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集体经济在县域工业经济的主干作用

经济管理论文 时间:2018-03-05 我要投稿

  工业集体经济在县域工业经济的主干作用

  摘要:县域经济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目前的县域经济基本上从改革开放之前的公有制经济一统天下,变为如今的非公有制经济一统天下。

  公有制经济的活力与生命力受到质疑。

  江苏宝胜集团以一个县属集体企业的身份,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历程,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证明了工业集体企业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照样可以搏击风浪、独占鳌头。

  因此,工业集体经济在县域工业经济中仍然可以发挥主干作用。

  关键词:县域经济;集体经济;主干;经济制度

  县域经济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县域经济能否健康稳定科学的发展,不仅关系到国民经济整体能否健康稳定科学地发展,同时也关系到国家政治的稳定,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的稳定。

  探讨研究县域经济发展模式,不仅具有理论意义,更具有实践意义。

  县域工业经济模式从改革开放之前的国有、集体经济模式一统天下,到今天基本上民营经济一统山河,国有集体工业企业在县域经济中经过多年的改制已鲜见身影。

  在我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形式并存的局面在县域集体经济中是否还存在?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了解一下江苏苏中地区的宝胜集团的发展历程,也许就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宝胜集团创办于1985年,是县属集体企业。

  当初以2000万人民币的价格从联邦德国购进二手电缆生产设备,从此开始了艰难的创业历程。

  历经二十多年,宝胜集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它从小到大,由弱变强,跻身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中国机械行业百强企业,是扬州市工业企业做强、做大的一面旗帜。

  2006年集团完成产值60.8亿元,实现销售57.4亿元,一举成为扬州市第一个产销量超50亿的企业。

  企业综合实力不断增强,总资产增加到22亿元。

  连续四年,宝胜集团的电缆主业产销规模居国内同行业之首,被誉为“中华第一缆”。

  为此,扬州市委、市政府发出了“全市工业学宝胜”的号召。

  20多年的风风雨雨,宝胜集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它仍是县属工业集体企业,它的性质至今未变,这值得我们深思。

  可以肯定地说,宝胜的辉煌有力地证明了集体经济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一、对几种错误观点的批驳

  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理论的指导,正确的经济理论会推动国民经济健康有序发展,不正确的经济理论则会阻碍国民经济的发展。

  现对几个相关的错误观点进行分析。

  (一)国有、集体经济竞争不过民营经济

  民营经济由于产权明晰和私人资本的逐利性,确实是一种较有竞争力的经济形式。

  国家对于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从公有经济的补充发展到与公有经济并列,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也随着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的上升而不断深化。

  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的制度就是对于民营经济最好的肯定。

  但是,肯定民营经济的作用,肯定民营经济具有极大的竞争力,并不能证明公有制经济没有竞争力。

  如果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么公有制为主体这句话就是多余的,应当废止。

  公有制经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缺乏竞争力,并非是公有制经济本身的过错,而是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没有竞争对手,一切由国家统购统销,当然也无需和其他企业竞争,没有竞争力就是再正常不过的。

  所以,改革开放之初,外资企业、港台企业带来了充满竞争力的新的气息,确实让习惯于计划经济的国有、集体企业大吃一惊,在初期的交锋中,国有集体经济的确不是历经市场经济磨练的外资企业和港台企业的对手。

  然而,也应当看到,国有、集体企业也很快就适应了竞争。

  现在的一些国有、集体企业的发展并不比外资、港台企业差,宝胜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还有大批的国有、集体企业度过了艰难的日子,重新焕发了生机,再度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

  因此说国有、集体经济竞争不过民营经济这个命题是不能成立的。

  (二)国有、集体一搞准垮,改制越早越好

  对于企业改制不能笼统地说它是好还是不好。

  在企业改制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弊端,在个别地方,特别是县级区域所谓的“改制”就是把企业以极低的价格卖给私人。

  这样不仅造成大量的工人失去生活来源,处于极困窘的局面,还引发了失业工人对于政府的不满,更严重的还造成了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

  个别买主只以市场百分之几的价格买断企业,一夜暴富,从一文不名到亿万富翁并不是神话。

  让人不解的是有个别的经济学家提出“靓女先嫁”,把经营良好,正常赢利的企业卖给私人。

  更让人费解的是,有的经营不善的企业一旦到了私人的手中转眼间就能赢利,而买断企业的经营者就是该企业原来的经营者,同一个经营者,昨天亏本,今天盈利是什么原因?这其实并不是经济形式的问题,而是机制的问题,是督导不力的问题。

  (三)鼓励发展民营经济就只能发展民营经济

  回顾这些年来各地出台了许多的鼓励发展民营经济的文件,它的前提是民营经济已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由于习惯力量,许多人对发展民营经济心存疑虑,还不敢大张旗鼓地发展,因此,鼓励发展民营经济就是完全必要的。

  事实上,人们对于民营经济的作用、地位的认识也是逐步深化的。

  在中国几十年大一统国有集体经济形式下,民营经济根本没有产生与存在的土壤,改革开放之后才有了民营经济的发展与壮大。

  这与国家政策的支持、鼓励是分不开的。

  但是,鼓励发展民营经济并不等于限制发展国有、集体经济。

  公有制的实现主体仍然是国有、集体经济两种经济形式,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的问题是,少数的经济学家拥有话语权,颇有影响力,各地领导容易受他们的影响。

