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范文

  随着时代的发展,汉语言现在也越来越被人重视的。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范文对学位论文的开发利用,有助于减少科研重复、实现资源共享。

  范文一: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动物形象已经渐渐成为语言的一部分。

  在不同的语言中,同样的动物可以代表不同的意义。

  十二生肖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在德语中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又是什么呢?这十二种动物在两种语言中分别代表了怎样的形象?

  1.鼠(maus)

  鼠是十二生肖之首,在汉语文化中,人们对于鼠的感情色彩很大程度上是持一种否定态度。

  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就表现出人们对它的痛恨。

  另外,关于鼠的成语,如“胆小如鼠、鼠目寸光、贼眉鼠眼、抱头鼠窜等”几乎是清一色的贬义词。

  而在德语中,人们对于老鼠却抱有不同的感情色彩。

  比如,许多德国夫妇会喊自己的孩子“meine sü?覻e kleine maus”(我可爱的小老鼠),这是一种昵称,与“mein schatz”同义,意为“我可爱的宝贝”。

  另外,若形容一件事情木已成舟,无法改变时,德国人会说“da bei?覻t die maus keinen faden ab.(老鼠也不能咬下一根线头来。

  )”在德汉两种语言中,对于猫和老鼠的关系都有描述。

  比如,我们说一个人怕另外一个人,用“就像老鼠见了猫”来形容。

  而德语里的“wenn die katze aus dem haus ist,tanzen die m?觌use.(老鼠不在家,群鼠起舞。

  )”其实就与我们说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具有相同的意思。

  2.牛(kuh/ochse)

  说到牛,我们首先联想到的场景可能就是一头牛不知疲倦地在田野里耕作的场景。

  牛在机器未发明之前的农业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劳动力。

  因此,德汉语言中的民间习语都有把牛作为财富或财产的意义。

  比如,汉语里的“一头黄牛半个娃”就体现出牛对农民的重要性。

  德语中的“ein mantel und eine kuh,deckt viel armut.(一件大衣,一头奶牛,贫困不再愁。

  )”也体现出了牛作为财富的象征。

  另外,由于牛体型庞大,行动迟缓,整日毫无怨言不知疲倦地工作,因此,在两种语言中它都有愚笨、反应迟缓的意思,比如汉语中的“对牛弹琴”,德语中的“er versteht so viel von der sache wie die kuh vom sonntag.(他对此事完全不懂。

  )”又如“da stand er nun wie die kuh vorm neuen tor.(他完全束手无策。

  )”德语中骂别人笨往往还会说“bl?觟de kuh”。

  3.虎(tiger)

  虎一直被尊为万兽之王,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既是力量和勇气的代名词,同时也可能是邪恶和凶残的同义语。

  例如“虎虎生威、如虎添翼、虎父无犬子”等成语是作为褒义的象征,形容人朝气蓬勃,有力量有胆识;而“虎口拔牙、谈虎色变、老虎屁股摸不得”等习语则是指老虎的凶残和危险。

  而在欧洲,很少有虎,甚至有时老虎的释义为“ein fleisch-fressendes tier in asien.(亚洲一种肉食动物。

  )”因此,在德语中,关于虎这一形象的描述并不丰富,但虎也有力量的象征意义。

  比如:形容一个人“stark wie ein tiger(像虎一样勇猛强壮)”或者“tigerjunges”(像虎一样有冲劲的年轻人,虎子)”。

  另外,汉语中比喻外强中干的人会用“纸老虎”一词,这个词在很多国家流传广泛,德语中也有对应的表达:“papiertiger”。

  4.兔(hase)

  兔在卡通动画里多为温顺可爱又聪明的形象,像我们所熟悉的兔巴哥、流氓兔,以及现在网络聊天中流行的“兔斯基”表情。

  在传统的中国文化里,兔多代表胆小、懦弱的形象,如“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守株待兔”等。

  兔子的狡猾也是众所周知的,比如“狡兔三窟、兔子不吃窝边草”等。

  在德语里,关于兔的习语也很多,意义各不相同。

  像在口语中,父母对孩子的昵称“mein sü?覻es h?觌schen”意为“我可爱的宝贝”。

  又如,描述一个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会说:“er wohnt da,wo sich fuchs und hase gute nacht sagen.(他住在一个狐狸和兔子会互相道晚安的地方。

