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白桦叶,冰凌花的征文

征文 时间:2018-09-26 我要投稿

  [雾]

  喜欢一种味道,似从洗衣机中取出的那些刚刚漂净的衣服的味儿,散溢着淡淡的洗涤物的清香,几多润泽,又有点儿苦涩。于是,在感触这新鲜的味道的时候,整个心境便腾升一股温馨的况味,几许朦胧,似幻若虚。深秋的黎明,漫步室外,时常会被这清雅的味道所萦绕,那是眼前袅袅的白雾在萧索的季节里所飘溢出来的味道。

  不知从何时起,我钟爱上了浓稠雾霭的味道。

  雾,是神秘的,她呈现给我们的是一派静谧、淡宁的意境。拂晓之后、朝阳未升之前的这段光景是雾的世界,此刻,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整个天地被青云般的雾轻飘虚缈的身姿所笼罩覆盖着,世界也因她的存在而圣洁起来。

  此时,在雾色弥漫的境象里,天与地有些失真了,似天宫瑶池,若九天银河。白日里那片嘈杂、喧闹的市井在雾色的映衬下仿佛飘远不见,此刻,变的一尘不染,宁静致远有如人间仙境世外桃源。鳞次栉比的楼群披上了洁白的明净羽衣,显得缥缈虚迷,白日中显尔易见的斑斑瑕疵转而无影,高矮交错的钢筋混凝土宛若空中楼阁,犹如蓬莱仙境。曼妙的雾,尽情地挥洒着,在氤氲中把这个世界化为一片光怪陆离的海市胜景。

  雾,是奇妙的。她如同一位技艺超群的化妆师,用她那鬼斧神工、卓尔不凡的画笔为深秋褪色的世界涂添色彩,为眼前的凋敝景致妆饰粉黛。

  那伫立在深秋凉意中瑟瑟的一草一木,在黎明的空间里均被她囊括其中。黄的、红的叶子在雾色中悄悄地探出了头,湿雾把它们装扮的宛若清丽的红的、黄的花儿,在萧萧的飒飒秋风中摇曳、摆动。花非花,雾非雾;朦胧中显尽即将凋零的生命的极致美感。萋萋的草儿,被雾水所滋润了,窄窄的、细细的叶片一片光洁;亮晶晶的,水灵灵的。就象一簇簇生长在水塘边的水仙花,那般繁茂,那般可人儿,唯独只是少了淡雅清秀的花儿。

  雾,是美丽的。只是这美丽并不恒久。她象一道在脑海内突现的灵感,还未等我们深觉领悟她的时候,便循形无影。她象一位怀春的风情少女冲着我们的莞尔一笑,当我们还在激动中暗自揣摩这份嫣然的时候,她娉婷曼妙的身姿便已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她更似一场斑斓玄妙的海市蜃楼幻景,令我们可以感受到她的美感,却无法触及她的真实。

  少顷,旭日冉冉升起,在熔熔阳光的照耀下,那先前奇幻细润的雾色便渐行渐远,转瞬,缈无踪影。在充沛的日光照射下,红的、黄的叶子,便不再象娇羞的花儿了。草儿们上的露珠也随之在日光的灼烤下,痕迹全无。市井的嚣闹再度响起,交错的楼群也便把墙面上的污瑕与斑驳显露无疑。

  在我们的生活中,许多的事情便与那虚幻的雾色大同小异。有些人或事,当我们隔蔽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初见、初识时,往往认为是完美的,但是,在随后的接触、熟悉中却发现,很多的人与事,与我们本初的想像差距甚远。陌生与距离,在现实中大多便是扮演着雾色的角色的;而熟络与近处,便犹如烟消雾散后斑驳世界的本原显露,令我们在痛苦中看到一些真实的残缺。雾里看花,确实的是缥缈虚无的,但那花儿却闪烁着神秘的色彩,使之我们不厌不倦。陌生,确实使我们很难甄别一个人的品格与忧缺,但却可以在距离间产生一种至善的美感,因此,互敬互重,并且能够保持长久的新鲜。

