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欣赏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优美的散文你读过多少,小编为您准备了优美的散文,欢迎阅欣赏

  优美散文欣赏

  爱情是爱情,生活是生活【1】

优美散文欣赏

  我坐在黑暗中,在看一场旧电影,旧的快让人忘记了里面曾经炫目的金童玉女,那是我去一个旧唱片店里淘来的,我一眼就看到了他,他在那张碟的封面上,依旧那样风日洒然地美着,近乎玉貌朱颜。

  我近乎疯狂地迷恋过他。

  如同现在的孩子迷恋周杰伦,不过,和周杰伦比,他的确是倾城的,因为倾城,所以,和他在一起的玉女也有几分暗淡。

  是三浦友和。

  那时我真是小,才十岁吧,可是,我就知道了喜欢这样有眉目的男子,知道买他的“画张”然后偷偷地藏起来。

  我假装也买山口百惠的,假装也买他们的合影,可是,我主要是为了看他。

  那几乎是天性,好色的天性。

  我曾经为此感觉到自己的无聊,到现在我却为此感觉到自己是这样敏感而脆弱。

  这张旧碟,是我曾经看到的。

  《淤泥中的纯情》远远不如《绝唱》和《伊豆的舞女》,我却迷恋里面的三浦友和。

  他足够坏,因为又帅,近乎让女孩痴迷,难怪作为外交官的女儿真会爱上这个叫次郎的坏男人。

  没有原因,就是无缘无故的爱上。

  我就喜欢这种爱上。

  因为有纯粹的盲目性,没有原因的爱,多好啊,就是喜欢,就一见钟情了,就是无缘无故。

  天生一根筋的女人都会这样,我为什么说出理由来?去他的理由吧,我就是爱你,就是爱!

  真美是这样的傻瓜,就一直跟着这个打架斗殴举止粗俗的流氓。

  三浦友和是第一次出演这样的人物,我看得好心酸,因为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所以,当他游戏似地抬起真美的脸问:你真爱我?真的想和我结婚啊?真美傻傻地点着头,我的心酸就开始了。

  我的喜欢是一条寂寞的青藤,慢慢地在心里爬着。

  十七岁啊,十七岁时我就这样迷恋过一张脸啊。

  我天天跟着他,下了晚自习跟在他单车后面。

  他有一张太完美的脸,那么似三浦友和。

  我曾经对自己发誓非他不嫁,甚至月光下写下一万遍他的名字,可只有他叫是对的,简直正确的体无完肤。

  可是,他不知道我的喜欢。

  我的喜欢是一条寂寞的青藤,慢慢地在心里爬着。

  我以为他会爬上青春的屋顶,所以,我一意孤行地喜欢,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我就喜欢。

