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观后感

观后感 时间:2019-03-22 我要投稿

  看这部电影没报预期,因为一开始就听人说是鼓励生育的(这也是以讹传讹),反倒出奇地让我觉得还不错,首先得说这样的电影有存在的必要性。

  电影一开始,在厨房,灶前,一口黑锅,刺啦一下菜下锅,我立刻就觉得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我爸每天就吃饭前催我们摆桌子,洗手,吃饭。想想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可是到了某个年龄,突然就变成了一种传承,一种父辈带给你的看不见摸不着,但实实在在存在在那里的东西,随着岁月增长,某一天突然就随着一个电影镜头复活了起来。

  耀军逼着“星星”来吃饭,星星跑出门,走到外面是热闹的街道,这种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我也喜欢。他走下一排停靠的船,船上都刻着红色的雕刻,大概是船家为平安刻的各类平安符。这部电影挺注重这些取景的,很真实。

  由于先看了《大象席地而坐》,又看了很多传闻,所以看的时候难免会拿着相对照。很有趣的是,《大象》里面也是学生偷了手机,然后离家出走,完全从学生的角度,也不知道他走了家里是怎样的反应。《地久天长》就恰好是补了这个角度,父母在“星星”离家出走后到处找,有一幕还是出去找没找到,下大雨回家,家里又被淹了。这一下就说明了两代人的视角,一代子女,一代父母。然后你可以脑补很多信息,子女总是叛逆的,追求自由的,父母总是受伤的,觉得你是白眼狼,结合听到的传闻,砸吧砸吧,还挺有趣的。

  好吧,那就通过《地久天长》看看父辈们的视角,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自己人生的呢?我发现悲剧让人惊讶地在循环发生,就是相同的场景一再的发生。比如耀军抱着儿子一路跑到医院抢救,后来他抱着老婆一路跑到医院抢救。在医院走廊的最里端耀军和丽云悲怆地哭泣,丽云被强制流产,他也是等在医院走廊里。第二个小孩他没法留着,那不是他的主动选择。第三个孩子来的时候,他已经放弃选择了,也还是留不住。当他坐在车上打电话给茉莉,决定不要孩子,之后太过悲伤留下眼泪的时候,我就在想他要做什么才可以打破命运的限制。我也在想我从父辈继承了什么样的观念,限制了我的生命,限制了我过我想要的生活。就在那一幕,我转头对我的朋友说,“这就是不会让你开心,但是让你心安的决定”。

  后来演后谈听到王景春说这一幕,他说'他当然不能因为自己想要儿子就不管其他人,太自私了。"我当时就想,原来王景春是这么看这个事情的。可是那也是一条生命不是吗?而且是他极度想要的孩子,代表着的是新的生命,新的生活。

  电影拍得很克制,但这种叙事方式忍不住会让人归罪于那个时代,那时候的专制体制,一些寻常的生活场景,背后都有着压制。我当时看的感觉,就是王丽云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的女性是怎样一步步被削弱女性能量的,先是摧毁你的生殖能力,然后摧毁你的工作能力(下岗),让你一步步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最后“时间已经停止,剩下的就只是变老而已。”

  在这一点上,《大象》显然更深刻,因为他把焦点从外在环境跳脱出来,直接探讨人的生存环境,即人生面临的最本质的主题: 死亡、无意义、自由和孤独,非常存在主义了。这是即使跨越国界跨越文化,大家都能懂的困惑和感受。里面女儿怪母亲说“都是因为你,我的生活才这么糟糕”母亲说,“生活一直这么糟糕,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脑子里面在想象着似乎这句台词是胡波隔空要对王小帅这一辈人所说的这句话。虽然她说的很残酷,确是真相,所以很有力量,当时看的时候就让我一震。活着对每个人都是艰难的。你要停止责怪时代,责怪父母,开始承担起自己人生的责任,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自己惨淡的人生。

  最近看Jennete Winston的自传《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我要快乐不必正常)有一段话说,“活着是很艰难的。大部分时候我们尽最大努力去扼杀生活--被驯服或者放纵自己。变得平静或者暴怒。这些极端行为有相同的效果,就是它们使我们从生活的强度中隔离开来。”很显然,父辈是找平静,那下一代就会暴怒。你看到《大象席地而坐》里面充满了愤怒。当然不可否认,愤怒让我们觉得更有力量,比软弱无力好受,但其实,也是让我们不去感受真正的感受。

  但《地久天长》这样的伤痕电影也有存在的价值,毕竟能这么真实展现那个时代,情感这么细腻,细节这么突出的电影还真不多。但如果代入里面的人物哭天抢地,我觉得对你不会有多大的帮助,要不你看完就觉得很无力,要不就会变得有一种暴怒,这在放映当晚的现场还真出现了,两个人互相掐架说找了警察,我当时就跟朋友说肯定是这个片子太压抑了,如果不能觉察对自己的影响,很容易把无力感投射出去,变成愤怒发泄到对方身上。如果有观众回去对身边人大发脾气的,大概也是这个原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