  近年来,各地出台了许多对民营经济有利的文件,但是对集体经济却没有过多关注,这也是令人深思的一个问题。

  宝胜集团也曾经打算改制,但是宝胜还是把集体经济坚持了下来,不仅坚持下来,而且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这有力地说明了国有集体企业是能够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照样能够搏击风浪,勇往直前,创造出不亚于民营经济的辉煌。

  宝胜的发展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四)浙江的富裕是因为民营经济发达,所以要富裕就得学浙江,就得发展民营经济

  致富的方式各式各样,但却有其内在的规律可循。

  一个地区的发展乃至富裕受到历史、文化、环境、现实等因素的制约。

  浙江的民营经济发达,自古以来就有经商的传统,文化发达,临海,又靠近经济中心上海,再加上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

  因此浙江的民营经济发达是诸多因素集合的结果。

  可以说,浙江的民营经济发达并不具有普遍意义,并不是全国到处都照搬的。

  不是只有发展民营经济才能致富,江苏的华西村,河南的南街村,都是因为发展集体经济致富。

  甲地的经济发展模式在乙地并不一定适用。

  这些年有很多人一批又一批地到浙江去取经,但取得成效的却不多。

  浙江人吃苦耐劳的精神,浙江人四海为家的精神,浙江人强烈的忧患意识,才是真正值得学习的。

  二、集体工业经济能够成为县域工业经济的主干

  所谓集体经济在县域经济中发挥主干作用,指的是集体经济在县域经济中起一种核心的作用,主导的作用。

  集体经济的主干作用,既不是要在县域众多的经济实体中数量占优,也不是产值利润占优,但它是一个地区经济体中的灵魂,之所以需要这个灵魂,正是为了体现公有制为主体的指导思想。

  (一)集体经济能够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在一个县域经济中,大部分是中小民营企业,其中有规范经营科学管理的,但也有小型家庭作坊管理模式的企业,管理者一般学历偏低,缺乏科学管理的方法,他们的经营方式基本上是凭借经验与直觉。

  还有不少的民营企业对职工的权益保护不够,职工的合法权益屡遭侵犯等现象比较普遍。

  一个规范经营的集体企业,无疑可作为众多中小企业的榜样。

  比如宝胜集团非常注重基层员工素质的提高,建厂之初就与哈尔滨理工大学联合开办了成人教育分院,对新招进的一线操作工人进行专业培训,分三期培养了600多名大专层次的人才。

  此外,还利用各类学校对本厂的干部职工进行培训。

  现在集团的近3000名员工中,百分之四十五取得了大专以上学历,还有百分之三十六拿到了各类技术证书。

  注重教育注重知识是一个企业经久不衰持续发展的不竭源泉,像宝胜这类的做法就可以学习,向本地区其它的中小企业推广。

  集体企业的注重创新注重人才等等一系列做法与先进的理念,如果推广开去,必将使整个县级区域各类企业面貌有明显的改观。

  先进的集体企业示范性效应就在这里。

  (二)县级经济区域应当根据实力,多开办一些集体企业,尤其要注重发展劳动密集型的企业

  目前,除了大量的农村富余劳动力需要消化,城镇同样有许多的待业的劳动力。

  经济效益比较低的企业一般是不会受到民营企业投资者的青睐的,而地方政府则可以弥补这个空缺。

  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地方政府增长多少的财力,而是为了解决众多人的就业问题。

  各级政府特别热衷于招商引资,为此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占用了主要领导的主要精力。

  如果把一部分精力转移过来发展集体企业,尤其是以解决就业为目标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对于一个地区的稳定,对于减少处于社会底层的困难群体大有裨益。

  (三)县域集体工业企业对于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示范作用

  党中央、国务院做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略决策,无疑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一项伟业。

  但是也应当清醒地看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面临着诸多的困难与挑战。

  这其中最根本的是农民太穷。

  全国除了少数条件较好的村外,大多数的村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债务。

  正是这几十万、几百万的债务成了新农村建设的第一只拦路虎,第一道难以迈过的坎。

  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发展村级集体经济。

  只有集体经济发展了,村级债务才会消除。

  这第一步迈开了,新农村就是开了一个好头。

  但是如果连这第一步都迈不开,新农村建设恐怕还会停留在纸面上。

  兴办县级集体企业,可以作为村级集体企业的榜样,县级集体企业办好了,就会给农村集体企业以鼓舞。

  县级集体还可以从各方面给村级集体企业以切实具体的帮助,而这些帮助通常是很难从民营企业那里得到的。

  只有城乡集体经济同步、协调发展,才是县域经济生命力的所在。

  城乡互动,就会出现一个崭新的经济面貌,就会使整个县域经济呈现出健康、科学的发展趋势。

  (四)理直气壮地发展集体经济,是社会主义本质的具体体现

  胡锦涛同志在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全面坚持国家的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因此,在鼓励、支持、引导发展民营经济的同时,倾注地方政府最大的力量来兴办、扶持各类集体企业,这正是社会主义国家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最好体现。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才有了民营经济今天这样蓬勃发展的好局面。

  今天,同样要发展集体经济,城乡集体经济(包括合作经济、股份经济)的蓬勃发展,才能体现县级区域经济的生命力。

  如果一个县级区域有五个十个乃至更多的像宝胜这样的优秀的集体企业,那会是怎样一个局面?那样的话,改变的将不仅仅是县级区域的经济版图,更为深远的意义在于加强了公有制经济对整个经济的控制力,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再添辉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