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写作知识教学范文

写作作文 时间:2019-03-23 我要投稿

  教学探讨:三问写作知识教学

  在语文教学中,不少语文教师认为,写作是难以教会的,它更多地依赖于学生个人的天赋。于是,写作教学的缺席成了一种教学常态。那么,写作是不是真的不可教呢?我认为:写作应该是可教的,正确、科学、有效的写作教学必然带来有效的写作。而要进行有效的写作教学,除了写作动机的激发,写作内容的积累,重新审视写作知识的教学显得尤为必要。

  一.陈旧的写作知识还有用吗?

  在中学写作教学中,写作知识教学不可或缺。特别对于教师来说,掌握系统而有效的写作知识,不仅让教师能够站在更高的层次考虑写作教学问题,还让教师能够更科学地选择写作知识进行教学。但是,现行各版本的中学语文教材中,写作知识比较陈旧。而陈旧的写作知识无法有效的解决学生写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于是,教师认为讲也没用,干脆不讲。虽然《语文课程标准》提出了写作教学课程目标,但因为没有开发出相应的课程内容做支撑,对于教什么写作知识,教师们显得无所适从。虽然在现行的教材、资料中,鲜有吸纳新的写作知识,显得僵化而古板,但是,这也并不是说所有旧的写作知识都一无是处,有很多基本的概念和原理仍然有助于我们的写作教学。

  这里,需要我们根据《语文课程标准》和写作教学的实际要求进行梳理和整合。虽然说,这些应该是课标编制者要完成的工作――国外语文课程标准不仅有明确的课程目标,还有详实的课程内容。教什么,如何教,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但在目前,我们只有根据实际教学情况,梳理整合,为我所用。虽然这种梳理整合会因为教师的学识、视野等有所差别,可能也会有无效的写作知识被应用到写作教学中去。但是,我认为,尝试总比等待好,尝试或有成功的可能,等待则完全没有成功的希望。目前,韩雪屏的专著《语文课程知识初论》,荣维东的博士论文《写作课程范式研究》可在这方面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启发和帮助。

  二.我们为何要更新写作知识?

  一直以来,中学写作教学都是高耗低产。中学语文教师往往苦于不能有效地指导学生写作,学生常常困于无法打开思维,拓展思路。写作基础知识的静态描述并不能有效地转化为学生动态的写作能力。比如,我们要求学生写某个建筑物,可能一般都会提醒学生,写的时候注意空间顺序的把握,但对于如何把握空间顺序却很少提及。写记叙文常常不忘嘱咐记叙要素要齐全,但对于怎样妥当地安排记叙要素也说之甚少。其实,很少提及或说之甚少不是教师忘了讲,很多时候,可能连教师自己也不一定讲得清楚,说得明白。对于“怎么写”的操作性知识,除了几种常用的审题立意,谋篇布局等模式外,有效的相关知识并不多。而对于“为什么这样写”的策略性知识更是少之又少。“为什么这样写”的写作知识不仅解决“怎么写”的难题,还能够解决“如何写才更有效”的难题。比如,写一篇文章,我是用散文表达更合适,还是用小说表达更有效?我的表达通顺得体吗?我是否有效地传达了我要传达的信息?我还有哪些方面没有考虑到?等等。这种反思意识和调整写作状态都是写作策略的体现。而在具体教学中,这类写作知识往往很缺乏,需要我们花大力气去开发。

  有人说,学生写作有必要学习这么多写作策略知识吗?这不是另一种模式化吗?其实,这里是人们模糊了对模式和模式化的认识。模式是对某种规律的揭示和总结,模式的学习和训练,有利于我们提升表达的技巧和水平;而模式化是对模式的僵化套用,不分文体,不看内容,也不考虑表达的目的和意图。还有人说,不用学那么多写作策略知识,你看有哪个作家是经过专门的技巧和方法培训的呢?这里暂且不说中学写作教学的目的不在培养作家,诚然是对作家的创作而言,有些作家是经过专门的写作策略知识学习的,只是他们技巧运用娴熟后,与作品浑然天成了。就像骑自行车一样,熟练后,骑车人更多的是关注路况和其他细节,谁还注意哪只脚要先蹬,哪只脚要后蹬呢。而会骑车的人,哪个又不会说出一些骑车的道道来?有些作家虽说没有经过专门的技巧训练,但在他们长期的阅读和创作过程中,也会习得、感悟、甚至创造一些表达的技巧和方法。如果没有这些写作知识的支撑,想表达清楚一件事情,或表达好一件事情应该是有难度的。就像有些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让他写文章,可能就眉头紧皱,半天挤不出几个字来。这里有写作思维的问题,缺乏相关的写作策略知识也是原因之一。

  三.写作知识怎样呈现更有效?

