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是闺蜜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十多年以后,我们各自成为虽然心怀感伤但甘心承担的女子,没有什么怨悔。在大雨中,平静地挥手告别。想知道下面的情节,快来欣赏吧

  我的初恋是闺蜜【1】

  12岁的时候,我有过少年的友情,是和学校里的一个同龄女孩。

  她的家和我的家隔了城市中央的一条河流。

  夏天下着暴雨的午后,我记得她撑伞等在楼梯的下端,来接我去她家里吃冰激凌。

  潮湿的阴影里,她的面容像一朵皎洁的山茶花。

  我们在大雨中光着脚踩水,在她宽敞的家里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看诗集,然后疲倦之后拥抱着睡在一起。

  她浓密的长发散发出清香,在睡意蒙眬的时候兜了我一头一脸。

  我用手去拨。

  窗外是滂沱的雨声。

  那时候我是一个不常和父母在一起的女孩,她的家庭也不幸福。

  我们有彼此隐秘而艰涩的疼痛,都还没有长大,是肿胀的纯洁的花苞,想在彼此的灵魂里寻找一条通往世界的途径。

  而这个进入的切口,只能是给予彼此的爱,虽然这种爱,因为某种绝望,显得盲目而决绝,充满纠缠。

  我记得我们每天写信,即使在同一个班级里,每天都在见面。

  时间在剧烈的感情里,总是不够用。

  我们在信里写,我爱你。

  就像对这个尚未展开旅途的世界说,我要出发。

  这种感情,现在看来,其实已经如同一场初恋。

  这段往事,使我对女性之间的友情,一直保持着某种信仰。

  在它里面,没有性,没有好奇,也没有激素的作用,只是因为彼此共同的愿望而靠近。

  我们就像两个敏感的贫乏的孩子,彼此拥抱取暖。

  这样纯洁的陪伴,彼此之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有悲喜,有失落。

我的初恋是闺蜜

  现在想起来,17岁之前的生活。

  是一生中最为残酷而凄艳的岁月。

  后来,我们很快各自恋爱。

  那时候总是以为恋爱能够彻底地拯救自己的孤独。

  是在付出很多代价,耗费掉很多时间之后,才知道,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十多年以后,我早已离开那个南方城市。

  从南到北,一路在不同的城市里迁徙。

  我开始写书,出版小说。

  我的生活,日益桀骜和颠簸。

  但是少年时,我曾对她说过,我以后会写书,因为我要让别人知道我的疼痛、我们的疼痛、所有人的疼痛。

  她最终嫁给了一个纯朴沉默的男子。

  结婚生子,平淡地工作,过着安稳的生活。

  有很长一段时间,彼此失去了音信。

  然后,有一年夏天,我回家,偶然联系到了她。

  于是就去见她。

  我还记得她最喜欢吃香蕉,在附近的水果店里买了一大串香蕉,还有一捧打着花苞的深红石竹。

  她的长发已经不见,扎着粗糙的髻。

  憨稚的一岁幼儿在她的怀里酣睡。

  她已做了母亲。

  而我,依然孤身一人。

  我们没什么话说,一个劲地微笑,沉默。

  她让我看房间里一大缸的热带鱼。

  空气中有寻常生活的奶粉和灰尘的气味。

  我看到墙壁上她16岁时的照片。

  我也一直把自己的一张少年时的黑白照片带在身边。

  照片这样陈旧,而少女时的笑容,却明亮得耀眼,明眸皓齿,让人伤怀。

  我们还是有着一模一样的喜好,和过去一样。

  告别的时候,她送我。

  我把她的孩子抱在怀里。

  我们凭借着曾经给予对方的温暖和激情,已经长大。

  那段少年时的感情,就如同彼此寄居的蛹。

  当灵魂长出翅膀,各奔东西,蛹就成了透明的空壳。

  十多年以后,我们各自成为虽然心怀感伤但甘心承担的女子,没有什么怨悔。

  在大雨中,平静地挥手告别。

  少年时那般潮水汹涌的友情,已经不见。

  经历过诸多人性的苍凉和命运的多舛,已不再需要倾心的付出去探知未来的结局。

  我们知道,最终我们是会长大的。

  疼痛会过去的。

  在路上【2】

  万雨,一个闷闷的男生,平时也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和人打交道,那张帅气的面孔永远只有一个表情。