  )”如果一个人非常清楚事态的发展,会说:“er wei?覻 ganz genau,wie der hase l?觌uft.(他很清楚兔子朝哪个方向跑了。

  )”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时,用“da liegt der hase im pfeffer”来表达。

  而如果一个人说“mein name ist hase”,则意味着他对此事一无所知。

  5.龙(drache)

  龙在中国文化中,是权力、高贵和吉祥喜庆的象征。

  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我们把自己称作是龙的传人。

  与龙有关的词大多含有褒义,比如“龙腾虎跃、望子成龙、龙马精神”等。

  但如果德国人听到我们说“wir chinesen sind nachkommen des drachen.(我们中国人是龙的传人。

  )”时,肯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在以《圣经》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中,龙是邪恶和恐怖的象征。

  它长似巨蜥,有双翅长尾,常常口吐火焰,烧人田园,跟中国文化里的龙能兴云作雨、滋润农田有着根本意义上的区别。

  因此,德国人经常用龙来形容恶魔或恶毒的妇女,龙在德国人心目中是泼妇、母老虎的化身。

  第二篇:湖南科技大学校徽的语用功能分析

  摘 要:校徽是大学形象建构的媒介,同时也是大学文化的典型载体。

  本文基于实例湖南科技大学校徽,从符号学角度分析了校徽的语用功能,着重阐述了文字和图像在徽标设计中所具有的新功能,例如传播功能、审美功能、象征功能以及隐喻功能等,多方面探讨了大学校徽的语用性理据所在。

  对于符号学视角下的徽标研究,一方面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徽标,了解徽标的作用;另一方面,也为我们研究校徽提供了新的视角,全面的认识徽标,可以在徽标的设计中更好地运用文字语符和图形语符,使徽标具有更强的表现力,传达更为丰富的信息。

  因此,对于徽标的符号学视角下的研究具有理论和现实的双重意义。

  关键词 :大学校徽 符号学 语用性 文字功能 图像功能

  引言

  校徽,作为高校品牌形象和高校品牌文化的载体,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是高校的整体形象的标识,它积淀学校一步一步发展的历史,是大学精神和校园文化的集中体现。

  校徽需要个性,需要视觉上的冲击力,需要美感。

  因此,高校校徽也成为了标志设计的重要内容。

  就其基本内涵而言,大学校徽可以被看作是设计者根据学校办学理念、办学特色以及在办学过程中沉淀和积累起来的人文精神,通过巧妙的构思和设计,将具有象征功能、区别功能、传播功能、审美功能以及隐喻功能的图像、色彩和文字组合在一起,从而构成的具有深刻寓意的图形,可以充分彰显大学的办学理念和人文精神。

  在国外,符号学的研究已经和绘画等艺术设计领域相结合,比如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创立了产品语意学,英国学者克雷斯和柳温把视觉传达设计中加入符号学。

  符号学认为徽标的设计元素由各种不同的符号组成,徽标的主要符号包括文字、色彩、图形等,徽标中的符号元素都具有独特的象征和隐喻意义,近些年来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在徽标设计中的创作与运用越来越受到关注。

  在国内,设计符号学的相关研究也有更多的专家学者进行研究和探索,例如设计符号学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武汉理工大学等高校的相继开设,毋庸置疑弥补了国内关于设计符号学研究方面的缺失,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较高的成果。

  李万文[1]回顾了符号学的理论来源,对其研究特点以及代表人物的主要思想进行了阐述,并探讨了其发展前景。

  张良林[2]发现符号的传达作用与意指作用不是绝对对立的,而是处于相互依存、彼消此长、不断转换等对立统一关系之中。

  范亚刚[3]回顾和总结符号学的发展轨迹,探讨西方符号学理论在中国的接受并揭示其发展的三个阶段。

  李金桥[4]阐述意境是大学校徽中的意象在人脑海中激发出来的审美想象空间,能够让人产生一种审美的感受。

  刘福英[5]从多模态角度分析,论述大学校徽多模态隐喻识别与解读中源域的选择及语境对解读所起的作用,目的在于进一步说明大学校徽多模态隐喻的基本特征。

  朱仁洲[6]借用自然科学领域的谱系学方法,对中外大学校徽做谱系学分析。

  吕会[7]在《在图像与文字之间——图形符号和汉字的比较研究》中对图形符号文字性和汉字图像性进行分析,并从内外两方面对二者做比较研究,提出了新的论点,认为图形符号具有了汉字的某些性质,而汉字同样也具有了图像性的特点。

