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的美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3-23 我要投稿

  迷离的夜空,灰黑色的天际悬着一轮金色的孤舟,载着满仓的梦想,驶向云层深处;凉风微微的吹袭着黑夜的素纱,掸掉岁月的风尘;融融的月光静静的流淌,冲断记忆的决堤;零星点点,柔柔的洒在树叶上,泛出浅浅的绿;如华的银色裹住一丝清凉,铺设一地的奢华。

  河畔的柳枝轻轻的摇曳,拨弄着记忆的琴弦。尘封的岁月是一湾被搁浅的死水,静静的沉淀,再慢慢的发酵,冒出珍珠一样的泡沫,被虚无缥缈的未来击破。岁月的文字,总在日记本里静静的躺着,是为了记录过去的失意,还是为了宣泄往昔的情感?沧海变桑田的时候,又会有多少的落寞、惆怅在这里定格?

  记忆是挂在窗前的风铃,总会伴随岁月的风轻轻的摇曳,发出银铃般的声响。当你在羡慕她的清脆悦耳时,却忘了她也在接受着岁月的考验。“雕栏玉砌应尤在,只是朱颜改”,记忆也会随着岁月的风慢慢的褪色,她也会在“灿烂中死去”,却无法在“灰烬里重生”。遇见了,忽视了,流走了,又懊悔了!每天都是在这种相互交错,却又永远平行的矛盾的情感漂移不定。任岁月留下一串串泪痕,想要擦掉,却烙在了心里。“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能是感叹,感叹,感叹!“空悲切,白了少年头”啊!

  默默的伫立在荒芜人迹的草地,望着深邃的苍穹,静静的思索。无数昨天的昨天悄然无息的在我的指尖流走,带着迷惘,带着哀伤,我走过了昨天,走过了四季,无数个春夏秋冬向我展现了她们永久不衰的生命气息。可我的心却像是滴落到冰箱的水滴,过度的寒冷让她冻成了冰,凝固了所有的回忆。

  岁月是一池春水,泛起过层层记忆的涟漪。也曾有过“大鹏一日同风起,博摇直上九万里”的激昂,“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撒尽还复来”的豪迈;也曾有过“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的感伤,“花自飘零水自流,一滴相思几时愁”的惆怅;也曾有过“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困挫,“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挤沧海”的信念;更喜“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韵致,“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悠”的空灵……但无论怎样去感怀身世,去悲春伤秋,都只能像枯枝残花,终将凋落,化为尘土,掩埋与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