  这一点,多么像傻傻的真美。

  在一个下晚自习的夜晚,天下大雨,他骑得飞快,我飞速地追着,脚下一滑,栽倒了,然后,我感觉眼角疼疼的,伸手去摸,有黏黏的东西,很腥,是血。

  我独自去了医院的急诊室,值班的大夫简单给我缝了四针,然后就走了。

  我继续行走在风雨中。

  他 或许知道我的跌倒,因为我喊了他的名字。

  可是,他没有停下来,甚至没有回一下头。

  这让我在以后的岁月中右眼角总有一个月亮型的小疤痕。

  谁也不知道这个小疤痕的秘密。

  后来,我渐渐失去他的消息。

  后来,我青春里的东西越来越多。

  我渐渐知道,你最初喜欢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小小的起点,仅此而已。

  真美把前途、名声、家庭、金钱全抛弃了,他如一只飞蛾,在最后,他和她临终的时候,他看着她,温柔地说:叫你不要跟着我,你看……此时,我的眼泪滚滚而落。

  只是这轻轻寡淡的一句话,让我在这个冰冷的秋夜里涕泪狂流。

  他甚至也没有说爱她,可是,他的心软了。

  心疼了,“你看,叫你不要跟着我。

  如果,如果真美如我一样,有了疤痕就回头,她不会这样死掉,不知为什么就为爱死掉了,也许以后还会遇到好多好男人,是的,好多。

  也许他会和我一样,一边给自己涂着指甲油一边想约谁吃饭,然后戴上墨镜,为自己遮挡一下这淡淡的疤痕。

  我没有一意孤行地爱下去,因为,太盛大的爱太用力的爱一定是苦的,一定只是自己的,这爱情,未必有男人承担得下来。

  什么都会过去,包括这要死要活的爱。

  包括这个流泪的夜晚,我抚摸着自己的疤痕,这是暗恋带给我的,我不能忘,怎可忘。

  还好,我没有一意孤行地爱下去,因为,太盛大的爱太用力的爱一定是苦的,一定只是自己的,这爱情,未必有男人承担得下来。

  他能说一句“你看,叫你不要跟着我”就不错了。

  所以,我暗自庆幸那个雨夜,如果不跌倒,我不会知道有多疼,不知道有多疼,我就会傻下去。

  青春里总要傻一次。

  后来,我遇到了我青春里的三友浦和,我们在苏宁电器里擦身而过,他沧桑的不像样子,而我提一把俗绿的芹菜。

  到这时,我真的笑了,爱情和生活有时真的是两回事,爱情是爱情,生活是生活,爱情和生活相比,小菜一碟。

  18岁那年曾远行【2】

  那年,我18岁。

  高三,黑色的七月。

  落了榜,雨季就来了。

  好像是没完没了了,雨一直在下。

  我只差3分就上线了,老师说我上重点都没有问题的,可我却落榜了。

  看榜回来就病了。

  父亲说带我去北京买上次没舍得买的那条裙子,母亲煮了我爱喝的红枣汤。

  可我仍旧在发烧。

  当时还是住平房,院子里有两棵枣树,在窗前,已经结了枣。

  雨一落,枣树的叶子上便有许多雨滴落下来,倒像是眼泪,掉到了我心里。

  我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落榜的。

  高三那年,迷上了写小说,迷上了一个英俊的少年。

  在雨中的合欢树下,我把写着喜欢他的纸条递给他,转身跑了,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合欢花都落尽了,他也没有答复我。

  想必我是不好看的,或者在他眼中不是玫瑰,只是一株平常的草。

  霸州一中的院子里有太多的合欢树,后来,他们成了我的一个青春情结。

  我在许多小说里提到了合欢树,一树一树的花开了,粉红的,伞状的,在6、7月份,分外的芬芳。

  树下那个忧郁的少女开始发表一些零散的东西,在报纸上,在当代的《河北文学》上,完全是文学女青年的形象。

  当时也是学校的名人了,因为别人会直呼我的笔名,而且,我的学习成绩不错,被老师寄予厚望。

  可是,我落榜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许多平常不如我的同学考上了大学,他们兴高采烈地来找我玩,商量买什么样的旅行包去旅行。

  其实他们并无恶意,但在我听来,却是如芒在背。

  去姑妈家?去乡下的外婆家?一定也会被问起高考的事。

  到哪里也逃不了,出去就有人问,考上了吗?多少分?

  已经快崩溃掉了。

  才女立刻变成了被人同情的对象,何况,那个男孩对我的伤害也在心里隐隐作痛,我只感觉到世界这么小,到处都是雨季,没完没了的雨季。

优美散文欣赏

  父母已经在给我张罗去当兵的事,母亲说,如果成不了,就去新华书店上班吧。

  而读大学,仿佛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了。

  我哭了很多次。

  戴着耳机听齐秦,那些感伤的歌曲每一首都像是写给我的,特别是那《狼》,总让我想爆发,想对全世界呐喊。

  可我仍然哪里也去不了,仍然有同学来找我。

  绝望和颓废让我真的快崩溃了,不过几天,我瘦了很多斤!

