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草叫蓂荚日志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5-05 我要投稿

  冬天的早晨我还躺在被窝里的时候,外面传来汽车倒车的提醒声:“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我看了看时间,是早晨5点09分,这是一个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时间点,以后每天这个声音都会准时在这个时间响起,一整个冬天都是这样,没有一天例外,就像是设计程序控制着的一样。我很惊讶车主的守时与坚持,有这样提醒声的当然是货运车,这也让我知道了车主的勤劳。

  听到这提醒声的时候我会想起我小的时候来。我们家住在村子的最西边,再往西就是农田了,离村中心的喧闹有了一些距离,尤其是冬天的晚上就显得特别地安静。后面人家的男主人那时候四十来岁,身强力壮,一家五口,生活的压力自然有些大,一年四季每天早晨他都会起得很早,起来了他会咳嗽,不是一声连着一声,也不是断断续续的,而是没规律地来那么一下。他那冬天的夜晚听起来显得特别响亮的咳嗽声,伴随着我度过了渴望长大的童年,我躺在被窝里听着他的咳嗽声,总是能更加感觉到被窝的温暖与舒适。现在每天早晨5点09分时时候听着外面汽车“请注意,倒车!”的提示声,想起小的时候冬天早晨外面的咳嗽声,感觉到的是一种久违的亲切,也就对那位如此守时的车主充满了好感。声音的联想虽然让我有些显得童心未泯,但是毕竟几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岁月催人老,几十年的时间,看山川河流,看春风明月,看来看去的以为看明白了的时候,可一眨眼就又糊涂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人生的况味尽在其中。

  春天的时候我到户外去运动,我看天上的云,看路边的花草树木,树叶在透出嫩芽,在长出叶片,在一天比一天大,在一天比一天丰盛。春天是朝气蓬勃的,是积极向上的。“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一年的开始,春天是全新的。春天里一点小小的失误往往并不当成是失误,因为它能得到及时的补救,补救而且并不感到为时已晚,因为春天后面的时间还很漫长,可以从容些,甚至可逍遥些。我看着生长茂盛的花草树木,带着对春天的美好和希望的感受,在春天的阳光里奔跑或者散步,心底里还是有着许多的喜悦的。

  我每天都坚持着这样地在户外奔跑散步,沿着同样的路线,看着同样的花草树木,观察着它们一点一滴的变化。当一片枯黄的树叶飘落在路上,又一片飘落在路上,越来越多的枯黄的树叶飘落在路上的时候,我知道这已经是到了秋天了。秋天不是突然来到我们的身边的,秋天是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来的,对秋天的到来,我们都还是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的,所以当我们看到满地焦黄的树叶在秋风里哗哗作响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惊奇,但是联想起春天,想起春天的鲜艳和靓丽,想起春天载满着希望的漫长的时光,岁月易逝、沧桑易老,还是引出了些忧伤和惆怅来。

  我在秋天的户外奔跑和散步。秋天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纷然杂陈、斑驳陆离,秋天的天空简洁而疏朗,秋天的湖水荡漾而宁静。秋天处处显得沉思凝重、深沉悲壮。秋天不是一个会让人生出轻松而逍遥的情绪来的季节,没有多少收获的喜悦,给人更多的是收获的反思、悠远的思考和生命的压力。

  古书上说有一种叫蓂荚的草,传说它是能报时的,被当成是吉祥之草,它的出现便是祥瑞,因此只有在君王圣明、天下太平时才能见到。它生长在台阶下,每月的初一日生一荚,到月半时共生十五荚,从16日开始它便每日落一荚,至月末落尽。张衡《东京赋》里提起过它:“盖蓂荚为难莳也,故旷世而不觌,惟我后能植之,以至和平,方将数诸朝阶。”日生一荚、日落一荚,一生一落便完成了一个岁月的周期,在这一生一落之间人生的道路便已经敲定。“神先心以定命兮,命随行以消息。斡流迁其不济兮,故遭罹而赢。”(班固:《幽通赋》)千古的慨叹被后后来的人无数次地重复,重复成了人生的一个情结,重复成了重复的全部意义所在,这看上去非常被动,非常无奈,但这却是最真实的人生。

  秋天过了到来的又是冬天。在将至的冬天里我还能每天都能准时听到“请注意,倒车!”的提醒声吗?也许我还会想起童年时候屋后人家四十几岁汉子清晨的咳嗽声的,但那已经是多么遥远的记忆了呀!

相关推荐