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散落的风景里

随笔 时间:2017-07-17 我要投稿

  岁月在渐渐消逝,岁月又在重新来过。在散落的风景里。

  在散落的风景里【1】

  秋浦河的潮水春起秋落,在这潮汐的背后,是垄坝上坐落着数不清的人家,绵延数公里的村落一眼望不到尽头。

  宅基地前面是一条引入秋浦河的河道,屋后是人工开挖泄洪的水渠,儿时家乡土胚垒筑起的草房都是因地势而造──坐北朝南,冬天屋檐下的冰凌让隆冬充满着欢乐的笑声与奔跑的脚步,春天柳条做成的圈圈戴在头项能让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名战斗英雄,酷热的夏天听着蝉鸣和蛙声就能安然地进入时长时短的梦乡,秋天收割后更加空旷的田野成了孩子们撒野的乐园!

  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是我成长中最为坚实的地段,这也是一个没落的地带,可就在这片沃土上,零散不失有序,贫穷不失温暖,落后不失明天。

  童年时光是在乡邻乡亲的叙述中,“小瘦子唉,广播里又在说你了,还不快回去!”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常常这样逗着会跑路的我,我也总经不住这一说词。

  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还是和同伴屋前房后玩得起劲时,我都会快速地冲回家中,拿起长长的竹竿敲打着正间室内门厅上的广播来,即使没有听到播放我的小名,广播也逃脱不了被“敲打”的份,任性成了我对乡亲们最初的信任。

在散落的风景里

  谁能知道记事之前的事情呢?瘦弱多病是父母亲和来家作客的人说出我最多的部分,那时的我总能成为村里张医生的客人,据说当时没有小孩子不怕张医生的,队里大人们如果遇见不听话的孩子,都会说:“再不听话,张医生来了哦!”唯有我不是那么在乎,打针可能成为幼时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一到吃饭时,有事没事来个“作饭天” ──吃饭时分将所有的菜肴占为已有,最终只会落下什么也没有吃到的份了。

  有时真的想像不出父母是怎样忍得住这样一个既不是最小也不是最长、处处让他们操碎心的孩子?那时让父母亲最有成就感的就是小小的我也能为家里挣工分了。

  父亲说,有一次生产队里大型东放红排水机有一个零部件落入机器狭缝里,大人们胳膊都伸不下去,也取不出来,师傅最后建议父亲把我抱去试下,长着瘦弱胳膊的我还真做到了。

  在父母亲言语中展露的风景里,这事一直存在着,也存在在以后的时光中,童年时期的我是幸福的,在想象里也是记忆中最为美好的段落。

  城里是我少年时向往的地方,那里有高楼大厦和柏油马路,下雨天不需要赤脚就可以走街窜巷,那里有美味的雪糕和形形色色的小餐馆,排队吃也吃不到尽头,那里有几层楼的图书馆,里面有我永远翻不完的小人书,……。

  20多里的路程对那个时期的我来说是多么的遥不可及,没有公交,没有水泥路面,就连自行车也难得见着,最终我所有的期盼全落在父亲上街后的每一个夕阳的余光中,掼墙板、打水漂、上树下河、土墙里掏蜂子等等都不再成为吸引人的了,

  再闹腾的我也会静静地在家门口观望,用一双眼、一对耳、一颗心,在站着、在蹲着、在依靠着那颗老刺槐树下,等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村头出现,等待那个挑着篓筐的身影由远渐近地走来,不为别的,仅为一块烧饼、一本小册画,或几个修掉虫眼、味道不凡的水果。

  偶尔我也会跟随父亲亲临市区,去时两条小腿架在他的脖子上,双手抱着他的前额头,坐累的时候,父亲会攥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地走着,面对着秋浦河水、成片的庄家和远处的山峰,我不知道父亲和同路的乡亲在说着什么,更记不起自己在想些啥,兴奋时会脱手跑上一段路等着他们,知道的部分就是要去城里大医院去复检一下,看看近期医治的情况怎么样了,回来后我会把所见所闻都夸张地说出去,说得越神通越好,说得让小伙伴们张口结舌,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了……。

  父母亲口说出和自己经历的,得以让我的记忆在努力地追回过去时光,让未知的部分转入了正轨,一路走来,在记忆中有了满满爱的雏形。

  近日,楼下经常传来刚出世不久孩子的哭声:“哄啊!哄啊!……哄啊!”始终是一个调子,或许有音量减弱,随着夜越来越深、越来越静,孩子哭闹减弱的部分亦被宁静的夜虚拟了全部。