  所以,他的朋友很少,异性朋友就更少了,但是他却有一个女神级的朋友,不过那个女神,脾气火爆,名字叫李景。

  也许只有万雨才能受得了李景的脾气,所以,李景才把他当朋友吧!

  李景和万雨是发小,李景从小就不是个大人眼中的好孩子。

  小学的时候和同学打架,男生他都打,只有有一点不顺他的心意他就打他们,多次被老师喊家长,父母太忙常年都在外面出差,只能叫她姥姥过来,她姥姥也管不了她,当老师面说她俩句,她回去还闹别扭,姥姥还得哄个半天,说尽好话。

  实在没办法就会喊万雨去他家,只听见李景又是打,又是哭诉,又是大叫的万雨也不说话,让她打,看她累了就问她,累不累,累了就吃饭吧!姥姥就端来热了一遍又一遍的饭菜,万雨就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完。

  然后就默默走回家。

  虽然是个女汉子,李景却越长越逆天,特别是到了初三,学会了化妆,白皙的脸,修长的身材,马尾扎的简单,但是却显得活泼灵动,处了马尾,真不敢想她长发及腰的样子,那种火爆脾气,发起火来,披头散发,应该是像极了贞子吧。

  万雨虽然很低调,沉闷,大人眼中好孩子形象,但是他的成绩却并不好,他是单亲家庭,他和父亲生活,他父亲对他的成绩也并不关心,好似,只要供他吃喝,他不杀人放火,他就尽到了做父亲的职责。

  初三的时候,李景和万雨在一个班,万雨的同桌是个混混,长得帅气,嘴也会说,万雨不喜欢他,但是他也不说出来,在别人看来,万雨就是石头,木没有感情的,自然也没有喜欢与不喜欢的定义。

  他的同桌叫杨桐,他喜欢上了李景,不知道是喜欢还是因为李景看着养眼,亦或是追到这么漂亮的女生能满足他的虚荣感。

  李景对杨桐并不反感,因为他长得并不差,而且杨桐还会哄女孩子开心。

  后来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在一起不久,杨桐就因为聚众打架被学校勒令退学了,退学后,杨桐多次来学校找李景,说自己混出名堂后,一定会回来找李景,李景也不理他,后来烦了,对他说“你在学校的时候,跟你玩玩,也是为了气万雨,现在走了,就滚远点,你哪里值得老娘喜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这话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河东狮,喜欢那个呆石头。

  放学后,万雨收拾了书包,像平常一样,一个人等到人群散去了从学校的侧门离开到了校门口,一群人围了上了领头的就是杨桐。

  杨桐鄙视着万雨,万雨绕着他们想离开他们把他围的更紧了。

  “妈的给老娘放开他,你们敢动他,老娘废了你们。

  寻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李景跑了过来,看着恶狠狠的不过也挺好笑的。

  杨桐看着李景,不得不放开万雨。

  万雨背着书包,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得走了。

  “杨桐,老娘告诉你,只能我欺负他,除了我,你们谁也别想动他。

  以后他出了什么事情,小心我闹的你家鸡犬不宁。

  说完看到已经走远的万雨追过去“万雨,你给老娘等等,听到没,等等,唔哇……哇唔”喊着喊着李景居然哭了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耍赖。

