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职业资格的新闻稿

新闻稿 时间:2018-05-16 我要投稿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汤涛做客中国政府网时表示,目前149项国家级职业资格已经取消,还将砍掉各地自行设置的千余项认定。今后,除涉及公共安全、国家安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等职业实行准入制外,其他职业资格采取水平评价,不再由国家设置准入门槛(6月10日《北京日报》)。

  时下很多工作都需要持证上岗,人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并认为这是提高专业技能、保证工作质量的必要举措。但目前的问题是,自1994年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作为科学评价人才的一项制度被写入劳动法后,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应运而生,地方自行设置的职业资格就达1875项,职业资格呈现过多过滥之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汤涛对此表示,“其中90%以上都应该取消”。

  职业资格过多过滥,使得人们不仅要取得高学历,还要考取各种各样的资格证来作为找工作的敲门砖,这不仅阻碍了人才的自由流动,也提高了创业和经营的成本。拿去年取消的房产经纪人资格证书来说,按照《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设立房地产经纪机构和分支机构,应当具有足够数量的房地产经纪人员”。也就是说,想干房产中介,先要考个资格证;想办中介公司,先要备足了资格证。在上海开设一家房产门店通常需要5张“房地产经纪人执业资格证书”,由于证难考,不少门店都采取有偿借证的模式开店,每张证单月的租借费在300元至600元不等。如果以5张证、每张300元计算,一年的租借费就有1.8万元。

  更为可怕的问题是,还会出现持证的人不干活,没有相关能力、资历的人却越俎代庖——造成种种行业乱象。拿一级建造师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水平证,但是主管部门又规定如果建筑企业不凑够一定数量的一级建造师,就无法取得相应资质,所以实际上又使一级建造师资格证带有许可性质。建筑企业租用一级建造师资格的需求很强,一个取得一级建造师资格证的从业人员,只需挂靠在一家建筑企业名下,一年就能有几万元收入。2010年,“上海倒楼案”涉事项目经理陆卫英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陆卫英实际上根本没有参与工程,她就是一名挂靠建造师。

  一个社会之所以能够形成生气勃勃的环境,最重要的就是民众能够对职业进行自由选择,这也是民众的一种基本权利。其实,一个人能否胜任某种职业,需要接受的是市场的检验,而不是由政府颁发的一纸资格证书来决定。社会上大部分工作并不需要持证上岗,某个人能否胜任某项工作、干得好不好,用人单位、服务对象都会作出评价,市场无形之手就能实现优胜劣汰。而这种基于市场机制的竞争,远比基于行政审批的竞争更具活力,也让每个劳动者拥有更多自由择业权。

  职业资格认证的作用是甄别人才,所以对职业资格的认证,最好就由企业协会或者从业人员协会这类行业协会来完成。国外大多数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工作就是由行业协会实施的。如德国,行业协会是职业资格认证的主体,政府只是对认证制度提供法律上的合法性保障。改变职业资格过多过滥的状况,政府部门只须做好职业资格认证的监督、协调、法律保障等服务性工作即可,不宜干预过多、过深。只有真正简政放权,让市场发挥主导作用,才是治本之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