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一棵不老松优秀征文

征文 时间:2018-09-07 我要投稿

  来兰田小学近两年了,在这里,我认识了许多可爱又可敬的老师,现在就来说说离我身边的金振江老师。金老师是我工作上的好搭档——我们班的数学老师,他就坐在我办公桌的对面,可以说,他的一言一行甚至一个细微的眼神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因此我很了解他。

  金老师今年56岁了,高高的身材,略显稀疏的卷发,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他是位精明干练的老教师。有幸跟他搭档两年,让我见证了他崇高的师德。

  现行数学新教材有许多地方与老教材不一样,作为一名老教师,要想教好高年级数学,还真得费一番心思。他对待日常教学工作可谓一丝不苟,要求学生过关的,自己必定先过关。每上一节新课之前,金老师总是认真钻研教材、细读教参,把知识点、教法学法琢磨透了才进课堂。每次考试之前,他自己总要提前做一遍题,那股认真劲儿绝不亚于小学生。遇到难懂的,他就虚心向年轻老师请教,那副虔诚样俨然一个小学生。这班学生他从二年级就开始带了,班上每位同学的个性特点他都了如指掌,他与学生的感情也特别深。接任六年级时,他满怀憧憬地说:“我们争取送两三个进二中,这批学生还是蛮踏实的。”金老师家在南塘贵川,离学校近十里路,他每天骑着一辆旧摩托风里来雨里去,从不无故缺课。有两次,山体塌方堵了路,他就步行近十里赶到学校上课。他孜孜不倦地工作着,从没听他喊过一声累。

  这学期有一段时间他老感冒,后来又伴随着腰疼,我们劝他早点上医院看看,他戏称自己老了,身上的毛病就多了,没怎么在意。就在离毕业考试仅有两个月之际,金老师后腰部长了一粒粒的小泡泡。他全身疲倦无力,食欲不振,还带轻度发烧,长泡部位的皮肤有灼热感,伴有一阵一阵的神经痛。这时,一位有经验的老师提醒他这可能就是俗称的“斑鳞疮”,必须赶紧治,等到疱疹在腰间长通头了,会危及生命的。这时,金老师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得不丢下学生去看病。医生告诉他,他得的是带状疱疹,这是一种难治愈的病毒性疾病,一定要正确治疗。这种病毒相当顽固,只有及时治疗,才能不留后遗症。而金老师由于忙于工作,延误了治疗,导致留下了神经性疼痛的毛病,长期难以治愈,对他自己造成了巨大的痛苦。晚上简直睡不了,带状疱疹缠绕着他的腰,只要轻微动一下,都会引起一阵剧烈的钻心疼。自从长了疱疹,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为了不影响班上学生的学习,白天他一如既往地按时赶到学校,照常给孩子们上课、批改作业、讲评作业,疼得实在受不住时,他就用双手撑住两边的胯部缓解一下疼痛,或是双手扶在讲台边稍作休息,之后又接着讲课。同学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们也建议金老师请病假,在家好好休养,学校领导和老师都劝他回家休息,可倔强的金老师说什么也不愿意。大家都明白,他是放心不下这些学生,眼看着教了四年的孩子临近毕业,他怎能在这节骨眼上离开他们呢?眼看着敬爱的金老师一天天消瘦下去,腰部的疱疹一点点蔓延开去,同处一室的我们怎能不心焦啊?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一天傍晚,金老师的老伴在采茶回家的路上,搭乘的三轮车意外翻车,她头部严重受伤,儿子在外工作,家里没别人,金老师心急如焚,他拖着病体连夜包车把老伴送到休宁县人民医院医治,老伴的头部被缝了十多针------第二天早晨,当我们得知这一消息后,都以为金老师不会来上班了。可上课之前,金老师竟又出现在了我们眼前。看着他佝偻的身子、凹陷的眼睛、黑黑的眼圈,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我们都不知如何劝他才好,谁料他强装笑脸,捧起课本若无其事地进教室上课去了。他多么坚强、多么乐观!他不愧是我们的工会主席,在我们有困难时他嘘寒问暖,而在他自己身陷困境时却如此豁达乐观。就这样,金老师一边勇敢地与病魔作斗争,一边积极带领学生复习,一直坚持到孩子们毕业的那一天。看到学生愉悦自信地走出考场,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瘦削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金老师被病痛折磨,足足瘦了二十斤,但他依然顽强地坚守自己的三尺讲台,不离自己的工作岗位,陪伴学生一路走来。他不愧是一棵深山里的挺拔苍劲的“不老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