  万雨听到他哭了,停下来,回头,走到他身边蹲下,等着。

  一会万雨说,“哭累了吗?累了就回家吧。

  李景就满足的站起来,乖乖的跟着万雨回家,一路上她说好多事情,无论什么事情,她的肢体动作都很丰富。

  嗓门也大,在远处看去,她好像是在吓唬万雨,万雨却淡定的一直走路。

  初三毕业了,万雨不上学了,他父亲说他成绩不好,上也没用,不然早点打工挣钱,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就这样早早的工作了,而李景上了职高,脾气还是很火爆,口头禅还是“老娘”,但是毕竟颜值高,喜欢她的人还是很多,却从不搭理他们。

  万雨在酒吧做了调酒师,李景经常逃课去看他,万雨不搭理她,说女孩子来这种地方不好。

  李景看着万雨,“老娘才不怕呢,那个敢欺负我,我让他断子绝孙。

  万雨也不说什么忙他自己的东西。

  李景呆腻了就自己走了。

  那天杨桐来到了那个酒吧,看到了万雨在那调酒,上去就要了一背酒,泼在万雨脸上,万雨擦了擦脸不说话其他的店员慌忙来解围。

  “大哥别生气,这小子刚来没有多久,不会做事。

  有眼不识泰山有怠慢的地方你担待些。

  杨桐混的不错,有些名声,所以这里人大多数都认识他。

  要是他今天旧事重提,万雨就宰了。

  还好,杨桐没有说什么,说了一句算了吧,事情也没有往恶劣方向发展。

  不过,万雨失去了这个工作。

  李景不知道李景已经不在那上班了,那天去找万雨,找不到万雨,以为万雨躲着他,就在吧台撒泼了。

  恰巧遇到了刚刚进来的杨桐,杨桐递了一杯伏特加,说“你在等等,喝点东西,我叫人去找万雨。

  “找不到,老娘废了你们”说完,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的伏特加。

  一会就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正当杨桐准备抱着李景离开的时候,万雨回来了,杨桐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他们打了起来,因为他们人多,万雨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过最后还是抱着李景离开了。

  万雨把李景抱到了附近的公园石椅上,靠在自己肩膀上抱着他。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他幸福,他从小就感觉自己给不了任何人幸福。

  自己也很少感觉到幸福,但是此刻他感觉很幸福,而已经醒来的李景装睡着了,他也满满的幸福。

  到了凌晨,天已经凉了,李景假装醒来,矫情着叫着冷。

  万雨脱下外套给他披上,李景不愿意,要万雨抱着他。

  万雨不愿意。

  李景一脚踩在石椅上对着万雨说“喜欢我吗?不要说不喜欢我都看见了,我靠着你的时候你在偷笑。

  你就是喜欢老娘,快说你喜欢我,做我男朋友”万雨说“我喜欢你但是我给不了你幸福,我没有权利做你男朋友,我……”万雨还没有说完,李景滚烫的唇就贴上了万雨的脸“万雨,我们还小我们还在路上。

  成长的路上,没有到生命的尽头,我们就一直在路上,而我们不知道下一段路会发生什么,但是有你陪着老娘陪着我,我就天不怕地不怕。

  只有你能给我幸福,我们的幸福就在路上,愿意陪我吗?”万雨点点头露出极少出现的微笑。

  依雪之城【3】

  有人说,雪落在城上,没有阳光令它们分散,除非城倒塌,雪才会落下;而我说,就算没有阳光,外界的分子因子迟早会分解掉雪。

  雪和城,注定不能永远在一起。

  ——宁雪

  宁雪一个人走在傍晚的马路边上,深秋的风总是那么冷,害得她把围巾不断地拉紧。

  她低着头,丝毫没发现有个人站在她的前面。

  毫无疑问,何城华丽丽地被宁雪撞到了地上,他站在那里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一个瘦小的女孩子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你才会撞到你,我真不是故意的!”何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贴在身上调皮的灰尘,看着低头道歉的小女生,笑着说:“没事,是我专门在这里等着让你撞我的,只是……”没想到你的力气那么大。

  “做我女朋友吧!”

  “啊?”宁雪抬起头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孩,他要告白不也应该去告白漂亮的女生吗,怎么会是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