  那天,依然在下雨,父母都去上班了,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我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这个地方,实在不能待了!

  说干就干!我找了几件衣服,然后把母亲钱包里所有的钱全掏干净了,大概有7、80块的样子。

  我给他们留了一张纸条:我去散心了,不要找我,我没事的,会回来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反正,我就是要走,不能留在霸州了,这个地方太可怕了!

  我骑着自行车出了门,一直往东骑,东边是天津,去天津吗?在上了那辆半旧不新的斯普瑞克之前,我还在犹豫去哪里;在上了自行车之后,我决定了我要去北戴河,我要去看大海!

  之前我骑车最远去过白洋淀,白洋淀离我家只有60公里,还是和同学一起去的,我曾经说过很多次要去看大海,但我说了好多年,一直停在嘴上。

  我决定了,18岁这年,我要去看大海。

  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沉重,眼睛里一片模糊。

  我有些伤感,却觉得自由了,终于没有人问我分数了,终于没有人问我是不是考上大学了。

  一直向东,我的腿开始发沉,嘴开始发干,但我一直坚持着。

  出太阳了,很毒的太阳,道上只有我一个,我一个人向东,一直向东。

  那时路上很少有卖水的,像我这样骑车的人几乎没有,来回过的也都是大卡车,我骑着,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晚上,当我下车之后,我差点趴倒在地上。

  到了天津,我住进一家叫建华的小旅馆,住一夜只要5块钱。

  进了门,我趴到了水龙头下面喝了一肚子凉水,之后,倒在了床上。

  吃的是凉皮,在加上喝凉水,我开始拉肚子。

  幸亏老板好,找来了氟哌酸让我吃,也幸亏我年轻,第二天早晨就好了。

  老板说,傻孩子,你这是要到哪儿?还有,车轮也得修。

  我给了他3块钱,他找人修了我的自行车,然后说,带上一瓶水吧。

  我舍不得花钱买,他就给了我一瓶凉白开,然后告诉我,路上小心。

  事隔多年,我仍然记得他给我的氟哌酸和凉白开,后来我多次去天津,却再也没有看到那家小旅馆了,大概早就拆了吧?!

  到达山海关时,我又黑又瘦,那已经是两天以后了。

  当我看到“天下第一关“几个字时,我把自己那辆破自行车举过了头顶。

  年轻的时候,我是多么有劲又多么狂热啊!

  我看到了大海!

  一个没有见过大海的人终于看到了大海!

  如果一个人只是在想象中看大海,那么,大海只是很大很蓝。

  可是,当我真正看到大海时,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大海,更像一滴巨大的眼泪,它落了地球上。

  我躺在海边的沙滩上,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热热的,一直流进我的耳朵里。

  开始我只是默默流泪,后来,我干脆放声大哭,哭的声音很快被海浪淹没了。

  和那些咆哮的海浪比起来,我的哭声是那样小,甚至,微不足道。

  很难说清那是一种什么心境,刹那间,我似小僧悟道心境清明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时我正读海子的诗,而这句后来被广泛滥用,但在那一年,没有人比我更懂得它的真正含义。

  我就在海边一直待了3天,几乎花完了所有的钱,买了好多珍珠项链,捡了好多贝壳。

  我无比地迷恋着海,看着海浪退了来,来了退,我想通了,人生也是如此,进进退退,不可能一直向前的,我也决定了,回去复读!尽管我那么不愿意上“高四”!虽然我要低下头忍耐一年,可是,我真的想读大学!

  回到家时,父母哭了。

  他们没有打我。

  母亲的头发白了好多,父亲瘦了几十斤,他们登了寻人启事,四处找我。

  母亲抱着我哭了,我却傻笑着,递给她自己从北戴河花几块钱买的珍珠项链。

  我说,妈,戴上,准好看。

  第二年的七月,我考上了大学。

  整整一年,我没有写小说,做了一年书呆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