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那一份欢喜

随笔 时间:2017-07-18 我要投稿

  一杯香茗,一缕微风,一丝细雨,一卷书香,一池莲花,一首诗,一个人,一次偶然一回眸,捻花一笑,只为那一份欢喜。

  只为那一份欢喜【1】

  心烦意乱或者无聊闲适的时候,便喜欢开启电脑点开酷狗音乐播放器,然后走入空间又或者捧上一本书籍,在书中去寻找现实生活中的那份难得的春明和清静。

  如此,许多的迷茫困惑、许多的惆怅惘然便随舒曼畅快的音乐或清幽淡雅的文字濯洗而去。

  亦如:“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不经意间,我又停留在你的空间里。

  时光飞逝,转眼,相伴六年。

  攸记得,相遇、相识的点滴,恍如昨日,此刻,你可知,我满脑子里都是初见时的那般温暖、美好。

  虽不记得你我初次相逢为某一时刻,只知那时也是这样的一个晴朗下午,习惯,登录QQ,游览空间,聆听些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

  那些或悲或喜的日子里,总喜欢用文字去记录,不用去在乎,别人会用什麽样的眼光、怎麽的心态去揣测。

只为那一份欢喜

  于我,只知在你的空间里,我,可以肆无忌惮、毫无顾忌的敲打着自己的喜怒哀乐,诉说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于我,只知在你的空间里,我,亦如看见一滴清露,闪烁了一朵蔷薇;如同一抹凉风,漾开了一湖春水;如同一桨烟花,潋滟了一怀心境般。

  此时,我多想,如同你般,怀一颗云水禅心,行走在如诗如画如梦的生活里。

  然,我知道,你有你的社交圈、生活圈,没有过多的时间回访于我。

  只因那一份欢喜,所以,我常常告诉你,无需考虑我的心境。

  喜欢独自一人呆在小区的花苑里,捧一杯飘着清香的茉莉花茶,坐在那张布满古色古香的藤条椅上,轻盈望去,随处可见的小草、小竹叶,一张张充满绿的生机,一派派盎然景致。

  摒住呼吸,似乎还可听到那些窸窸窣窣生长的声音。

  这一刻,莫名的悸动涌上心头。

  请允我,就这样,静静地闭上眼,任由阳光温柔地抚摸,任由那些细细密密的风夹带着那淡淡的茶香让自己在这一刻迷离,只为那一份欢喜。

  你说:“你听,自然的声音是那样的包容,那样的慈爱,让我们在自然的熏陶中去感悟灵性,在茶香物语中去升华自身。

  学会在这静谧的空间里与自己对望,让一切不明媚的东西随风而去。”

  我说,你可知,网络中,你是我最美的遇见;我说,你可知,你就是我眼底那一袭最纯静最美丽的蓝(兰)是我生命里永不疲惫的眷恋;我说,你可知,冥冥中,我已深深的感觉到,即使我们相隔万水千山,也能看到彼此的眼睛,即使远隔时空,也能感受到彼此跳动的心灵;我说,你可知,即使在陌生的世界里,我们也能彼此回眸,依然能读懂彼此的意会与深情。

  亲爱的,在这如烟花般的四月,我愿用一纸素笺,系上我满腔热情,然后真心实意的对你说一声:“这个四月,让我们依然牵着手,依然筑梦流年,好吗?”

  初见人生不负卿【2】

  人生若只如初见,数百年来,也不过二人许。

  一个是满清第一大词人,写尽人生的美丽与哀愁;一个是转世活佛,流传于世许多美丽的情诗。

  他们有共性。

  都是人间少有。

  他们几乎都拥尽人间一切,唯独没有快乐。

  他们都是世间最美丽的情郎,也是受尽造化作弄的失意之人。

  他们都生活在康熙朝,他们都是少数民族。

  他们都是人间奇葩,却都又英年早逝,情深不寿。

  他们都生命短暂却如夏花般绚烂。

  喜欢纳兰公子的《饮水集》由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今天写下这八个字,让人心头仍忍不住一颤,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鱼,安知鱼之悲?一切,归于冷暖自知。

