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的演讲稿

演讲稿 时间:2019-02-15 我要投稿

  我原本想以一个简单的请求开场。我请求在座的各位思考片刻,你们这群可悲的懦夫,扪心自问,审视一下自身可怜的存在。

  其实这正是5世纪时圣本笃给信众的建议,可以想见,当时他们必定相当惊诧。而在我40岁的时候我也决定采纳并实施这个建议。在那之前,我绝对是个典型的业务精英——我吃的太多,喝得太多,工作太努力,我忽视了自己的家庭。

  于是我决定试着改变我的生活。而且我决定我要尝试处理一个棘手的问题:即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于是我递交辞呈,赋闲在家,与妻子和四个儿子相处了一年。

  但是在那一年中关于工作与生活平衡这个问题,我唯一的收获是:如果我不工作,这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的确不怎么管用,尤其是缺钱的时候。

  所以我回到工作岗位,七年以来我的挣扎,学习与写作都围绕着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个主题。今天我想跟各位分享四点心得。

  第一:如果在这一问题上想要获得实质性的进展,那么我们需要一个诚恳的探讨。

  但问题是在这一问题上,人们大多沉浸在毫无意义的争论之中。无论是弹性时间还是星期五的休闲装政策亦或是育儿假,这些都只是进一步掩盖了核心问题,即某些职业和某些职业选择从根本上讲就与每天与自己的家庭亲密相处这一生活方式水火不容。

  要解决任何问题,都必须首先认清自己所处的境况。而现实社会中的情况是成千上万的人们都在无声的绝望中煎熬。他们夜以继日的从事他们痛恨的职业目的只是为了购买无用的商品以博得无关痛痒的邻人的艳羡。

  我的观点是,星期五穿牛仔体恤并不能解决关键问题。

  第二点心得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政府和公司不会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

  我们不能再寻找外援,而应该作为个人承担起掌控自己生活轨迹的重任。如果你不规划自己的生活,那么别人就会为你规划,而他们对于平衡的处理你往往并不认同。

  最重要的是——这东西不会传到互联网上吧,要不然我可要被解雇了——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商业公司来掌控你生活的质量。我指的并不仅仅是那些糟糕的公司——我把那些公司叫做人类灵魂的屠宰场。我指的是所有的公司。

  因为商业公司本质上就是为了尽可能多的榨取你的价值而同时尽量逃避责任。这是深植于商业公司之中的基因。它们以此立足——包括那些好的,有善心的公司。

  一方面,在工作场所开办儿童保育中心是个很妙的,具有启发性的好主意。另一方面,这同时是个噩梦;因为这意味着你得在万恶的办公室里耗上更多时间。我们自己得担起责任去设定并强化我们生活中的各种界限。

  第三点是,我们得好好考虑,以什么样的时间单位来衡量我们试图实现的平衡。

  在一年赋闲时就在我回到工作岗位之前,我坐下来细细地一步一步地勾勒了一幅我向往的完美一天的理想蓝图。

  具体如下:充足的睡眠之后,精神抖擞的醒来。做ai。遛狗。与妻儿共进早餐。做ai。

  上班的途中送孩子去学校。工作三小时。午休时和朋友玩玩体育。再工作三小时。下午和老伙计们在酒吧喝两杯。回家,与妻儿共进晚餐。花半个小时静修思考。做ai。遛狗。做ai。上床睡觉。

  你觉得我多久能享受如此的一天?我们当然要实际一些。你不可能在一天内实现这一切。我们得把时间单位拉长来衡量我们期望的平衡,但是这一拉长也不是没有限度的。

  比如,你最好别说:“我会享受生活的,当我退休了,当子女也都独立,当妻子已弃我而去,当我的身体大不如前,当我已没有朋友,也没有任何兴趣爱好。”一天太短,退休又太长。肯定会有折中的办法。

15323949915b567defccafb575131.png

  第四点心得:要实现平衡,我们得采取“平衡”的办法。

  去年我有个朋友来找我——她不介意我公开这个故事——去年她来我这儿,她说:

  “奈吉尔,我看了你的书。我意识到我的生活完全没有平衡可言。它完全被无休止的工作占据。我每天工作10小时,路上就要花2小时。我的人际关系总是失败。在我生活中除了工作,没有别的。所以我决定得振作起来改观我的生活。于是我加入了健身俱乐部。”

  我不是要嘲笑她,但是一个“健康”的每天工作10小时的办公室职员并不会让她更“平衡”,而只能更“健康”。健身运动的确是不错,但生活的含义其实很丰富。

  知性生活,情感生活,精神生活。如果想达到平衡,我觉得我们得关照以上的各个方面——仅仅50个仰卧起坐是不够的。

  这可能看起来相当艰巨。人们会说:“拜托伙计,我连锻炼的时间都没有,你却要我去教堂、给老妈打电话。”我很理解。我真的很理解,对人们来说这的确挺艰巨。

  但两年前有件小事却给了我一个崭新的视角。

  我妻子就坐在下面一天她给我的办公室打电话说“奈吉尔,你得去学校接我们的小儿子哈里。”因为那天晚上她和其他三个孩子在一起。于是那天下午我提前一小时下班在校门口接到哈里。我们去了公园,在秋千上闹了一阵,做了些傻傻的游戏。

  然后我带他上了一座小山到了当地的一家咖啡馆,我们点了茶和比萨,吃完就下山回家,我给他洗了个澡,给他穿上蝙蝠侠睡衣。然后我给他读了一章RoaldDahl的《詹姆斯与飞天巨桃》。然后我铺好床,安顿好他,吻了他的额头,说了声“晚安,伙计。”

  然后走出他的卧室。正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叫了声老爸。“什么事,伙计?”他说,“老爸,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最棒的。”其实我什么也没做。我没带他去迪斯尼乐园,也没给他买游戏机。

  我想说的是,小事并非无关紧要。在生活中实现平衡并不意味着你要大张旗鼓的颠覆你的生活。在适当的地方做些小小的投资,你就能极大地改善你的人际关系和生活质量。不仅如此,我认为这还能改变整个社会。

  因为,如果很多人都如此生活,那么我们就可以重新对社会上的所谓“成功”进行定义:

  成功不再是以死后财产的多少来愚蠢地衡量;成功应该有一个更具平衡性和思想性的定义,即一个美好的生活的实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