  符号学对徽标的研究重心在符号学理论的应用,当然随着符号学理论研究方法的探索,理论不断趋于成熟,与其他领域的结合进行跨学科研究,用符号学指导徽标的研究已取得收获。

  但是,非系统化研究符号学的理论在徽标研究上的应用尚未成熟。

  虽然大学校徽因其符号属性和广告价值而带有明显的语用取向,但依然存在两方面的问题:第一缺失经典语用学理论作为参照;第二在研究中大多都采取了描述性的分析方法,缺少可靠的数据支撑。

  还未能有效地发挥出符号学对徽标设计的整体的方法论指导意义。

  由此可见,在符号学视角下对标志系统的研究还有有着广阔的空间。

  有鉴于此,本文拟通过实地调查和网络搜索的方法收集语料,并运用经符号学理论微观探讨国际化语境下大学精神符号化所体现出的语用功能。

  一、符号学

  符号学是一门诞生于20世纪初的新兴学科,语言符号和非语言符号是符号学的两个部分。

  语言系统是语言符号的主要研究对象,而语言之外的意指系统是非语言符号的主要研究对象。

  皮尔斯认为“符号是一事物表征另一事物,以传达一定的意义”。

  换言之,在言语和事物之间,存在着表征物和被表征物的关系,符号正是利用一定形式来代表或者指称某一事物的东西。

  在索绪尔看来,符号是由能指和所指构成的统一体。

  这就是说符号的二元关系能指和所指结合构成了符号,鉴于符号是人类通过对符号形式进行了“意义”赋值的符号化过程而形成的,符号具有人工创造物的特征。

  所以,符号学作为一种新兴的学科在语言学界引起了研究的热潮。

  目前,符号学作为一种新的方法论和研究视角,已经从语言学领域延伸到非语言学领域,在其他的学科中也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和广阔的应用前景,如语言符号学、文学符号学、艺术符号学、音乐符号学、舞蹈符号学等等,而徽标符号系统则是符号学与艺术设计相结合的产物,从符号学的角度对徽标符号系统进行的研究也渐趋完善。

  大学校徽经历了“意义赋值”的符号化过程,因此作为一种符号,大学校徽在意义表征上同样具备两层结构:能指与校徽形式构成了上层结构;所指与校徽意义组成了底层结构。

  但是,大学校徽的语义表征并非与传统的符号双层结构完全一样,还表现出一定的变异属性。

  第一,从构成情况来讲,校徽形式共有两个部分组成——图形形式和文字形式。

  确切地说,按照图形形式与文字形式之间有无搭配的组合,逻辑上应该可以得到3种校徽的设计形式:多文字,少图形;少文字,多图形;文字图形平衡。

  正是在这种复合性的变异当中,大学校徽才能够一经设计出来就被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底蕴。

  湖南科技大学的校徽就属于文字图形平衡结构。

  二、从图片和文字两方面来分析湖南科技大学校徽的语用功能

  文字与图片之间相互联系,形成双层表意系统。

  图文之间形成互补关系,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共同诱发和引导受众对隐喻的识别、解读,并使受众获得一种独特的审美体验。

  任何一个校徽一旦离开了文字标明该校徽所属大学,便会失去校徽这一语类的意义。

  如果没有标注文字来说明名称,其他的图像就只能是放在一起的几件物象,没有实际的意义。

  图片信息在建构大学形象的同时,也是对大学符号系统实现手段的丰富。

  具体表现为图片信息是对文字信息的语境化处理。

  大学校徽符号构成了大学的视觉印象,这使得大学校徽符号的语用性功能突显无疑。

  正是因为图片信息的语境化充实,这使得大学校徽中的文字信息与图片信息息息相关——基本所有文字信息都与图片信息相映衬。

  (一)湖南科技大学校徽中文字的功能

  湖南科技大学校徽从校名—校训—校史这一文字构成结构充分表现出大学的身份建构性特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