  多年来,我们对于教材中写作知识以何种方式呈现,才更有利于学生的学习和写作,关注和研究较少。以现行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为例,写作知识是与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合编为一个板块,以“知识短文”的方式呈现,且主要是对写作知识的静态描述的。实践证明,这种方式很难有效地将知识转化为能力。与此相比,《国文百八课》的知识呈现方式可能会给我们更多的启示。叶圣陶、夏D尊合编的《国文百八课》以“文话”“文选”“文法”“习问”为体例。“文话”有明晰的写作知识,给学生明确的知识指引;“文选”有具体运用写作知识的范例,让学生写作有例可仿;“文法”有简明的语法知识,让学生写作有“法”可依;“习问”让学生通过反思阅读或巩固文法来练习写作。阅读有知识引路,写作有范例演示。坚持这样训练,学生阅读能力和写能能力的培养就有了坚实基础,教师通过写作教学提升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能能力,也有了切实的可能。

  《美国语文》的相关经验也值得我们借鉴。在《美国语文》中,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教材中的每篇课文,除了有阅读指导和阅读思考外,还有写作基本概念的介绍,写作技巧的提示,写作思路的拓展,写作策略的示范。而且,写作知识的介绍和训练紧紧围绕课文进行,课文的阅读和教学也处处体现着对写作知识的实践。

  以《四月沐浴》为例,在课文前面的阅读指导部分,详细介绍了什么是“情节因素”,以“知识短文”的方式出现。在课文后面的练习部分,要求学生根据阅读《四月沐浴》的感受,分析这篇课文的情节是如何引起读者的好奇心的,以三个“练习题”的方式呈现,并引导学生进行讨论。在微型写作课部分,要求学生根据自己对“情节因素”的理解,用一个背景、一个简单的情节和几个人物,写一篇像《四月沐浴》一样吸引读者的短篇小说。教材在呈现写作知识时,以写作流程的形式逐步介绍。先介绍创造气氛的写作技巧;接着用“图书馆的钟声”的例子告诉学生如何创造肃静的气氛;然后以问题的形式让学生打腹稿,如问自己想表达什么,谁是读者,故事中的叙述性要素如何安排等;接着是写稿环节,提示学生如何在开头创设背景,如何运用语言使背景吸引人,怎样引入矛盾;最后是修改环节,提示学生从情节和矛盾方面着手修改文章。

  另外,上海师范大学王荣生教授组织编写的《国家课程标准高中实验课本(试编本)》(上海教育出版社),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实践样本。以《写实,客观地展现事实》为例。教材中的写作知识主要以习题和知识短文的形式呈现。第一部分,“感受写实”。通过比较不同组的句子来感受不同表达方式的差异。通过比较不同的片断来辨析形容词、副词、动词的使用情况,以及抒情或议论的语句。通过对具体用语失误的语段进行分析,明晰不同的表达效果。这一部分,以表达方式的训练为切入口,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符合学生学习心理。第二部分,“习作”。先呈现写实的“重点技巧”,分条排列。接着出示三项活动:“××老师”,“××事件报道”,“××一景”。每项活动下面都有详细的写作要点提示。第三部分,“修改与交流”。分为:对照“重点技巧”,修改习作;评价同学的习作,并提出修改的建议;仔细推敲,多次修改,并进行校阅订正;将习作誊写并在班级墙报上发表,也可以在班级网页上发表。其中,在修改部分,教材针对写实的要求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问题,供学生修改时参照。

  写作教学,教师永远是关键。如果我们能正视问题,厘清偏见,远离误区,并从“教”上反思改进,那么,我们将会收获更多的教学自信。

  注释:

  [2]马浩岚编译.美国语文.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2008(7):639-652.

  [3]王荣生主编.国家课程标准高中实验课本(试编本)语文(必修第一册).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8):62-6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