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游记

随笔 时间:2017-06-20 我要投稿

  优美的随笔该怎么写出来?有哪些优美的随笔文章呢?小编为大家精选了三篇优美的随笔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医院游记

  医院游记【1】

  从小到大因为身体不好,大大小小也去过十几次医院,每次生的病不一样,遇见的医生不一样,偶然发生的事也是各不相同,今天偶然心血来潮,突然想把那些难忘的小经历都整理记录下来,也算是一点点小小的纪念。

  人生中第一次不是因为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去医院大概是在高一,那时每次午睡后起来或在天气变得异常炎热时心脏都会跳的很快很不舒服。

  我和母亲忐忑的去了市医院的心脏科,那里只有一名看起来很和蔼的老爷爷,他听了我的情况后告诉我要在心脏上安装一个检测器以便观察,大概要带一天左右,并嘱咐我明天中午11点左右记得来医院安装。

  我有些为难的问老爷爷可不可以12点再来,因为明天上午全都是数学课我不想请假。

  老爷爷笑着说:“我11点半就下班啦,不锁我可以等你小姑娘,12点记得来。

  ”后来检查结果出来后说是早发性房早,爷爷笑着安慰我说没关系,没有大碍,我和母亲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第二次去是因为在高考临近时我居然长了针眼,那时我还从未听说过“针眼”这个病,只是觉得右眼皮里面长了一个小疙瘩,眨啊眨的好痛。

  当时因为家里一点变故父母都不在我身边,我只能自己请假然后胆颤心惊的去了医院。

  眼科的医生是个漂亮的年轻姐姐,她给我做完检查后告诉我没有大碍,可以做个小手术把它切掉或者服药就可以治愈。

  我谢过她后她很阳光的笑,一瞬间我的心也晴朗了起来。

  我哼着歌下了楼,却看见医院里有个中年男子一瞬间被警察逮捕,手上拷着明晃晃的手铐。

  第三次去医院是在高考后的暑假,也是这一次让我有了做手术的体验。

  高中时我胃的右下方有时总是疼痛难忍,后来一检查原来是阑尾炎,之前一直都是疼的时候就吃药,暑假时在父母的劝说下终于去做了手术,做手术的地方使我们那儿的三甲医院,也是因为院长和我父亲的关系不错,我们一家人就在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

  做手术的前一天我就听见父母在低声商量要给麻醉师多大的红包,我不解的问:“妈,做手术还要给红包?不是交了住院费和手术费?”我妈乐了,说:“小屁孩儿,当然要给,给了人家才能上心。

  ”我“哦”了一声,又嘀咕道:“不给我就不信能打坏了。

  ”我妈斜了我一眼说:“人家都给,咱也一定要。”

  就这样,第二天我就被推到了手术室,麻醉师看样子和我妈差不多大,她告诉我会给我的剂量打少一点,不然对身体不好,我下意识的答应了。

  很快药劲儿上来我有些迷糊了,快睡着前我依稀听见大夫间的对话。

  “听说这小孩儿她爸和院长关系不错。”

  “是吗?这小孩儿她爸叫什么?”

  然而麻醉剂量小直接导致我在手术的最后几分钟醒过来,那种疼真是不能用语言形容的,我拼命扭动身体却发现动不了,只能不停的左右摆动头,求救似的和大夫说:“大夫,我好痛!”大夫没理会我,估计在全神贯注的做手术,我只好重复了一遍,因为真的疼的忍受不住。

