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秋天广播稿

广播稿 时间:2018-04-13 我要投稿

  美丽的秋天广播稿【1】

  秋,它像一个精灵,在久违的梦里,踩在云彩而来。

  带着满眼的金色,和一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心。

  他执着地举着那,从久远的时空中传下来的火把。

  在茫茫山岗之间,寻找着最后一片绿色。

  然而这个世界却和他开着玩笑。

  时间悄悄将绿色藏在了身后,他一次次翻起路边的石头,

  挖开山涧的澈澈清泉,一次次在有风的夜里,

  用身体呵护着烁烁的火把。

  天亮了,比最勤劳的农夫起得还早。

  夜黑了,比月亮睡得还晚。

  他累了,躺在一棵挂满果实的树下,

  开始抱怨命运的作弄。

  直到有一天,那硕大的果实将他打醒,

  听到勤劳的人,在麦田里收获着希望的欢笑。

  他笑了,开心地笑了,原来那金色是这么的美丽。

  好美的秋!看来生活中不是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只要我们去校园里走一走,找一找,一定也能发现秋天的气息。

  美丽的秋天广播稿【2】

  秋天,是美丽的,是金色的,是优雅的.....

  秋姑娘穿着美丽的金色长袍,轻盈地来了。

  她悄悄地告诉我们,她来了。

  小树的树叶开始往下落了,枯黄的叶子往下落的时候,有些像蝴蝶,飞舞着,飞舞着......不久就落下了一大层,踩在上面非常的柔软,就像踩在地毯上,软软的,这是秋姑娘给我们的礼物。

  小草们也开始脱掉嫩绿色的外衣,换上了暖和的黄毛衣,它们渐渐地躺下了......这也是秋姑娘的礼物。

  美丽的秋天广播稿【3】

  不知不觉,空气中已经洋溢着浓浓淡淡的桂花香气,天空呈现出温柔的湛蓝色,云彩像放飞在风中丝丝棉絮,乖巧的定格在镜头的一角,阳光灿烂依然,伸出暖和的小手,抚摸你的脸颊,很舒服。

  鼻子里还酝酿着昨晚棉被里的太阳气息,身上穿了有花纹的长袖T-shirt,跨上自行车,不急不缓地往教室赶去。

  路边高大的悬铃木,浓密的枝叶间已经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微黄。

  树影在身旁缓缓的移动,仿佛迟到也变得优雅了。

  秋天,真的来了。

  真的羡慕06级的新生,在这样的日子里晒晒太阳,就全当是军训了。

  难怪迎新晚会的时候,个个劲头十足,尖叫声此起彼伏。

  最近不停的有人叫我:“学长,请问韵苑1栋在哪啊?”~~~诸如此类的问题,原来当学长的感觉是这样,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只是,能不能换个问路之外的事情什么的~~~~~这总不算是奢望吧。

  开玩笑了,如果当学长只是回答问路那么简单,那是不可能的。

  说实话,有点不习惯,既觉得得意,又觉得隐隐的压力。

  不得不回头看过去,但仍然把希望寄托给未来的日子。

  一定要用功,生活规律点,多上几次自习,少上网,每周都去图书馆,,坚持不逃课,总之,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渐渐真实起来,以双脚接触大地,双手伸入生活。

  大一时那种懵懂的乐观一去不返,不知道是长大了,还是已经变老了。

  想起了张晓风的散文:秋天,与大家分享其中的一段,也是像现在这样,梧桐树摇曳,梧桐子簌簌的落下~~~~~~

  那时候,在南京,刚刚开始记得一些零碎的事,画面里常常出现一片美丽的郊野,我悄悄地从大人身边走开,独自坐在草地上,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簌簌地落着,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

  我忽然迷乱起来,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承受这种兴奋。

  我就那样迷乱地捡起一片落叶。

  叶子是黄褐色的,弯曲的,像一只载着梦小船,而且在船舷上又长期着两粒美丽的梧桐子。

  每起一阵风我就在落叶的雨中穿梭,拾起一地的梧桐子。

  必有一两颗我所未拾起的梧桐子在那草地上发了芽吧?二十年了,我似乎又能听到遥远的西风,以及风里簌簌的落叶。

  我仍能看见那些载着梦的船,航行在草原里,航行在一粒种子的希望里。

  我并非不醉心春天的温柔,我并非不向往夏天的炽热,只是生命应该严肃、应该成熟、应该神圣,就像秋天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谁懂呢?谁知道呢?谁去欣赏深度呢?

  远山在退,遥远地盘结着平静的黛蓝。

  而近处的木本珠兰仍香着,(香气真是一种权力,可以统辖很大片的土地。

  )溪小从小夹缝里奔窜出来,在原野里写着没有人了解的行书,它是一首小令,曲折而明快,用以描绘纯净的秋光的。

  而我的扉页空着,我没有小令,只是我爱秋天,以我全部的虔诚与敬畏。

  愿我的生命也是这样的,没有大多绚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夏云、没有喧哗、没有旋转的五彩,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肃,只有梦,像一样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秋天,这坚硬而明亮的金属季,是我深深爱着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