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物抒情散文600字摘抄

随笔 时间:2017-07-18 我要投稿

  借物抒情散文怎么写?我为大家整理了借物抒情散文600字摘抄,欢迎各位参考下面文章。

  荔枝蜜 【1】

  花鸟草虫,凡是上得画的,那原物往往也叫人喜爱。

  蜜蜂是画家的爱物,我却总不大喜欢。

  说起来可笑。

  孩子时候,有一回上树掐海棠花,不想叫蜜蜂螫了一下,痛得我差点儿跌下来。

  大人告诉我说:蜜蜂轻易不螫人,准是误以为你要伤害它,才螫。

  一螫,它自己耗尽生命,也活不久了。

  我听了,觉得那蜜蜂可怜,原谅它了。

  可是

  从此以后,每逢看见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

  今年四月,我到广东从化温泉小住了几天。

  四围是山,怀里抱着一潭春水,那又浓又翠的景色,简直是一幅青绿山水画。

  刚去的当晚,是个阴天,偶尔倚着楼窗一望:奇怪啊,怎么楼前凭空涌起那么多黑黝黝的小山,一重一重的,起伏不断。

  记得楼前是一片比较平坦的园林,不是山。

  这到底是什么幻景呢?赶到天明一看,忍不住笑了。

借物抒情散文600字摘抄

  原来是满野的荔枝树,一棵连一棵,每棵的叶子都密得不透缝,黑夜看去,可不就像小山似的。

  荔枝也许是世上最鲜最美的水果。

  苏东坡写过这样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可见荔枝的妙处。

  偏偏我来的不是时候,满树刚开着浅黄色的小花,并不出众。

  新发的嫩叶,颜色淡红,比花倒还中看些。

  从开花到果子成熟,大约得三个月,看来我是等不及在从化温泉吃鲜荔枝了。

  吃鲜荔枝蜜,倒是时候。

  有人也许没听说这稀罕物儿吧?从化的荔枝树多得像汪洋大海,开花时节,满野嘤嘤嗡嗡,忙得那蜜蜂忘记早晚,有时趁着月色还采花酿蜜。

  荔枝蜜的特点是成色纯,养分大。

  住在温泉的人多半喜欢吃这种蜜,滋养精神。

  热心肠的同志为我也弄到两瓶。

  一开瓶子塞儿,就是那么一股甜香;调上半杯一喝,甜香里带着股清气,很有点鲜荔枝味儿。

  喝着这样的好蜜,你会觉得生活都是甜的呢。

  我不觉动了情,想去看看自己一向不大喜欢的蜜蜂。

  荔枝林深处,隐隐露出一角白屋,那是温泉公社的养蜂场,却起了个有趣的名儿,叫“蜜蜂大厦”。

  正当十分春色,花开得正闹。

  一走进“大厦”,只见成群结队的蜜蜂出出进进,飞去飞来,那沸沸扬扬的情景,会使你想:说不定蜜蜂也在赶着建设什么新生活呢。

  养蜂员老梁领我走进“大厦”。

  叫他老梁,其实是个青年人,举动很精细。

  大概是老梁想叫我深入一下蜜蜂的生活,小小心心揭开一个木头蜂箱,箱里隔着一排板,每块板上满是蜜蜂,蠕蠕地爬着。

  蜂王是黑褐色的,身量特别细长,每只蜜蜂都愿意用采来的花精供养它。

  老梁叹息似的轻轻说:“你瞧这群小东西,多听话。”

  我就问道:“像这样一窝蜂,一年能割多少蜜?”

  老梁说:“能割几十斤。

  蜜蜂这物件,最爱劳动。

  广东天气好,花又多,蜜蜂一年四季都不闲着。

  酿的蜜多,自己吃的可有限。

  每回割蜜,给它们留一点点糖,够它们吃的就行了。

  它们从来不争,也不计较什么,还是继续劳动、继续酿蜜,整日整月不辞辛苦……”

  我又问道:“这样好蜜,不怕什么东西来糟害么?”

  老梁说:“怎么不怕?你得提防虫子爬进来,还得提防大黄蜂。

  大黄蜂这贼最恶,常常落在蜜蜂窝洞口,专干坏事。”

  我不觉笑道:“噢!自然界也有侵略者。

  该怎么对付大黄蜂呢?”

  老梁说:“赶!赶不走就打死它。

  要让它待在那儿,会咬死蜜蜂的。”

  我想起一个问题,就问:“可是呢,一只蜜蜂能活多久?”

  老梁回答说:“蜂王可以活三年,一只工蜂最多能活六个月。”

  我说:“原来寿命这样短。

  你不是总得往蜂房外边打扫死蜜蜂么?”