  我相信大人和孩子相互交流肯定是不间断的,父母的心一定是纠结着的。

  又到放假时节,该回家去看看了,去看看父亲16年前遗留的箱子──小时候知道里面都是我想吃的东西,再给80多岁的母亲看看我的样子,仅此而已。

  大雨的怀想【2】

  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雨,浇得我心慌慌的。

  只见黑沉沉的天幕,雨哗啦啦从天上往地下直灌,急吼吼地,大概是醉汉无所顾忌地大桶大桶泼水。

  雨点大如豆,倾泻而下,肆无忌惮,落到地上,你推我挤,不知要流到何处去。

  一会儿,地面积满了雨水。

  小车疾驰而过,飞花四起,惊了路旁的行人。

  人们身上淋着雨,雨滴顺着脸颊不停掉落;打着伞的人们,握紧了伞柄,雨滴重重地打在伞上,发出了啪啪的声响,只一会儿裤脚湿了,又一会儿,裤腿湿了。

  也有那耐心的行人躲在商店的门廊下,无奈地望着这不期而至的急雨,盼着雨快些停下。

  还有那不着雨披的人,在大雨中骑自行车狂奔。

  这是六月的一场大雨,我撑着伞去接放学回家的女儿,听见同行的小男生大叫着:“这雨还要下得更大才痛快!”天真的孩童哪里懂得我的心事。

  我催着女儿快些回家,担心这雨淋湿她的衣衫,害怕她生病。

  我还惦记家中晾晒的被子,若遭雨淋了,又得晒好几天。

  什么时候我连大雨也要怕了呢?

  印象最深的是十五岁那年的那场大雨。

  那一天中考结束了,我骑着自行车赶着回家。

  学校距离我家七八里路。

  一忽儿吹起了大风,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下一刻大雨侵袭,我那破旧的自行车总爱掉链子,而大雨无情地淋透了我全身。

  地上泥泞不堪,是乡间的土路,自行车驶在这样的泥地里,分外难行。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往前冲,心里大叫着:“让大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再大的风雨我也不怕!就当作老天送我的特殊生日礼物吧。”是的,那天我生日,我赶着回家吃妈妈煮的糖水鸡蛋。

  那是我每年必有的生日礼物!那样的大雨激起了我浑身的豪气,而骑着自行车在雨中无所畏惧地狂奔,这样的经验难以忘怀。

  二十多年过去了,那场大雨如黑白胶片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中。

  十五岁女孩那样单纯的热情!

  看着大雨我心慌慌的。

  每逢大雨,我要担心我的房子,因为在一楼,大雨冲刷阳台,排水不畅,雨水倒灌进我家,留下的是湿淋淋的地面。

  而我生活的小区竟然还是全国闻名的花园小区!天知道这样的大雨,多少老旧的房子会禁不住考验呢?我不由想起了满怀忧郁的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这样的大雨,有的地方地势低,排水不畅,路面积水高达50厘米,我见过人们在狭窄的小巷里卷起裤腿,小心涉水,还有小车浮在水面上罢工,车辆排成长队拥堵。

  这样的大雨何尝不是对市政设施的一个巨大考验呢?

  无情的大雨勾起了我的愁思:父母刚种下的水稻没顶了没?据说没顶浸泡个三五天,水稻要白种了。

  大风雨中父母睡得不安稳了吧?湖南、贵州、广西忻城县、北更乡,泰国北部眼下又遭水灾了吧?

  多情文人墨客如是说:

  雨是离人泪。

  雨是情人泪。

  雨是女人的泪啊。

  关紧门窗,望着窗外雨天连成一线,我盼着雨快停下,快停下!

  明天会有好太阳吧?

  岁月静好,世人何必自扰【3】

  红尘中,谁喜幽篁篱舍处的风清月明?谁恋车水马龙边的灯红酒绿?昨日,谁人歌春风得意马蹄疾?今日,谁人叹小楼昨夜东风去?浮浮沉沉,缘起缘落,我们皆是光阴的过客。

  其实,路过的风景中,哪一花哪一叶不留生命的泼墨与写意?流年的烟火中,哪一路哪一程不具生命的温暖和感动?

  人世间,不仅有花好月圆,也有花败月残;生命中,不仅有风华正茂,也有红颜易老;时光里,不仅有两情相许,也有人各东西。

  真的不必去羡慕窈窕佳人顾盼生辉、回眸倾城;真的不必去羡慕富豪子弟身缠万贯、夜夜笙歌。

  你若心种莲花,心怀菩提,则亦步步生香,处处桃源。

  你若用慧眼看世界,用禅意渡人生,相信你生命的每一路都能有百花香,每一程都能有天籁音,每一天都能有清幽语。

  毋庸置疑,世间男子大多喜爱徐志摩的诗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世间女子大多爱极“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前世今生,哪个男人不期望遇见褭褭的霓裳羽衣?哪个女人不期待遇见翩翩的白衣青衫?试问,爱情的帷幕下、曲廊上、轩窗前,谁甘愿和真爱道再见?

