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初心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3-21 我要投稿

  一、人生的初心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把每一天都当做第一天度过。当清晨的阳光撒到床沿上,我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当我们漫步在绿荫的街道上,我们是自由的,这种欢喜的自由就是值得珍惜的。人生的欢喜和物质没有必然的联系,当一个人心怀着希望,每天醒来,每个细胞就像鸟儿轻轻抖落自己的羽毛,时刻准备飞翔。

  人生的欢喜是保留一颗初心——平常心。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平凡的,但是我们又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存在。造物主给了我们生命,阳光,土地,给予了生命必要的因素,这些温暖的恩赐足够我们用一生去品尝。我们可以通过双手去创造自己的梦,通过智慧创造属于我们的财富。假如说一个人的财富是一个恒定量,那么一个人的欢喜则是奢侈品。一个有钱人并不一定能享受到欢乐,他可以轻易地挥霍财富,但这些财富都是身外之物,于他而言,除了显示自我的身份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一个农民虽然干活很辛苦,但是当他亲手收割成熟的麦子,他的眼里充满的是欢喜。

  大自然将它最美的样子停留在田园里,流淌在山水之间,天空是诗的云彩,地面是诗的倒影。我们是欢乐的创造者,双手捧着欢喜的果实。风吹拂着我们的发丝,湖面上有船轻轻飘过湖面惊起的涟漪。人生如同一场梦,醒了又醉,醉了又醒。人生的痛楚大都在于不明,对自己的能力不明,对周围的事物不明。智慧的人大都豁达,并不代表他们生活无忧,只是他们看得穿,对人世有深刻的洞察力,看懂人世之后,处事波澜不惊。

  李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需要豪迈,不需要太多的感伤。活着即是幸福。幸福就是拥抱天空的自由。人生何必太多惆怅,不如像放风筝一样,倒着看人生,亦是一道风景。冬日里叶子会飘零,但凡有颗初心,在枯黄的树枝上,会迎来新的春天。

  二、我们是谁?最近火了

  网上的流行语往往都不按套路出牌,前两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遍地开花,近日“我们是谁?”火了一把。这些漫画的共同的特点是尽说大实话。“我们是谁?我们是……”几乎说出了各个行业的艰辛和无奈。我们是谁呢?我们是消费者,其次才是劳动者。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需要营养和知识的供给,然后我们利用所学的知识和智慧回报社会。

  我们是普通大众,是绿洲里的一片树叶,是大地的一朵花。也许我们并不像大树坚强,一阵台风就足以将我们推向死亡的深渊,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地活着。我们是谁呢?是造物主的杰作。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我们是自己的救世主。无论谁也不不能代替我们走完未尽的人生。

  纵使我们有深爱我们的父母和朋友,但他们只能陪伴我们生命的一程。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需要自我地摸索和锤炼。等我们经历了风雨和闪电的洗礼,才明白在最艰难的环境,生命到底如何地精彩。我们是脆弱的人类,在大自然的面前,我们身无分文。我们是独特的人类,纵使我们有双胞胎的兄弟姊妹,但每个人的指纹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巴甫洛夫说:“无论在什麽时候,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不管人们把你们评价的多麽高,但你们永远要有勇气对自己说:我是个毫无所知的人。”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软弱,我们才会拼命适应生活。我们是大自然的一员,并不是万物之灵,爱护环境就是保障我们人类自身的安全。假设有一天,当土地都变成了有毒的土壤,空气里面含有大量有害气体,水资源被严重污染,导致人们生活揭不开锅,到时候我们再恨自己为了一些利益,作茧自缚有什么意义吗?

  人在做,天在看。

  三、“互联网医院”引发的思考

  你能想象吗?你未来可能在互联网医院就诊,通过预约等方式,和医生面对面进行交流。你的高级医生可能在异地为你远程操作手术,用谷歌眼镜的摄像头操作机器人,这些都已经变成了可能。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医疗资源一直很紧张,尤其是三甲医院常常出现排队等号,很多病人一等就是大半天,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预约的方式,提前付费,直接去医院就诊。

  这是在新闻坊报道的一则新闻。当我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有两大疑问,虽然说网上可以预约,但是网上付费等没有和医保挂钩。退一万步讲,假如说网上付费可以用医保,医保卡又没有密码,医保卡信息很容易被人盗刷。除此以外,医生虽然是专业的,有执照的,但是很多问题还是需要面诊,比如说,骨头受伤,小叶增生等问题,不可能通过患者的描述进行直接的判断,很多疾病需要医疗仪器进行排查,这也是一个大的问题。

  互联网医院固然给病人提供方便和快捷,但如何保障互联网服务的安全性和隐私等问题,老年人上网不方便,如何合理使用互联网医院的服务?会不会黄牛借互联网医院骗取老年人医保卡的钱呢?这些都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提倡万众创新,在新科技和互联网的带动下,进行产业升级和革命,但我们也要预见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有效控制风险,防止政策漏洞被利用。

  在这条路上,我认为互联网医院理想很丰满,但要克服和直面的问题很严峻。除了互联网的创新之余,我认为大力建设和扩展医疗服务团队才能根本缓解就医难等情况。虽然三甲等医院的覆盖面很广,但相对于城市的人口密度来说,仍然是供不应求的。在特色医疗的改革的旗帜下,我认为个性化服务是未来医院的趋势。

  我推测未来专家会诊很可能变成专家以知识产权转变成医院的股份,激励专家更好地为病人服务。普通就诊只能是无尽的排队。在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社会,普通人和富人就医权力明显不对等,普通人必须付出更大的时间成本才能享受就医服务。相比富人,普通人容易一病回到解放前等情况还是很可能发生的。

  就医关系民生大事,面对贫富差距拉大,如何保障普通人的合理的就医权利呢?

  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说,印度和泰国等发展中国家都有全民医保,我国未来会不会借鉴呢?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