  老梁摇一摇头说:“从来不用。

  蜜蜂是很懂事的,活到限数,自己就悄悄死在外边,再也不回来了。”

  我的心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

  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在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

  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

  透过荔枝树林,我沉吟地望着远远的田野,那儿正有农民立在水田里,辛辛勤勤地分秧插秧。

  他们正用劳力建设自己的生活,实际也是在酿蜜--为自己,为别人,也为后世子孙酿造着生活的蜜。

  这黑夜,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评语:这篇散文赞美的是蜜蜂的奉献精神,实质上说的就是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抒写的是人生的一种价值观念。

  作者极口称赞荔枝蜜,就是在赞美蜜蜂对人的奉献。

  作者本来不大喜欢蜜蜂,可是,享受到这样的好蜜,不觉动了 情。

  人之常情,总是这样,你给人以极好的东西,人家就会产生好感。

  即使本来怀有偏见的,也会改变。

  蜜蜂为什么能给人极好的东西呢?在作者笔下,蜜蜂已经是一个艺术形象。

  蜜蜂有高尚的生活目的,它要“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此其一。

  其二,这极好的东西是蜜蜂辛勤劳动的成果。

  它“一年四季都不闲着”。

  文章多处描写蜜蜂忙忙碌碌的情景,告诉读者,蜜蜂为酿造出极好的东西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蜜蜂尤其可贵的是,不计报酬,“自己吃的可有限”,自奉甚俭,而且从来不争,也不计较什么。

  人生的境界大凡有三种不同的境界,一般地说,贡献大,社会给予他的报酬也多,这是完全合理的。

  也有一种人,让贪欲支配了心灵,不但不讲贡献,反而危害社会,贪得无厌,这是最可恶的。

  最值得钦敬的是奉献者,他们认为人生的幸福与价值全在于奉献,贡献大,却不计较报酬,这就是共产主义的思想品德。

  作者赞美蜜蜂的奉献精神,就是要净化人的心灵,提升人的品格。

  作者联想到农民,透露了文章的主旨,原来赞美蜜蜂的勤劳与奉献,就是赞美农民的勤劳与奉献。

  农民是在“为自己,为别人,也为后世子孙酿造生活的蜜”,这就是亿万农民辛勤劳动的意义,他们的劳动,不光是为自己生活,同时也是为了社会。

  农民是中国人口的大多数,他们很平凡,又很辛苦,他们酿造了生活的蜜,作者把赞歌献给农民,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敬意。

  作者也联想到自己,表达了自己的心愿。

  他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他愿意置身在劳动人民的队伍里,不做高踞于群众头上的精神贵族,他要给人民贡献“极好的东西”,为人民奉献更好的作品。

  人生的价值,就在于给人以“极好的东西”,这是千古不朽的至理。

  后园的两株树【2】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

  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

  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

  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草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

  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胡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

  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

  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

  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

  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

  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目夹〗眼;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鬼〖目夹〗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

  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

  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目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

  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房。

  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

  不多久,几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

  他们一进来,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

  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

  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

  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做一朵昙花【3】

  做一朵昙花,只有香如故

  昙花,一现。

  至今不能忘却初见昙花的惊异——月光如练,凉风如水,它就那样轻盈地展开自己的双臂,如精灵般超凡脱俗,不含一丝一毫的杂念,让人窒息的美啊。

  但,如此短暂。

  为这美付出的代价,便是生命的短暂,没有流泪,没有犹豫地,凋谢,只留给人无限的慨叹与留念。

  生命,理应如此;美,理应如此。

  再娇艳的花,也会一天天老去,与其如此,倒不如像昙花一样,生命虽短暂,但却永留芳华

  于人世,不曾让任何的残枝败叶玷污了自己的清白。

  昙花之所以美,就在于它所展现的生命极致的绝美——让人惊心动魄、为之倾倒的短暂的美。

  由此可想,大千世界中,真正能让人动心的美丽,莫过如昙花一现般的瞬间,极短却定格在人们心中——深夜的一杯热茶,抚过泪颊的一双轻柔,面对困难的一次无畏,独上高楼的一次超脱,绝境中的一句安慰,还有那情到深处的一泪感动……定格在人心的一瞬。

  不要说它们太短暂,不要说它们不能长久,它们只是服从了自己内在的力量,在最恰当的时候,从内心挣出,展现给尘世一抹清观,一点孤傲,一怀感伤。

  一次情怀的感动,可以让它们的生命因此延长几千年——世间上最好的保留之地便是人心的记忆,活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的美,何尝不逾越千年呢?

  肉体逝去,而精神永存。

  不要再驻足于花园,因为没有不败的花;不要沉溺于现实的享乐,因为没有用不完的财富,不要梦想长生不死,因为没有精神的支撑,那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的皮囊。

  倒不如做一朵昙花,在最美丽的时候,飘然而逝,只留一缕芳魂无断绝。

  做一朵昙花吧,留下你芬芳的气息,留下你孤傲的美丽——短暂的生命,美的极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