  也喜欢仓央的情诗。

  他短暂的人生充满传奇色彩,既有宗教的神圣,又有政治的诡谲,还有命运的多戗和爱情的凄美。

  最喜欢他以一颗佛心演绎了平凡人世间最不平凡的爱情。

  恍惚中,我不知道是如何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的。

  他们的多情?他们的文采?好像又不尽然。

  也许应该是他们浓缩了一生的情,于热烈处迸发出来的平凡。

  他们两个,一个不允许有“尘缘”,另一个却“尘缘容易绝”。

  一个被命运选中为活佛,另一个却因为内心的痛苦,“曾染戒香消俗念,莫又多情”。

  一个说:“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另一个说:“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字面上说着薄情绝情,骨子里却仍是多情痴情。

  这样的矛盾挣扎,甜蜜和和凄苦交织的况味,正是他们的诗能够穿越三百年的时光,感动我们的内心的原因之一。

  纳兰在《朝中措》里写道:看尽一帘红雨,为谁轻系花铃。

  仓央在其诗歌里写到: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朝圣的终点模糊了我的双眼,是明晰或者消散已不重要。

  我只愿“转山转水转佛塔”,用今生祈求一个来世。

  仓央的身份就决定了他情愿一生一世暗恋,也不愿用一个美好的开始配上一个无望的结局。

  但他在暗恋情节上所迸发出来的热烈一点也不逊色于纳兰的情真意切。

  试问纳兰,如果早知道和她只有三年的相处,你还愿意和她相爱吗?试问仓央,如果早知道会被废黜,你还愿意爱上你心上的人儿吗?

  韶华易逝,烟花易冷。

  也许唯其短暂和不可预知,才使得他们的爱更加炽热和纯真,三百多年后的我们还在咀嚼着他们的幸与痛。

  翻手纳兰,覆手仓央。

  一样的痴情,不一样的人生。

  感谢你们,用短短一生的薄凉,传承了人间少有的真情。

  你将是我的太阳【3】

  你是我的太阳。

  有那么一个人,不知道写了多少遍,想起来却还是想写。

  我们都没什么特别,都是疯癫的少年,处在绽放的季节;我们都有自己的班级,自己的生活,正赶上情感泛滥的季节;总会自以为是的贪恋着那些美好的情感。

  彼此离开后,遇上了不敢面对的门槛......

  日子还是那么过,时间还是那么流逝,上课还是会发呆想你,下课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暂时忘记你。

  永远不知道,你会在哪一天,哪一秒,突然出现,会想起为你准备的星空,却始终不能给你;会想起我们一起肩并肩走过的校园小道;会想起那些看似平淡的甜蜜话语;会想起每一次的争争吵吵,你我的幼稚;会想起最美的时候我们偷偷地煲电话粥;会想起我们在一起的一切......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未羡慕过任何人,我们仍然是我们,天黑时仰望同一片星空的我们。

  也许你不知道,那些背后的事情;也许你也知道,那些努力。

  说好的,我们一起考上那所高中。

  誓言,誓言,誓言,永远?!对不起,我大概做不到了。

  老话,怪现实不允许,我们终究会被时间拉扯的更加遥远。

  我时常想起那时的我们,这是很短暂却又很漫长的时光,我们在洪流里渐渐流失冲散,苍老了的不只是心还有我等你回来等成了一堆石。

  等我变成孤独老人了,你一定要来看我,你似乎知道的我怕孤独。

  我大概是很差劲的人,爱说告别,又爱反悔, 初次几回你担心受怕的挽回,久了就开始觉得疲惫。

  人啊,最忌讳的便是做错事情,十次功都不抵一次过。

  所以指责比欣赏要更多感情。

  没了最初的冲动我可能在你心里就只是个影子想到时会微微感伤,但没了奋不顾身的理由。

  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习惯抬起头看天,蓝蓝的,在那一边,你是不是也会想起我呢?我在等,等待我们的未来。

  如果我们再次相见,相信我,我不会再把泪水逼回去,笑着告别,笑着对你说没关系。

  我也相信你,你也会笑着告别,笑着挥手,笑着说我们回不去了。

  坐在车里背过阿姨流泪,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流泪是因为眼皮再也承受不住泪珠的重量而迫使它留下。

  我们在一起的画面,又一次一副一副地浮现。

  云淡风轻,请你记得:很长时间不理你并不代表我忘了你,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始终无人代替。

  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死角,我把我最深的秘密放在那里。

  可惜,太阳,你照不亮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