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的十九分钟乔丝读后感

读后感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最近一直在读回以前的书,还在做一件以前不会做的事--上网找书评。

  于是这天重新拿起了《事发的十九分钟》,一个17岁的少年从小受到欺凌,终于有一天拿起了枪走进校园,花了19分钟的时间枪杀了10个同学的故事。

  相当惊讶地发现好多人都说乔丝拿起枪杀了马克的事相当突兀,认为她不可能选择彼得而枪杀自己的男友,作者这麽写只是为了吓观众一跳。

  一直以为这很清楚易懂,又想到了英梨梨,原来这也只是对我来说很好懂。

  彼得和乔丝、伦也和英梨梨,一样是青梅竹马,一样是因为欺凌而分开,女方一样伪装起自己进入上流社会,双方都断绝了联繫,男方一直想要找回女方??

  只是,彼得受到的欺负比伦也更甚,他的过度压抑和懦弱也甚于伦也,以致他最后选择了拿起枪。

  之前一直觉得就算是第六卷,伦也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原谅了英梨梨,大概是我太悲观了。

  就像是彼得回忆起乔丝开枪那幕,笑著说「她又是我的朋友了」,原来就算无法忘记彼此身上的伤痕,在那一刻,他们又站到了同一边,那就已经足够了。

  再说多少的无法原谅,原来我们的要求还是这麽简单,想要和你再一次看到相同的天空。

  大概没有这麽糟糕地扔下一个自己很重要的人的人无法理解,而我是个和乔丝和英梨梨一样糟糕透顶的女生。

  我们都无法自己给自己认同,要是没有别人的认同就无法活下去。乔丝宁可尝试自杀(虽然没成功)也无法卸下虚荣和身份,英梨梨宁愿自己在夜裡哭也无法卸下她的面具。

  我们都戴著面具,每天夜裡都想疯狂不顾一切地做一次自己,每天白天还是假装自己是另一个人,直到忘记自己是怎麽样的。

  我们都一边厌恶著那个伪装著的自己,一边牢牢地拿紧这个保讲罩。

  我们最爱的人都是自己,但那个被我们扔下的人,始终是这世上除了我们自己以外最在意的人。

  没有衝突。

  那个连繫就像是这世上只有那个人是和我们在同一国的。之后认识再多的人,那个自己还不够是自己,那些朋友在这件事上,也不过是外人。

  乔丝杀死的麦特,一方面是因为麦特是她所厌恶的自己的一部份,大概还是最讨厌的那个部份,一方面是因为另一边站著的人是彼得。

  啊,最重要的大概是因为旁边没有其他人,要是她能明确知道有别人在的话,她不可能会杀麦特--为了那些閒言閒语。

  一个只剩下他们三人的地方,要在彼得和麦特中杀一个人,乔丝有什麽可能不选麦特?

  那不是什麽理性的事,大概那时她也只是被感觉指挥著,但感受就是人最真实的自己。

  而十九分钟中没有理性,只有疯狂。

  如同另一个书评说,我们谁也想过要毁天灭地,而十九分钟中,彼得做了。

  乔丝只是跟随了他,把自己心中最丑恶最疯狂的一面做了出来。

  在乔丝心中,彼得的确比麦克重要。

  仅次于自己。

  大概这麽疯狂的话很难得到任何人认同吧,但也没什麽必要要谁认同的。

  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的自己,那一种名为真实。

  我不知道作者有没有试过这样的心情,但我认为她有。

  不到站在那裡的一刻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否会开枪,但是我们都这麽梦过。

  有那麽一个瞬间,我会有勇气背叛世界,再次站在你那一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