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书香征文稿件

征文 时间:2017-07-26 我要投稿

  书香“三八”读书征文 我的那点小确幸【1】

  “你幸福吗?”“我姓曾。”我真的姓曾。这句源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关于幸福的话题让我这小姓名声大振。“你幸福吗?”确实是个大命题令人茫然不太好回答。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从低到高五个需求层次理论中对生理、安全、情感归属需求的满足最容易令人产生幸福感。家人的平安和谐、自己工作收入的稳定、住有房、行有车、衣食无忧都是我们幸福的源泉。虽没有高境界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豪迈,也没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聚欢颜”的胸襟,但我们的幸福却实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

  最近很喜欢一个词:小确幸。出自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随笔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是指生活中那些“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

  如果你的幸福感没有那么强烈,那么就请让这些美好的小确幸温暖彼此的生活吧。或许这种小确幸真的不值一提,或许深藏在你心底不能拿出来示人,但它带给你的幸福感不亚于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李安拿了奥斯卡金像奖。

  这种小确幸也许是午后伴着窗外和煦的阳光捧着本心爱的书籍静静阅读、也许是爱人晚归后你端出热汤面时他的一句谢谢、也许是为病中的父母跑前忙后从未离开你身影的那双关切目光、也许是见到久违的老朋友时发出的惊喜、也许是完成一件自认为满意的工作后来自领导的点头赞许,甚至更小到买了件自己喜爱的服饰、买菜时占了两角钱的便宜、上班停车时找了个好车位、听到一首喜爱的歌曲、孩子学习上的点滴进步……小确幸随处可见,只是看你是否用心去体会、去寻找。

  人生的道路多种多样,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我们看到的都是别人阳光灿烂的笑脸,悲伤痛苦的那面都深藏在心底。苦尽甘来,只要自己开心快乐就好。再深个层次,幸福不只是具体物质的表现,还是心灵的一种感受。生活、工作的压力让很多人来不及去细心体会这些小确幸,只是一味地抱怨命运的不公,人生路上的风景来不及欣赏,匆匆错过。

  大概是年长了几岁,心态逐渐平和,我的生活节奏慢了下来,开始用心去体味生活感悟生命。这几年公司的厂容厂貌变化很大,处处花草掩映苍翠葱茏。工作闲暇时在厂区转转,欣赏春花夏雨秋叶冬雪景色,一次次惊呼一阵阵窃喜,随手拍下盛开的月季、迎风的紫薇、黄灿灿的银杏树、冰清玉洁的树挂……,发在我的博客上,让博友分享我的喜悦。

  这种小确幸让我的心总是溢满了幸福感,对待亲朋好友也学会宽容,不再苛刻。人无完人,追求完美只会让自己徒增烦恼。有时听到不友善的话只是会心一笑,不再辩解。走自己的路,随它去吧。同事间也多了微笑少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相遇即是缘分,工作上的事商量着来不好吗?为什么要唯我独尊啊?

  村上春树说:“没有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希望你我的心田不要被荒芜的沙漠所吞噬、掩埋。春天到了,厂区内的杨树要吐穗子了,同我一起去发现新绿,好吗?

  书香三八征文范文【2】

  春花秋月,夕阳朝露,那是文学作品里最常见的美景。可是,它们在我的眼里那般寻常,仿佛我们呼吸的空气,仿佛路边的野草,仿佛四季分明的岁月,再普通不过,习以为常。

  早饭是在路上吃的。两个馒头,狼吞虎咽,几下吃完,就上路了。这种程式化的生活一过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岁月还是老样子,可我已然憔悴了,像花朵一样,当初的鲜活和水嫩正一点一点地萎缩,剩下的是有些焦枯的躯壳。苦吗?真的,有点。

  对于一个水库管水员来说,我的工作岗位在路上。每天,骑着摩托车走走停停,走到有疑问的渠道附近,下车看看,确定无碍再走。调度灌溉用水,确保渠道安全,这就是我的工作的全部。

  早出晚归,起早摸黑,用在我的工作上最合适。

  常常,完成一天的工作,头重脚轻回到潘大管理段,日头早已西落,乡村一片静寂。洗漱完毕,早早坐在书桌前,这是我的温馨时刻。女儿到大学读书去了,丈夫也早已外出务工,管理段就剩下我一个人。一个人也好,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我正好有时间沉浸在书海里,随书中主人一起欢乐,一起哭泣。