  大夫回答我说:“你忍一下,马上就结束了。”我听完竟然又沉沉睡去了。

  等我醒过来,好家伙,心脏、血压检测器都在我身上运转,左手上打了好几瓶点滴,竟然还带着氧气瓶。

  即使我后来恢复的很好,曾经的那个阑尾位置再也没有疼过,但这段经历我怎么也忘不掉。

  之后我也因为皮肤病、脊柱等问题先后去过好几次医院,也知道有很多医患关系紧张的新闻被报导。

  我承认,我见过私自收费、收红包、不负责任的医生,但我也见过热情、认真、有医德的医生。

  我们不能因为个别人而否定一个群体,但我也支持用一个群体的平均标准衡量这个群体中的每一个人。

  在医院这个小社会中,患者们或者无助、贫穷,或者愚昧、粗俗,亦或者积极、阳光,医生们或者冷漠、逐利,或者坚持、奉献。

  在医患关系难调节这个问题上我无法评论谁强谁弱、谁对谁错,只能说,每一名医生患者,都不容易。

  霓虹【2】

  试过雨天去掉鞋子踩在地面上走路么,是否能感觉到脚下每一粒石子或者泥丸都很丰满,温热的潮湿,可以顺着脚踝蔓延到全身。

  雨天,很少人愿意贴近地面,总想着往高处去,害怕不期而遇的沾湿,或许鞋子很贵,或许裤子不能碰水,可是一双很贵的鞋子,一条不能碰水的裤子,你买它做什么呢。

  不坐电动车的人,是理解不了那种贴近地面的快乐的。

  也许,你还在为躲过上一分钟的红灯路口侥幸,下一秒钟,突然冲过来一员“敢死队”溅你一身泥巴水,你要开口破骂么,那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可爱的小嘴搞不好就真的要满口放黄了。

  真正的车水马龙,不是坐在豪华客车里,感觉不到人山人海、路面颠簸、唠叨汽鸣...大妈叫骂、伙子超车、大叔拉货、爷爷听广播、上班族催促,果摊在三轮车里,偶尔掉出一两个,有人想捡却又赶时间,有人想笑却又怕惹麻烦。

  雨后,城市和乡镇一样漂亮,一样凹的地方积水,凸的地方干爽,一样倒影出美丽的天空,只是城里多了一种叫做霓虹的东西,这种标志性的东西让人很容易区别开事物之间特有的属性。

  紧贴着地面,我试着数出霓虹的数量,从水洼里,这是我最熟悉的东西,人的本能,很容易就能从所熟悉的事物里寻找出通性。

  昆明的霓虹是暖黄色的,虽然它尽力极致的表现出五彩缤纷,可是它的基调就是暖黄色,一所雨夜温暖的城市,在如何牵强也调试不出死寂沉静的颜色来,也许这就是为何雨夜显得如此祥和的原因。

  车轮子碾碎霓虹,它在我们离开后的某一个时刻又重组完整,然后再被碾碎,周而复始,就像我们的记忆和情感,在某一个时刻被打破,然后再在某一个时刻被重组。

  节奏【3】

  于千万年之间,于千万人之中,没有晚一步,也没有早一步,刚好遇见,这是各自节奏影响的结果,也是缘分的选择,但人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不是每个美好的开始就都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一切都会随着时空的推移出现变数,开始并不意味着永远。

  两只蚱蜢在某个地点某个时间遇见、步伐重合,都说“细节决定成败”,肯定会有反驳“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但事实是随着节奏不一,渐渐地从原来的重合拉开彼此的距离。

  雄性血气方刚地极力冲在前面,而雌性则悠然淡定地走在后面,前者毫不理会后者追赶的无奈,后者也不懂前者牵扯的艰辛,即便有绳子连接着,但不能否定它们之间存在永远不能缩减的距离。

  如果彼此的步伐节奏不变,无论如何努力,那两者之间永远都有一段距离无法逾越,而距离会让那根绳子绝然崩断,只能造成,陌生的永远陌生,熟悉的最后也会变回陌生。

  当缘分随着那根绳子的崩断而飘然远去时,是否有想过,如果前者能慢下来,后者稍微快那么一点,也许彼此就不会遗憾地作别。

  有人说两个人在一起其实就是凑伙过日子,但并不代表要凑合,而是两人彼此带着爱,用着合适的节奏相互迁就,相互陪伴,不管在如何艰难的岁月里,仍能彼此笑着说“有你,真好”……

  其实等待便是如此而已,只为了用着自己的节奏在等那个可以配合自己节奏的人,用千万年只为等“缘来是你”,然后只为,陪你此生安好,护我一世周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