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平凡的事例

作文素材 时间:2018-04-07 我要投稿

  平凡的人才最不平凡。以下是YJBYS小编为大家搜集的关于平凡的事例,供您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您!

  关于平凡的事例一:

  她叫刘银秀,是龙马潭区小街子小学的一位高级数学教师,年龄51岁,从1978年开始执教,至今近30年,现任一年级两个班的数学教师。

  2006年12月26日,因胆结石病复发,在病痛难忍的情况下,被迫去送院做开刀手术。其实,他的这个病已经有好几年的病史了。几年来,她饱受病痛的折磨,但她一直舍不得去医院根治,她怕因自己去治病而影响她的学生的学习,所以几年来她对自己的病一拖再拖,直到病倒为止。做完手术后,她本业可以在家里安心把病养好再说,但躺在病床上的她仍时刻惦记着——期末临近了,学生的学习怎么样了?卧在病床上的她为了时刻了解学生们的学习情况,叫家人去把学生的作业和考试卷子拿回家里,不顾体弱和伤口的巨痛,躺在床上认真仔细地检查批改学生作业和试卷,在有错的地方详细作上批准,夜晚都批改到深夜才能休息,第二天再叫家人把批改的作业和试卷交给学生带回学校发给学生。

  篇关于平凡的事例二:

  1996年,曲勇从工厂下岗,来到邮局当了一名投递员。他十分珍惜这份工作,暗暗发誓一定要干好,于是成就了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

  曲勇所服务的段道是宣化投递支局里程最长、零户量最大、门市房最多的段道,有2万多户居民、200余家小商户,地处哈尔滨市区繁华路段,但曲勇接手工作以来从未出现过质量差错,用户满意度达 100%。

  谁都知道投递工作辛苦。要想做好投递工作,那就得苦上加苦,感动用户是不容易做到的。一次,一张高考录取通知书到了曲勇手中,望着这封只写了街道号却没写单元号的邮件,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此人。该地址共有 12个单元,查找起来非常困难,这可难坏了曲勇,怎么办,退回?按业务要求他完全可以按地址欠详退回邮件。但一想到这可是孩子一辈子的大事,耽误入学怎么办?必须得查。于是,他先到居民委了解情况,未果。后到派出所调出用户名字,当时派出所共有 7个重名者,曲勇将目标初步锁定在年龄在十七八岁的人身上,没有找到。于是曲勇一个人一个人地排查,调遍了所有同名同姓者的档案,最后终于确定了录取通知书是寄给学生老师的,当他敲响该用户家门的时候,窗外已是繁星点点。

  近年来,经曲勇的手复活的“死信”就有 300余封。他将用户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不但赢得了用户的肯定,也赢得了用户的心。仅 2004年和 2005年,他收到用户的各类表扬信就有百余封,目前曲勇获得的表扬信、锦旗数量名列哈尔滨局第一名。 2005年年初,原在他段道的飞达驾校搬到了文昌街 103号,已不在曲勇的服务范围,但用户有感于曲勇的服务,订阅的四种杂志说什么也不转走,曲勇就利用下班时间给他们送杂志,一送又是一年。

  随着段区的扩大,特殊用户群体的增加,为了让用户在最短的求,赢得了用户的一致好评。时间内见到订阅的报刊,曲勇自建了杂报、大用户、特殊服务人员登记本,并熟记于心。这样既方便了用户查询订阅的报刊,又能有效地保证大用户、特殊服务人员的需要。

  关于平凡的事例三:魏青刚

  借助于青岛一位普通市民不经意间留下的DV影像,我们认识了一位平民勇士——魏青刚。

  去年8月8日,成百上千的人聚集在青岛崂山海岸边观看“麦莎”台风带来的海潮。不料一个巨浪袭来,把岸边的一个女青年卷入海中。此时,正在岸边、从河南农村来青岛做装修工的魏青刚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跳下两米多高的防浪墙,向落水女青年游过去。一次、两次、三次,魏青刚跟巨浪搏斗了40分钟,而在这次下海救人前,他从未见过海,也从未在海浪中游过泳,只在家乡有过两次勇救落水者的经历。

  穿着被海水浸透的衣服,拖着极度疲惫的身躯,魏青刚缓步走回了工棚。3天后,人们才知道了英雄魏青刚的名字。魏青刚的义举很英勇,但他的言辞却极朴素:“小的时候,父亲就对我说,能帮助人家就尽量帮。你有困难,别人可以帮你,人家有困难你不帮助别人,你的善心在哪里?我总是想人家的命是命,自己的命也是命,比方自己牺牲了,换取了人家的生命也是一样的。”

  关于平凡的事例四:黄洞乡沤菜村妇女陈茂容

  养大自己生的两个小孩理所当然,同时还养大小叔子的两个小孩,自然就不容易了。如果还兼照顾公公婆婆和自家父亲及小侄女,还要种田种土、养家糊口都毫无怨言,这样的女子,无疑是贤惠到伟大了。桂东县黄洞乡沤菜村坛树下组47岁的陈茂容,就是这样的人。

  18岁那年,陈茂容从本县城关镇光明村嫁到坛树下村扶家。这里田土少,人平仅0.6亩,但家里人口多,丈夫扶春生6兄妹,加上公公婆婆,这是一个大家庭。丈夫排行老四。婚后两年,添了一双儿女。丈夫被供销社聘用调货送货,多在江湖少在家。耕田种土、照顾老小,每年还喂几头生猪,陈茂容的日子里没有一刻空闲。

  要是没有什么意外,日子也就跟农村所有的妇女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想不到,1985年9月,丈夫的一个弟弟(兄弟中的老四)忽然检查出得了黄疸肝炎,且久治不愈,恶化成肝硬化腹水,1987年冬,不幸离开人世。“死者长矣”,却丢下了1岁半和2岁半的两个儿子。碰巧,弟弟死后不到半年,守寡的弟媳妇也经人介绍嫁人了。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陈茂容一家对此毫无异议,可两个侄子咋办?跟着母亲走,那是一个偏僻的山村,且不说到了新的家庭里难以适应各种关系,就是以后上学读书,每天光爬山来回就要五六个小时。陈茂容一想起就心疼,含泪抱着两个侄子,并对要改嫁的弟媳妇说:“我会好好待他们,送他们读书。满18岁,你乐意,再来打迁移户口。”就这样,家里又添了两张吃饭的小嘴。日子越发紧张拮据忙碌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