  或许,我是脆弱的,喜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我喜欢雾霭的色彩,喜欢一种另类别致若隐若现的情调。我喜欢深秋的枯叶在雾色中象花儿一样绮丽绚烂,喜欢萋萋的草儿在雾色中清灵娇嫩。我喜欢雾水化作的涟涟水珠挂在我的窗前,在剔透纯净中化为一颗小小的水晶,装扮着你,装扮着我,装点着眼前这片蒙尘的世界。那窗外袅袅的雾色,便在朦胧之中掩盖了一切曾经遭遇的疤痕。于是,空寥黯淡的灵魂深处也会因此添造一抹期盼的璀璨。

  [白桦叶]

  轻飘飘的,悠忽忽的,从半空中缓缓落下。宛如一只翩跹飘舞的彩蝶,却是一身憔悴,一派伶仃。无人在意你的存在,就仿佛你从来都是未曾到过这个姹紫嫣红的大千世界似的。俯下身,拾起你,向着此刻灿烂的阳光,打量你周身细密的脉搏。清晰的脉络宛若人类的掌纹,又像在那些X光下我们身体内血管或神经的图络,是的,这些小小的脉网就是你的血管和神经。

  一身飘絮的你,因何落下?是累了吗?是倦了吗?还是身不由己,苦衷难述而落下那!掐着叶柄,仔细地打量着娇小的你,我知道,你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你的颜色不再是夏日时那般的翠绿,而是变成了淡黄的色彩。你枯萎了,叶柄也变的软绵无丝毫的水分。你曾经与你的兄弟姊妹们葱葱郁郁地生活在母亲白桦的躯体上啊,而今,仅仅只是过了一季,便枯黄在身!我打量着你,一股淡淡的清香涌入我的鼻腔,有些苦涩,但却是一种自然天成的芬芳,高过任何的人造香料的味道。

  你是白桦的一片叶子。在你的一生之中,几乎是无人知道你的存在的。但,似乎是命运使然,亦或缘分天定,使我在这个初冬的季节遇见了你。我珍视着你,面对熔熔的日光,幻想着你的前生今世:春季,在母亲白桦刚刚勃发、抽枝吐芽的时候,你出世了。那时,你还是非常的幼小。幼小的你,身体是柔嫩的,象一颗碧绿的宝石,光鲜夺目;象一朵含苞待放的绿牡丹蓓蕾,娇艳欲滴。随后,你走出稚嫩的童年,进入到青年时期。你的皮肤不再象先前那样的娇嫩,变的硬滑起来,绿艳艳的,散发着十足的青春活力,熠熠生辉。在这个炎炎夏日,在桦树枝上安家的夜莺啼鸣着婉转动听的音乐,不知名的小鸟也在你的身旁啁啾轻吟。啊!这是一个惬意温馨的时刻,与兄弟姐妹们葳蕤葱荣地生活着,一切都是那么的妙不可言。或许,你也曾动情过,而爱上了一只聒噪罗嗦的夏蝉,夏蝉懂得你的美,你也明白它一声声的“知了、知了”是对你深情的表白。转瞬,早秋来了,风萧萧,草瑟瑟,气温微凉。这时,你的肤色变的更绿了,泛着墨绿的颜色。皮肤粗糙了,于是,你便不再年轻。夜莺的孩子们长大了,她的歌声不再那般嘹亮脆婉,逶迤的歌声中闪露着丝丝凄怆。夏日中那些不知名的小鸟们已经踏上了南去的征程。啊!这是一个闪现着落寞的季节,周遭的一切全部都从夏日时的浓浓生机而归于平静。你的爱人夏蝉,在此时显得疲惫又无力,因此,曾经的爱情告白也便悄悄地褪却了夏日时的炙烈色彩。秋来了,那骚动的心灵也便告于段落,澄净,婉约,如秋水般的宁静。

  中秋到了,气温骤降,收割后的田野一片荒芜萧条的景象。几处农家的民宅正在升腾起袅袅的炊烟,那炊烟有气无力的,浓稠的,与这凉凉的秋意相匹配,仿佛是一帧凄凉而沧桑的水墨画。夕阳斜在西天的地平线上,透过流光绚丽的晚霞把最后一抹余晖照射到黢黑的广袤土地上,没有温热,只有冰凉。就在这一天的傍晚,你的爱人夏蝉从树干处跌落到干硬的土地上,香消玉殒,魂归故里。于是,你哭了,此时你透读了它对你那深深的爱意。但是,你却无能为力,因为你只是一片小小的叶子。

