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原风景征文

征文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一支陶笛,悠然吹响《故乡的原风景》,拽拉着游子的思绪,于故园的地平线回旋升腾……远山淡影人度曲,村庄古树览云烟。一种淡淡的愁绪,随着笛音汩汩流淌着,遣我逐步走入故乡的原风景里。

  笛声好似涓涓流水,在天宇中回音旷远,将我带入一个又一个的梦境。是枯木潮湿的蒸发,亦或鸟翅抖落的一粒新绿?一滴水,从天穹落下,被丰腴的泥土接住了,被冰破的河流接住了。冰雪彻底融化了,心结也当完全融化。娘对儿时的我说:炊烟淋湿了,你去牛屋把剩余的干草取回来吧。于是,一行童稚的脚印,便从岁月的深处涌了出来。一抬头,就见家兄在河边的一棵古柳下,披上了父亲遗留的旧色蓑衣……

  谷雨季节,阳雀飞上了村庄的高空,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风,不再寂寞,大胆地转向,扭动着肥硕的臀部。雨,遥远而来,低调落下,湿润那需要萌芽的种子。这一刻,家兄的心也需要湿润,阳光充足了,还需要雨水沐浴。雨生百谷,樱桃红熟。我的春天,在一场谷雨里又长出了新芽。当然,古老的誓言也在羞涩的禾苗里抽穗。

  绵延的乐音,融入耳域,令我在不知不觉之中便陷入温柔的梦乡:或是苦涩的童年,或是难忘的乡情。记忆故乡的小河边,有洁白的羊群,踏着溪边的青草,咩咩细语低吟。童年的我坐在岸石上,细心的数着羊:一只、二只、三只……五月的天空,是小满给的蓝,落在花香漫溢的河水里。锄头,拎着鸡鸣,在洒满朝霞的地里刨去杂草。萤火晾透的天空,一页页翻阅着原野的厚书。恍惚间,麦子开始成熟了,一片黄,一片黄的呈现。那是家兄不辞辛劳地在大地上,加盖出的一方方黄橙橙的印章。

  田野被阳光无休止地丈量着,蝉鸣把柳树压矮成一团团的阴影。老黄狗,横卧在树影里,盯着一朵云彩,希望下雨的奇迹出现。一缕晚风送走了流火,晚霞被炊烟缠绕得紧紧的。小院葡萄架下,家兄拉一把旧琴,咿咿呀呀着“二泉映月”,意思是“心定自然凉”。小妹的眼睛,依然沉静着,是在把白天的心事融化为,一弯淡水。终于风吹草动了。小妹写起了诗歌——啊,晓星;——啊,残月……就见老槐树摇头晃脑,抓一把雀鸣,猛然塞进小妹空虚的胸脯。

  神奇的旋律,表达着游子浪迹天涯的匆匆脚步,诠释着游子不息的心声,激情澎湃,不由生出无尽遐想:山峦逶迤,马蹄嘚嘚;峰谷回声,轰然心弦。露,通透通透的,明净地溶进了故园所有的色彩。晨风,在天际画出一方柔情似水,再推波助澜,涂白一片苇花,茫茫无涯。想读一首让人微笑的诗,不想,一粒雁鸣落入惆怅的酒杯里,涟漪思念。家兄坐在月色的小院里点烟,咔嚓咔嚓着打火机,他在谋划新一轮麦子和油菜下种的地方。今夜无月。虫鸣涌动潮水,天籁洒落清音。突然一场大雨,便淋湿了游子的一颗诗心……

  露水已寒,鸿雁隐匿西风;碧野晴空,篱落疏疏野菊。花格子窗外,挂出一行冰冷的寒色露珠,任由天风将光阴的风铃摇响。枝头的叶子落下,当空盘旋飞舞。呼呼的北风不停地在告诉家兄:麦子该播种啦!故乡的稻谷、红薯、大豆,都在露水凝结的时候成熟了。碧绿的溪河,清水映天,一直浸湿着我骨子里的乡音。一座小桥,握在手心,那可是我通向童年情感的唯一通道啊!家兄送来一壶家造的高粱酒,我便醉在这个寒露铺满的乡月里……

  陶笛声声力度着,强度着,纯度着凄美伤感,叫人感悟如水的乡情,如歌的思念。山清了,在一湖静水的怀抱里静默;山瘦了,在一村白墙的张望中小憩。犁铧靠在院落边,不声不响,它在思考岁月,如何丰衣足食,如何平平安安。家兄坐在谷堆边,抽着自卷的土烟,吐出闲适自得的烟雾。一切都处在空静之中,又带着神秘而灵活的气息。一地的黄叶,滚动,滚动,堆积出游子的无尽乡愁。揽住一棵板栗树,再揽住一棵桂花树,悬挂出一个秋千,摇荡,摇荡,甜蜜的童谣……

  月光下的村庄,疏影横斜。檐下晾晒的玉米棒,被月光映照得金灿灿的;一串串干辣椒,一串串大蒜头,被凝固成一首首诗歌。乡愁的情绪,便停留在一扇亮着灯的窗户边。苍色的瓦当,终于挂不住累积的月色了,一滴还没有落下,就被风的寒手捉住了,又一滴欲落、欲落,终结成一支支透明的冰凌……大寒把小河放在大地延伸的根部,潋滟波光。来自地心的微微暖意,促使小麦油菜旺长,将生生不息的日子,潮起潮落般涌起。腊味飘香,年味浓酽。乡路喜滋滋地带着游子回家。村庄,一波又一波地聚集起欢声笑语。一切都叫思念,不再有羁绊……

  绵柔的陶笛,伴着故乡的原风景在飞扬。一缕久违的炊烟,是萦绕于心的一缕乡愁,诉说不尽的怀恋……是因故乡有多美,我的思绪就有多美;乡愁有多深,我对故乡的爱就有多深。空妙的陶笛,一抹清幽,如天籁之诉,耕耘空气,种植心灵,拂去人间的风雨痕迹,唱响在羁旅的征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