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巅上的雪莲花爱国征文

征文 时间:2018-09-19 我要投稿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第一个冬天,发射有军事卫星的国家,自高空所摄我国昆仑山地区的照片中,发现了一条奇异的曲线。”

  “海拔五千公尺以上的高原永冻地带,摄氏零下四十度的严寒,这些徒步行进的中国军人,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他们等待着它的消失,或者是凝固在那里。

  然而,曲线顽强地向前延伸,延伸……”

  这是毕淑敏《昆仑殇》中的一段起始的文字。

  开始时轻松地歪斜着身子,我闲散地读着散发浓浓墨香的字体。随着行文的深入,仿佛有来自雪山绝顶的威严压迫,我不自觉地立直了脊梁,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吞咽,就像绝顶拉练中的士兵们坚韧地吞下积雪求得生存。

  驻守昆仑的长官,“一号”平地掷雷的决定让所有人都不能够理解,包括我。在他,这是一次部队灵魂的重塑,一次前无古人,或许永远后无来者的试练。而我,也是大多数人无法理解的是,在那样一个冻结生命的无人区,发动上万兵士,只是为了一场普通的拉练。意义何在?“抛却了实质而单纯的复制苦难本身。”——这是书中参谋和自己长官争论时的言辞,道出了众多人的疑惑和不解。或许生命的强度和韧性只有在绝境的拉扯和挣扎中才能够准确测量。

  “麻木而机械的,只是看着前面的人把脚抬起来,她就把脚落下去。”什么都无法思考,除了向前,除了喘息,还听得见关节同脚落在雪地里一样嘎吱的声音。尽管《昆仑殇》中,小毕是有些困惑的,但是她也模模糊糊感觉到了一个边防战士的纯洁与荣耀。因为她的书中始终隐隐响着一种像雪山一样明晰的生命的军歌。曾经以为的生命的意义在巍巍昆仑的碾压下只成了一张薄薄的冰片,我想,毕淑敏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这个纷繁的命题。只是她经历了,捱过了,体味到或正在反复咀嚼那足以受用一生的东西。而我同样也是困惑的。这问题的解答,在两年后偶然看到了翻拍的电视剧《在那遥远的地方》,我才真正得到。

  在电影走入文学主流的今天,电视剧却被置于不尴不尬的边缘,想承认它也是影视艺术的一种,总也让人不那么痛快。但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却犹如皑皑白雪中那唯一的一点青翠的颜色,令人欣喜而振奋。剧中讲述的是在那样一个火热的年代中投身军营,投身昆仑山巅边防的青年人的一些旧事。之所以不愿说故事,是因为那样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样动人而又瑰丽的情感,是真实的存在于这圣洁的雪山中的。只是这些永远镌刻在雪山上的名字,永远埋藏在白雪下的英魂,我们没有办法一一知晓。

  旧事在变成故事的时候,洗去了太多的严酷,却留下了更多的感动。袁鹰,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像雪莲花一样洁白无瑕的好姑娘。她是一名护士,却更是一位军人。就在恢复高考的那一年,在她坐在下山的车上即将去上军医大学的时候,却在暴风雪中为了挽救被困在家中的牧民,徒步走了几公里。最后,永远地留在了雪山。画面中她被风雪冻得白皙透明的睡颜,就像凝结在冰晶中的雪莲花一样,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此时天地无言,昆仑静默……

  牺牲是一个壮烈而短暂的瞬间,但又会延伸为永久的思念。不过,长久以来的守候更需要一种坚守的力量。寂寞一词,突然在“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一句中,沦为一种调侃,谁都可以说自己寂寞,可是谁又曾体验过真正的寂寞。大雪封山,几个月都吃罐头蔬菜,极地,高寒,缺氧。但是这与寂寞相比,真是微不足道。眼前是一片白雪,往远处看是一片白雪,踮起脚尖极目远眺——还是一片白雪。泰戈尔说:“天空没有我的踪迹,但我已飞过。”在雪山,天空没有飞鸟的踪迹,战士们也知道不会有鸟飞过。最高兴的事是遇到牧民走失的家畜,一只兔子都可以引来一阵欢呼和几天的欢笑。每天,在恶寒的天气中,边防战士裹着厚厚的军大衣,再披件白色的防风外套,手拉着手,巡逻除了雪什么也没有的北线防区、西线防区,再在值班日记中记下:北线防区一切正常,西线防区一切正常。那样什么也没有的正常的白色中生长着的不平凡的移动的翠绿,有一种生命最原始的顽强力量。大音希声,任何东西,在这样的力量底下都只能沉默。

  生命很脆弱,可是有信仰的生命却可以坚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昆仑山顶的边防战士们将自己的生命高度抽拔到足以与昆仑山平视的地步,一般世间的聪明人认为愚蠢的无意义的事情,他们可以拼尽生命去坚持守候。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

  这样的答案往往很难找寻,有的人穷尽一生都没有明白,却又简单明晰,就像人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也许就是因为太过自然,所以我们没有察觉。每一天,战士们巡逻完毕,总要搬块石头放在烈士陵园前。开始,我以为这可能是用来计数的石头。电视剧的最后,当主人公放上最后一块石头,镜头拉远,整个昆仑山的一侧尽收眼底。皑皑的山背,什么都没有,只有用石头一点一点垒起的,仿佛要一刀一斧劈在心上的6个大字:祖国在我心中。

  祖国在我心中!

  这世界上最大的摩崖石刻,同巍巍昆仑一道,成为振聋发聩的强音。什么软弱的,卑怯的,猥琐的盘算和计较,在这样的威严下都显得那么可笑。有些事,不需挂怀;有些事,却必须用生命镌刻铭记:祖国,在我心中!

  60年风雨兼程,60年的纪念日,我想,总是值得骄傲和高兴的。但是我们更多的是要怀着感恩的心,发自内心的理解感谢保卫着祖国的人,那些让祖国平平安安走向明天走向未来的,最可爱的人。

  评 语:

  该文超越影评本身,抒写的是对生命的礼赞。既有对电视剧的分析,又赞美了昆仑山,赞美了用生命守卫边防的战士。在分析和赞美中升华了爱党爱国的主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