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关于她的事-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3-16 我要投稿

  摊开手掌,掌心的手纹凌乱,像一个个纵横交错的十字路口在无声中打开。是谁说过掌纹凌乱的人,注定流离失所。

  我出生在六月。我的母亲本不希望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因为她一直想逃离这个家。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母亲原来也是双子座。双子座的人喜欢自由,不喜欢束缚。

  她喜欢言情小说,也喜欢黑色带蝴蝶结的高跟鞋,只是她从来不会对我温柔。我害怕她的眼神,那是一种无声的锐利,会让我莫名的感到寒冷。我从小就很孤独,对于我来说孤独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路,在那个无声的世界中到处充斥着意外,惶恐,不安。

  或许一个精神空虚的女人是可怜的,后来母亲有了情人。她爱他的情人胜过一切。只是她依旧不会爱我。

  我从来没有正面看到过她的情人,我只看到过他的背影。那是一个不喜欢穿皮鞋的男人,身材微胖。那天他牵着母亲的手走在昏暗的街灯下,母亲的高跟鞋像一段旋律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后来知道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背影逐渐消失在街头,我开始蜷缩在街边的角落无声的哭泣。瞬间黯淡的街灯仿佛把这座城市揉得粉碎。

  我是个渴望拥抱的人,只是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得到过,而对于那个陌生的男人来说却可以那么轻易地得到,所以很多时候我恨这个男人。关于温暖,关于爱,在我内心只不过一块无声溃烂的伤疤。

  母亲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事情,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眼泪,我曾一度怀疑这是一个没有眼泪的女人。难过的时候她也会依赖酒精,只是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喝,而我总是躲在门框后面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我不敢靠近,我不敢向前去问她任何事,因为她会狠狠地抽我的脸,或者把酒杯直接砸过来,并且对我吼,滚。

  她是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她争强好胜,从来不会轻易对任何人妥协。在别人面前她习惯隐藏自己所有的激烈与偏执。

  记得有一段时间她也是有给父亲写信的。从信纸上模糊的字体上我可以看出,她有哭过。她是否也曾感到内疚?不知道,谁都无法探索一个人真正的内心世界。就如我们自己,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懂自己的,何况是其他人。

  她也曾送我一支有紫色图案的口琴,很多时候我都把它带在身上。我幻想它能弥补我那部分缺失的温度,在无数个黯淡的夜里,我总习惯把它紧紧握在手心。直到最后褪去了所有的颜色,

  就像好看的烟花,从最开始的璀璨,最后渐渐隐没。那是一个由灿烂逐渐走向黑暗的过程,放肆而激烈。

  其实很多时候我想回家,真的想回家,只是我永远都等不来那句温柔的呼唤。所以注定有些期待始终是空的,或许永永远远都是空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