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有海的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8-08 我要投稿

  无聊的喧闹似乎是所有城市的诟病,灯红酒绿,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带着面具生活,笑在外面哭在里面,哭在外面笑在里面。看着不是那么蓝的天空,即使隔着窗户,也能闻到汽油烧着玫瑰的气味,浓烈的、刺眼的,那是说不出来的恶心,遍布了全身。的喧闹似乎是所有城市的诟病,灯红酒绿,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带着面具无聊的喧闹似乎是所有城市的诟病,灯红酒绿,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带着面具生活,笑在外面哭在里面,哭在外面笑在里面。看着不是那么蓝的天空,即使隔着窗户,也能闻到汽油烧着玫瑰的气味,浓烈的、刺眼的,那是说不出来的恶心,遍布了全身。,笑在外面哭在里面,哭在外面笑在里面。看着不是那么蓝的天空,即使隔着窗户,也能闻到汽油烧着玫瑰的气味,浓烈的、刺眼的,那是说不出来的恶心,遍布了全身。

  十一月中旬,凉风早已把十一月中旬,凉风早已把感伤送到了深秋。我半斜着头半眯着眼注视着小区里的老梧桐,叶儿都落光了,可它有再来的时候,而我的青春呢?却真的一去不返了。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当初兜里揣着父母的希望和朋友的期待来到这里,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到头来自己的那盆满腔热血只能被随意的泼洒在大街上,血迹和资本家的唾液混着在了一起,褪去了原有的艳红。都已经整整五年了,呵,我还是没能成为比尔盖茨。从背井离乡到有家难回,当初豪言壮语之后的不顾一切显得太幼稚、太可笑,摸了摸口袋里皱的发慌的钞票才发现,自己一直在100瓦的灯泡下活的过于空虚,钱包是,心也是。我一直很好奇,自己是不是天生的悲剧演员,毕竟能把悲剧上演的如此感人的真的需要一定的天赋。送到了深秋。我半斜着头半眯着眼注视着小区里的老梧桐,叶儿都落光了,可它有再来的时候,而我的青春呢?却真的一去不返了。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当初兜里揣着父母的希望和朋友的期待来到这里,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到头来自己的那盆满腔热血只能被随意的泼洒在大街上,血迹和资本家的唾液混着在了一起,褪去了原有的艳红。都已经整整五年了,呵,我还是没能成为比尔盖茨。从背井离乡到有家难回,当初豪言壮语之后的不顾一切显得太幼稚、太可笑,摸了摸口袋里皱的发慌的钞票才发现,自己一直在100瓦的灯泡下活的过于空虚,钱包是,心也是。我一直很好奇,自己是不是天生的悲剧演员,毕竟能把悲剧上演的如此十一月中旬,凉风早已把感伤送到了深秋。我半斜着头半眯着眼注视着小区里的老梧桐,叶儿都落光了,可它有再来的时候,而我的青春呢?却真的一去不返了。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当初兜里揣着父母的希望和朋友的期待来到这里,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到头来自己的那盆满腔热血只能被随意的泼洒在大街上,血迹和资本家的唾液混着在了一起,褪去了原有的艳红。都已经整整五年了,呵,我还是没能成为比尔盖茨。从背井离乡到有家难回,当初豪言壮语之后的不顾一切显得太幼稚、太可笑,摸了摸口袋里皱的发慌的钞票才发现,自己一直在100瓦的灯泡下活的过于空虚,钱包是,心也是。我一直很好奇,自己是不是天生的悲剧演员,毕竟能把悲剧上演的如此感人的真的需要一定的天赋。的真的需要一定的天赋。

  命运重来都不是一条直线,而我一直在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啊走,也不知道下一个路口在那。

  就这样,我带着深深的脚印来到了海边。

  妖娆的晚霞像是刚出浴的美妇,静坐在视野的尽头,让前来散心的人们欲罢不能。我从不做这种无聊的俗事,即使她真的很美。微微的海风抚摸着我的脸庞,轻轻的,柔柔的,吹得我的胡须一愣一愣的,很是舒服。放眼望去,那是一群欢快的魔鬼鱼在海面上嬉戏着,它们似乎是在挣扎想要逃离海的束缚,一次又一次的飞出海面,夕阳映照在鱼鳞上,散射出强烈的光芒,很是刺眼,却别走一番风味。看着远方自由飞翔的几只海鸥,嬉戏着,盘旋着,很是快活。挣扎么,飞翔么,我笑了。曾几何时我也在挣扎,我也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自由地飞翔,奈何城里套路实在是太深,把我的翅膀和梦想装在失败的棺材里一并给葬送。没了翅膀的鸟,就像没了水的鱼,任人宰割。

  灾难总是今人措不及防。

  那是一阵可怕的大风。无法想象,上一秒还是风和阳静,下一秒就是风起云涌、白浪掀天。海风卷着沙砾重重地在拍打在我的脸上,像是死神用镰刀划去了我的血肉,海疯了,整个世界都疯了。捂着脸蜷缩在沙滩上,大脑一片空白。

  在一片空白的世界里,我看到了自己。

  那是一本厚厚的书。

  那是一本灰色的书。

  那是一本被尘封了的书。

  风一吹,书开了,纸张被吹的东飞西飞,无数的回忆不断地分崩离析,又不断地交织重叠,瞬间又重归现实,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风停了。

  我站了起来。

  天还是那么广,海还是那么蓝,天上飞翔着海鸥,魔鬼鱼还在企图逃出海的怀抱,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就好像,就好像做了个梦……

  我笑了笑,脑海里从未有过的清净。点起一根烟,走了,把浅浅的脚印和修长的背影留给了这海、这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上人间,有海有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