  休怪命运不公,时光匆匆。

  爱情里,总有悲欢离合,柔肠百结,不管你是他的床前明月光,还是他心口上的红朱砂,爱过、恨过,就任由花自飘零水自流吧。

  一首旧曲能勾几番回忆?一阕新词能泛几许光华?有些情注定是镜中花水中月,有些爱注定是越重山趟万水,有些人注定是不久留难长守,何必叹,相逢太晚;何必怨,造化弄人。

  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来我迎,你去我送。

  相聚时,拨一曲高山流水,三杯两盏淡饮;离散时,吹一支初心共老,万水千山浅描。

  风无定,云无常,友情,无需浓墨重彩,只需相知相交。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付出不一定能得到,知音不一定能相伴到老,只要自己已把真情交付,一次回眸,一场相遇,别人懂或者不懂已经不重要。

  “一叶绽放一追寻,一花盛开一世界”,若心中有爱,何处不是水云间?何处不达桃花源?当你,已心有慈悲,心怀感恩,心向暖阳,则谁也阻挡不了你与幸福牵手,与快乐同行。

  不管何时,无论何处,请记得给世界留一个潇洒的背影,给生命留一段深情的告白,给流年书一阕别样的精彩。

  天底下,并非所有的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并非所有的朋友都能相知相惜。

  当爱情为难时,何不放开束缚让前程云淡风轻?当友谊搁浅时,何不卸下重负让自己轻装前行?是归人也好,是过客也罢,只要彼此记得相遇相逢时的美好,记得相爱相知时的幸福,一路记得“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一起躲过雨的屋檐”,“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足矣。

  如此,一切,都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裁一帛光阴,在生命的空白处用素笔填写幽幽诗情,在命运的路途上用长袖舞出飘飘画意。

  切莫因为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就非要自己强颜欢笑;切莫因为一句女子原该温柔,就非要自己掩饰本真。

  适当的时候,找个合适的地方让情绪彻底宣泄;适当的时候,找个合适的对象将心事一吐为快。

  生命是一场纷纷扬扬的花事,雁来雁去,冷暖自知。

  现实里,人不能因成功而沾沾自喜、飞扬跋扈,也不能因失败而郁郁寡欢、萎靡不振。

  顺境,可使生活风生水起;逆境,能使生命别有洞天。

  人活一世,我们要尽可能做到,在顺境里不惊不喜,在逆境里不贱不卑。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你若懂得珍惜,生命怎忍将你抛弃?你若懂得雄起,成功怎会舍你远去?我们该时刻提醒自己:贪杯误事,贪心误人,有些酒浅尝即止,有些事适可而止。

  繁华处有繁华处的神奇,阑珊处有阑珊处的神秘,或许,我的路上会有云遮月笼,或许你的路上会有水穷山重,但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能宠辱不惊,随遇而安,让否极泰来,让干戈化为玉帛,让古今事都付笑谈中,用一支岁月长篙撑开每一季的绚烂天空,用一支如风长笛吹响每一程的悠扬欢曲,那么,我们就能以洒脱的姿态迎接一切,拥抱一切。

  在悔恨里沉沦,则万事成蹉跎;在困境中涅槃,则万物皆风情。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人既要活得明白,又要懂得糊涂,命运需要自己把握,生命需要自己主宰,我们,千万不要苛责别人、为难自己,不要轻视别人、小瞧自己,不要在浑浑噩噩中虚度朝暮。

  莫问结局是否完美,莫问红尘谁是谁非,好好做一个阳光的男子,纵然你一无所有,也要学会以悠闲的姿态与夏蝉共高歌,与冬雪共摇曳;好好做一个明媚的女子,纵然你不倾国倾城,也要学会以优雅的姿态与春花共轻舞,与秋叶共蹁跹。

  岁月静好,世人何必自扰?景,不会因为我们的漠视明日便会消殆;花,不会因为我们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

  “只要心是晴朗的,人生就没有雨天。”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不问起起落落,只问快不快乐。

  一丛花树,一帘烟雨,一片晴空,一程山水,一段故事,皆是生命里的旖旎风景,一切湮灭,还有真情永恒;一切散尽,还有记忆成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