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高校教师职称晋升制度论文

职称毕业论文 时间:2018-01-05 我要投稿

  我国高校教师职称晋升制度论文【1】

  摘要: 职称晋升是高校人事管理工作中的重要内容,它不仅关系到教师的切身利益,而且直接影响到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认真做好这项工作对于高校合理地利用人才、稳定人才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能有力地促进高校的蓬勃发展。

  关键词: 高校教师职称晋升制度弊端建议

  教师职称是教师的任职资格与能力的凭证,是教师的综合素质、实际水平的凭证及物化体现。

  客观地说,教师职称的晋升在一定程度上是教师积极性提高的源动力之一,这有利于调动教师工作的积极性,促进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的提高。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行的职称晋升制度凸显出很多弊端和不足。

  一、现行职称晋升制度的弊端

  1.高职称人员数量急剧增加导致职业怠倦现象加剧

  近几年,我国高校高职称人员数量不断增长,其间年轻的高职称教师也迅速增加,出现了副教授、教授数量膨胀现象。

  然而,高校的综合科研能力和高质量的科研成果并没有因此而增长。

  究其本质原因不是政策制定的疏忽,也不是控制监督的主要问题,而是高校的定位。

  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高校招生规模扩大,高职称人员紧缺,高等院校的师资矛盾是供给不足。

  而高职称教师的供给不足又是由一定的历史原因和现实的学术科研水平有限造成的。

  [1]不少教师进行科研只是为了晋级,这就容易与生产实际脱钩,研究出一些无用的成果,或者评上职称后就将论文成果束之高阁,不去推广转化为生产力。

  高校教师一评上教授,就会终身受益,主观上不必为晋升而奋斗,物质生活和精神需求都达到了满足。

  很多人四十多岁就丧失了前进的动力,倚老卖老,反正终身享用国家的教授待遇。

  这种不合理的职称评审制度扼杀了知识分子的创造力,束缚了一大批本可以成为发明家、创造家人士的手脚,造成了人才的普遍平庸化、功利化,严重阻碍了教师专业队伍的发展与建设。

  2.高校各学科间职称晋升标准无专业区别

  评定标准的不一致更多地反映在高校学科间。

  不同的院系,因为设立标准不同,评审的结果千差万别。

  理工与艺术专业,重在实际操作与表演,它也是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尽管它不同于理论体系的研究与建树。

  两者体系不同,并无高低之分,对于高校教师来说,实际操作的要求不应被贬低。

  顺应市场经济变革,重点培养学生动手能力,如果没有一支动手能力强、技艺精湛的教师队伍,是不可能实现的。

  盲目追求学术,轻视技能,不仅会挫伤许多优秀教师进取的心,埋没人才,而且会影响学生的发展。

  当前在评定高级职称时,要制定合理的标准,对于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专业区别对待、分类管理,结合其各自情况制定分类的任职标准,而不能笼而统之。

  3.职称评审重科研轻教学现象严重

  教师最本职的工作是教书育人,是把先进的教育理论运用于学生教育的实际操作者,把学生培养成国家的有用之才。

  但现行职称评定的导向,却不可避免地使得教师认为教学无所谓,只搞科研,坦率地说就是写论文,通行的做法是把公开发表的论文数量或出版的学术专著作为一个“硬指标”。

  如果论文数量达不到规定要求,无论这名教师在教书育人方面做得如何好,无论其论文质量多么高,都无法得以晋升。

  尤其对于搞科研的教师来说,认真踏实地搞科研也许几年完不成一个成果,完不成成果怎能评职称?而相同的时间东拼西凑几篇论文却可以评上最高的职称。

  于是很多人无奈地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捷径上去,也使得教师在教书育人方面用的精力非常有限。

  教师摆不正自身工作的重点,教学的质量工程就不可能落到实处。

  仅仅依靠“评聘分离”并不能彻底解决高校教师的价值取向和职业追求问题,唯有在职称评定这个源头纠正高校教师的定位,方能使教师回归教育工作的本质。

  二、建议

  针对以上问题,笔者结合近几年我国高校职称改革的经验和今后的改革方向谈几点个人建议。

  1.建立多元化的高校教师职称晋升体系

  要构建科学合理的职称晋升体系,即要符合教育的规律、科学的规律、人才的规律。

  高等教育对教师的要求是综合性的,既要有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业绩的定量考核,又要有对教师综合素质的定性分析。

  应该把教学与科研、教书与育人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系统、客观地评价教授真实水平和综合素质的晋升体系;在晋级中要兼顾短期与长期、数量与质量的关系,鼓励教师通过较长时期的艰苦劳动创造出高质量、高水平、有重大影响的成果;对人才的成长要有引导、激励和约束机制,要为教授们的继续发展创造条件。

  2.提高高校教师的学术权威和学术自由

  大学的管理中存在着国家权力、市场力量和学术权威三种力量,三股力量相互作用表现为一个三角形的协调模式。

  [2]在我国的大学管理中国家的行政权力一直占主导作用,市场力量和学术权威的作用总体上微不足道,尤其表现为学术权威和行政力严重失衡。

  然而,实践证明大学的行政主导模式不利于学术自由,国家权力应为大学的自由创造保障条件,而不是让学术直接服从于国家短暂的眼前需求。

  就整体而言,国家绝不能要求大学直接和完全地为国家服务;而应该确信,只要大学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同时也就实现了,而且是在最高层次上实现了国家的目标,由此而带来的收效之大和影响之广,远非国家之力所及。

  [3]现代大学制度的核心内涵是以学术自由为支撑的大学自治和教授治学,以学术指导模式管理大学有利于学术自由和学术发展。

  因此,学术事务应尽可能地交给学术人员处理,学术管理权力应尽可能赋予教师群体。

  3.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和配套政策

  一个制度的实施必然要有相应的法律支撑,面对市场化教师职称晋升问题上的诸多矛盾,应尽快出台《教师职称晋升条例》及实施细则,并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保证该制度的权威性,为教师的法律武器,能够维护教师自身的权益,也为教师职称晋升机制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法律保障。

  高校教师职称晋升是个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的工作。

  我们要根据我国的具体国情,着重研究、发现其特有的规律,在学习、借鉴别国的成果经验的同时也要注意条件比较,不可盲从。

  我们要及时研究解决工高校师资队伍建设中出现的问题,推动职称晋升工作的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