  终于,在霜雪后的第二天,你挣脱了母亲白桦树的怀抱,轻轻地坠落到了夏蝉一月前曾葬身的那片土地上,与它终究还是契合了。在土地上你要与它相濡以沫,永不分离。于是,母亲白桦树在萧索的风中哭泣了,她“沙沙,沙沙”地哭诉着,她不想失去自己的孩子,可是,虽然难道别离,终究却还是无法改变眼前的这一切的。身姿轻盈的你,象一片会飞的菜蝶,与母亲白桦来不及挥手道别,便已是尘埃落定。失去了叶子儿女的白桦在秋风中颤抖着,斑斑驳驳的树枝老态龙钟,铅华洗尽。

  我掐着你的叶柄,在这个冬季的正午,像在品读一个人的传记,像在翻阅一个人的影集,像在进入一个鲜活生动的灵魂。你是一个精灵,生活在我人生的这一季中。我掐着你的叶柄,凝视着你,倏忽间,在遐思中发现原来我也是一片无名的叶子。同你便更加的亲近了,仿佛听到了你曾经的欢笑雀跃,看到了你先前的垂泪涟涟。我品着你的感性,读着你的爱情;品着你的心痛,读着你的忧伤;同时,也看到了你在骄阳与风雨中曾走过的那些缕缕历程--可是,在这个世界却是无人知晓你曾经的存在的,除了我自己。

  在这个阳光阴柔的冬季正午,我把你悄悄地埋在了白桦树的树根之下,黛玉葬花,我葬叶。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曾有无数的人与我一样,如同这片白桦树的枯叶,在这一季中枯萎、凋谢,却仿佛未能留下任何的痕迹,便尘归于尘,土归于土了……

  [冰凌花]

  喜欢一朵盛放于窗子玻璃之上的冰凌花。它晶莹剔透,明净无瑕。

  数九隆冬的清晨,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此时,微弱无力的朝晖投入这间清冷又清寂的屋子,未能带来一丝温暖,只是呈出一片橘黄的色彩。不情愿地钻出温暖的被窝,散漫地在床上坐起身,无限的寒意便迎身侵袭过来。心,便开始抱怨那发着冷光的朝阳和这凄冷肃杀的冬季了。

  倏然,在自己朦胧疲乏的双眼瞅向窗子的一刹,发现昨夜在玻璃上凝结的白霜已不知在何时化成了一朵水晶般的冰花。

  这是一朵似百合花状的冰凌花呀!

  大概是被眼前映在玻璃上的清冽冰凌花所吸引了,我的神志立即从先前的懒散变的醒目开来。这朵冰凌花象是由水晶构造,又似无瑕的白玉制成,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又似神灵般的神笔描摹。难道是我的双眼产生幻觉了吗?可是我分明清晰地看到由细霜点缀的花蕊,和六片间距合理的花瓣啊?怎么会是视幻呢,我仿佛已经逼真地嗅到了只有冰凌才可以飘溢出的独特清冽芬芳。

  这朵晶莹无瑕的冰凌花是如何形成的呢?在它的背后又蕴涵着怎样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我们知道,由水成霜是需要一个复杂的物理过程的。水遇热成为气,气遇冷便化为了玻璃上的斑斑清霜。其实,这与我们人类的爱情情节是有些相似的。

  为爱动情的人,便犹如一滴纯净无瑕的水滴,甘愿为自己所爱的阳光化成缕缕飘渺的蒸气,与那自身挚爱的阳光在浓浓热恋中融为一体。痴情的水滴是想牺牲自己,而换得一世真爱啊!可是,阳光随后却无情的冷落了它,于是,在万念俱灰后,那曾经为爱融化挥发的小水滴便化为了窗子玻璃上一朵凝霜组成的冰凌花,在清冷中等待着阳光再次来临的炙爱……

  百合花状的冰凌花静静地衬在窗子上,它在默默的向我讲述着一个因爱而热烈、因恨而寥落的美丽心灵所遭遇的一切,那阵阵清冽的馥郁,仿佛此刻正在向我传递着它目前心境内的无尽忧伤与惆怅,那剔透的花蕊和晶莹的花瓣,也便随之在与阳光的重逢中化为了点点哀伤的泪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