时候都还知道自己是个小领导,结果现在身边又安排了个人来,自己夹在下属中间,分不出个重要与否,怎么向人展示,总不能到处给别人说自己还算是这个公司不得了的人吧。想到这里小王顺势打开了加湿器,往自己脸上扑水,生怕生气的时候把皱纹都气了出来。

  不过今天是没时间想这件事情了,一会还得开会,说罢她把口罩从兜里翻了出来,戴上的时候便觉得有些咳意难耐,调整调整状态便朝会议室走去了,刚进会议室,平时对自己殷切的人就连忙问道:“王姐,感冒好点没有啊。”

  王姐无奈地笑笑,虽然戴着口罩但是她也能够把这样难以拿捏的表情表达得入木三分:“好多了好多了,哎呀,叫我小王就好了。”那一刻,她又觉得自己一定是能够胜利到最后的那个人。

  今日随机词:工位99、属鸡、开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