  外表豪放,内心却是细腻的。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情的女人,读书让我变得更加感性。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读完了《静静的顿河》、《红与黑》、《茶花女》,读完了《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厢记》,还有许许多多有关水利方面的业务书籍。读书,伴随我度过了漫漫时光,我变得异常充实,变得丰富而深刻。在蟋蟀轻鸣的夜晚,手捧书本,感觉真好。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曾经,村庄里的女同胞们问我,你这样孤单单地生活,脸上还总是挂着笑,这样的生活幸福吗?是的,这样的生活,我幸福吗?夜深人静,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

  幸福是什么?是心有所系,是内心充实,是工作后的读书和思索。想到这一层,我变得深刻而坦然。静静的古角河流淌着。高远的穹窿下,云儿瓦蓝瓦蓝,沉静而优雅。春的暖阳照在大地上,照得人心也活泛起来。

  关心水利,因为我知道,她与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很多年以前,我看到这样一段文选,其时,我忧心如焚、心痛不已:当时,溃坝涌浪像一道5~9m高的水墙,以平均6m/s的流速向下游推进,沿途几乎一扫而光,4人合抱的大槐树被拔出冲走15公里远,在堤坝下游3.2公里处的地面水深约9m,位于下游30公里的村庄被冲光,平地水深7m。时值深秋,人们在睡梦中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洪水卷走,许多人从此没有露出水面,幸存者从水中钻出来抓着水面漂浮物当作救生器材……黎明时分,可以看到水面上人头攒动拼命叫喊、呼救。遇难人的尸体,还有鸡、鸭、猪、牛、羊等家畜尸体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为此,我格外关心水利的兴衰。因为,水利事业从来就与国家命运相连。

  我们的人民没有忽视水利。当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大步来临时,我感受到了来自水利的进步,为之窃喜。在触手可及的期盼中,长江大堤拔地而起,固若金汤;排灌设施精心构筑,蛛网密布;小农水建设下大力气,全面铺开;而水库加固整险的步子也随之行动起来。

  前年秋天,国家在古角水库投入4000多万元,进行大规模水利设施改造,让古老的水库焕发青春。而今,走进故乡的怀抱,我的眼前有一幅画、一幅美妙绝伦的画慢慢展开。古角,我日思夜想的古角,正变得风姿绰约、风采照人。总投入近半个亿的整险加固工程使昔日灰暗的病险水库焕然一新。它已成为集防洪灌溉、发电、养殖、观光于一体的惠民工程。

  细数它的进步,我心充满幸福和自豪。身为水利大家庭的一员,我深深地、深深地爱着这里。是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如此牵动我的心,挂起我的情。虽然,我是一个普通的水管员,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为之奋斗,为之流血流汗,为之付出青春和热血,因为,我深深地爱着我的家,我愿意为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每巡视一段渠道,打开一个闸门,接待一个客户,回答一个疑问,我都面带微笑,春风送暖。我默默地告诫自己,以谦逊之心加强学习,努力掌握工作技巧,使自己成为优秀的复合型人才;以勤奋之心对待工作,以今日事今日毕精神完善自己;以忧患之心告诫自己,居安思危,常怀进取之心;以感恩之心对待别人,在和谐的环境里,大步前进;以前瞻之心对待事业,永远与时代同步。

  我知道,家和万事兴,为了这个家,我会出力不设阻,帮忙不添乱,只有这样,我们这个大家庭才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兴旺,越来越出彩。为了水利事业,我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下到沟渠里掏杂草,除树障,让渠水呼啦啦流进稻田。最欣赏把撒哈拉沙漠变成人们心中绿洲的三毛,也最欣赏她的一句话:即使不成功,也不至于成为空白。成功女神并不垂青所有的人,但所有参与、努力过的人即使没有成功,他们的世界却不是一份平淡,不是一片空白。

  说到这里有人会说:我的确平凡的很,无一技之长,不懂技术,没有艺术细胞,不会唱不会跳,更不会吟诗作画,注定一生就这么平淡了。有一句俗语说,能登上金字塔的生物只有两种:鹰和蜗牛。虽然我们不能人人都像雄鹰一样一飞冲天,但我们至少可以像蜗牛那样凭着自己的耐力默默前行。不要再为落叶伤感,为春雨掉泪;也不要满不在乎的挥退夏日的艳阳,让残冬的雪来装饰自己的面纱;岁月可使皮肤起皱,而失去热情,则使灵魂失色。

  忘我工作,让我幸福,让我快乐。其实,幸福原本就这么简单。在自己劳作的清凌凌的水库渠道上散步,在巍然的堤坝上晒太阳,在书海里遨游,把清澈的渠水放到田地,灌溉庄稼,浇灌丰收,然后,放开喉咙唱上一曲,幸福感就油然而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